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灵魂可以拥有一座爱的高峰

我比较喜欢日本作家川端康成的文字,在细致的观察中,描绘出时光的静谧。

“疑是白羽虫漫天飞舞,却原来是绵绵春雨。”这俳句一样美的文字,是川端康成《温泉通信》中的第一句话。

我读到许多对春雨的描写,但把春雨比作飞舞的小飞虫,还是川端独到的眼光。

但和小孩子的眼光相比,川端康成还是流露出羡慕的语气。

他在深山里的温泉旅馆疗养的时候,常常去探访一个住在附近的乡村教师,两个人聊一些可有可无的话题。

有一次,这个乡村教师告诉川端康成,他给孩子们布置画画的作业,看到不少孩子的画上都有飞翔的燕子。乡村教师感叹地说,若不是在小孩子的画上看到了燕子,自己还没注意到燕子已经飞来了。

这个教师还发现,班上大多数孩子画作的远景上,都有一座高高的山峰,这山就是富士山。

听到乡村教师这样说,川端康成下意识地抬起头向远方观看:“从这里眺望远方天际的富士山姿容,与其说是山,莫如说是一种天体,它以柔和的光辉映现在苍穹......”

对于这种现象,乡村教师说,也许孩子们感到富士山的山姿是自己的美和憧憬的形象吧。

这些孩子常年生活在以富士山为背景的地区,不知不觉就对远处的山峰生出憧憬和向往。

这种对高山的憧憬和向往,在中国画中也常常体现出来。古人说:“登山则情满于山”,高山能把人的目光引到极高之处。

东方人常常为外在的高山所吸引,却很少注意到,在一个人的灵魂深处,其实也可以耸立出一座高高的山峰。

就像富士山对日本的孩子并不陌生,“爱”对于我们来说,也不是一个陌生的词语。

但东方人提到“爱”的时候,常常局限于恋人和家人之间。如果仅仅满足于这种用法,“爱”这个词就显得过于狭隘,没有多高的境界。

葛培理在一次布道中指出,希腊文至少使用四种不同的词语来表达爱。第一种是eros,这个词指的是身体或是性吸引;第二种爱是storge,这个词指的是家庭感情,比如父母与孩子们之间的爱。第三种爱是phileo,这个词描述的是友谊或是兄弟之爱。

最后一种爱是agape,具有更深更广的内涵,指的是无私之爱---甚至延伸到那些不可爱甚至不值得爱之人的一种爱。

《新约圣经》是用希腊文写的,agape是其中使用最普遍的词语。这种爱是上帝对我们的爱,祂也让我们对他人怀有这种爱。

许多人只认识到前两种爱,也有人认识到第三种爱,但当一个人认识到第四种爱,也就是agape之爱的时候,他的灵魂深处便会耸立出一座高高的山峰。

人的一生,应该是从低处走向高处的过程。从以自我为中心的狭隘自私,一步步登上竖立着十字架的生命高峰。

攀登自然界的山,可以看到辽阔美丽的风光;攀登耶和华的山,可以看到充满宇宙爱的奥秘,那里有更美的景色。

攀登耶和华的山,可以看到充满宇宙爱的奥秘!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