又有几个熟人离开这个世界

秋天越来越深了。树上的叶子,有的变成了黄色,有的变成了紫色,有的变成了红色......在凉爽的空气里,阳光显得明亮而又清澈。

可惜有几个熟人再也看不到眼前的景色了。

其中一个是我很好的朋友,从部队复员后,在一个县里的交警队搞宣传。他写稿很勤奋,在报刊上发了很多新闻报道。

这个哥们没有正式编制,工资很低。随着两个孩子渐渐长大,他的生活开始显得捉襟见肘。有一段时间,他利用空闲时间跑些小工程,天天陪人家喝酒,但好像没有做成过什么。

和他同期转业的,有的已经当了公安局长,但他还是一个临时工的身份。前几年,他为了自己的事上访过。费了一番周折后,有一次兴奋地告诉我,他的事有了眉目,好消息估计很快就来了。

然而他所说的好消息却石沉大海,等来的却是他猝死的消息。他虽然头发花白了,但年龄却只有五十岁。

因为死在工作岗位上,得到一个因公殉职的名誉。官方为他举行了隆重的追悼会。虽然对他生前的待遇极为吝啬,但在他死后的悼词中,却毫不吝啬地使用了“忠心耿耿”、“光明磊落”、“一心为公”等豪华形容词。

听到这些形容词,不仅没有感动,反而感到身上阵阵发冷。

另外一个刚刚去世的熟人是一个领导干部。多年前,他给我所在的这个城市的市长当秘书,而我作为一家媒体的驻地记者,常常对这个城市的问题做一些舆论监督报导。在一个偶然的场合,我和他遇到一起,就新闻报道问题展开一次小小的交锋。

后来,他就任一个区政府的区长,几年后又调到外地担任某县的县委书记。这一次,据说他即将升任某个地级市的副市长,但关键时候,县里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问题。为了迎接上级调查组,忙到深夜才回家。

他的家人没在身边,一个人单独居住。第二天家人给他打电话,一直无人接听。单位的人找到住的地方,发现他早就停止了呼吸。说起来,他比我还小两岁。

除了以上二位以外,还听说一个熟人也离开人世。接二两三传来的死亡消息,实在是让我吃惊。他们的年龄和我都差不多,说明我们的确到了一个很危险的年龄。

那天去参加朋友的追悼会,妻子一边开车一边问我:“我有些想不起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向他讲过基督?”

说起来,向朋友提及死亡和永生,确实是比较难的事情。朋友们在一起说说笑笑可以,但一旦提起严肃的话题,气氛一下子就会发生转变,陷入尴尬的境地。久而久之,有些朋友也会渐渐地和你疏远了。

但从另个一方面来讲,人和人之间虽然常常来往,但总是维系在插科打诨、无关紧要的层面,不敢面对人生至为重要的问题,这样能称得上是真正的朋友吗?

毕竟,死亡是人人需要面对的问题。

死亡的那一端是什么?是一片茫茫的虚无吗?死亡就是生命永远的消失吗?

圣经,这本人类历史上最为古老,流传也最为久远的书告诉我们,死亡并不是仅仅化为泥土,生命不是这么简单。

一个人离开世界以后,他的生命依然还会存在。与活在永恒里的时间相比,人生在世只是彩排而已。

只不过,人在永恒里有两种全然不同的结局。或者是永远的光明,或者是永远的黑暗。而这,取决于人在这个世界对于上帝的信心。

因为有这样的信心。“我们这地上的帐棚若拆毁了、必得神所造、不是人手所造、在天上永存的房屋。”(林后5:1)

C.S路易斯说的那样:“世间并无普通人。你与之交谈者,从来就不是可朽之人。国家、文化、艺术、文明---这些都是可朽的,它们之生命与我们相比,可以说蝼蚁般短暂。”

当从永恒的角度来看这个世界,我们对所谓的功利和地位就有了全新的看法,对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也会有全新的认识。

生命不是干瘪的谷壳,乃是饱满的种籽;生命不该如此空虚,乃应该有更深的意味。

既是如此,朋友之间不该是浮泛的交往,而应该有更多的爱和尊重。真正的朋友,不是在一起醉酒啜茶,而是一同探寻有价值的人生之路。如此,才不负今生的时光。

人在永恒里有两种全然不同的结局。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