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往往被他所爱的事物给毁掉

在1985年出版的《娱乐至死》这本书中,纽约大学教授尼尔.波兹曼提醒人们,随着电视等新媒体技术的出现,人类逐渐脱离传统的理性、逻辑、秩序性,转变为以娱乐为主导的肤浅、平庸、碎片化生活方式。

这种转变的危险在于,一切都以娱乐的方式呈现,人类心甘情愿成为娱乐的附庸,最终导致娱乐至死的悲剧。

而今,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微信、抖音、快手等社交工具的花样翻新,娱乐越来越成为现代生活的标志。

人们为了追求哗众取宠,把伦理道德弃置一旁。在一场场欢笑留下的空虚麻木中,人类的出路在何方?

在这本书中,波兹曼提出一个让人警醒的观点,毁掉我们的,不是我们所憎恨的东西,而恰恰是我们所热爱的东西。

人类今天的窘况正是科技崇拜造成的后果。从上个世纪开始,人们越来越认为劳动与思想的目的就是追求高效率,而科技创新是追求高效率最重要的手段。

在这样的观念影响下,人生的目的就是追求更新的技术和更多的财富。人们匆匆向前赶路,信仰和道德情操被弃置一旁,直至有一天这一切化为泡影。

其实,科技崇拜只是这个时代最主要的特征。自古至今,人类在每个时代都会有形形色色的偶像崇拜,偶像崇拜让人类陷入一场又一场劫难当中。

所谓偶像,并非仅仅是人们顶礼膜拜的各种塑像,在一个人的心目中,任何高于上帝的事物都会成为偶像。

一个朋友给我讲述了这样一件事。前几年某画家的行情一路看涨,有个人贷款100多万,买来这个画家的一幅作品,若获至宝。

没想到,今年这个人遭遇财务危机,他忍痛想卖掉这幅画,即使降低到三十万元,也没有人愿意要。这次遭遇,让他对所谓的艺术品心灰意冷。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们往往会为所热爱的事物毁掉自己。

在《圣经.以赛亚书》中,先知描述了古代人们被偶像所累的悲惨情景:

彼勒屈身,尼波弯腰,巴比伦的偶像驮在兽和牲畜上,他们所抬的如今成了重驮,使牲畜疲乏。都一同弯腰屈身,不能保全重驮,自己倒被掳去......

那从囊中抓金子、用天平平银子的人,雇银匠制造神像,他们又俯伏又叩拜。他们将神像抬起,扛在肩上,安置在定处,它就站立,不离本位。人呼求它,它不能答应,也不能救人脱离患难。(赛46:1-2,6-7)

彼勒是巴比伦人这样的神,尼波是科学和学习之神。人们用金银制造偶像,这些偶像没有任何能力,不但不能保护叩拜它的人,就连自己也不能保护,只能成为拜偶像者的重担。

还有许多人,即使不制造和叩拜偶像,但在他们心中,却把自己所热爱的事物看得比上帝更为重要。这些偶像一定会变成他们灵魂的重负,让他们在人生道路上步履蹒跚,备加痛苦和艰难。

更为可悲的是,他们把这些偶像当成人生最重要的目的,而看不到生命应该抵达的更高之处。

在这个世界上,人人都热爱美好的事物,这没有问题。但正如提摩太.凯勒牧师在《偶像的黄昏》中指出的那样,如果我们错把这些美好的事物当作上帝,那就会成为非常不幸的事情。因为它们并不能解决我们真正的需要,只有至高的的上帝才能满足人心灵的渴望。

若要打碎心中的偶像,重获自由,人类必须顺服圣经的教导:“你们要思念上面的事,不要思念地上的事。”(西3:2)因为“各样美善的恩赐和各样全备的赏赐都是从上头来到,从众光之父那里降下来的,在祂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1:17)

真正的美好的事物来自众光之父,值得我们付出所有的爱。

只有至高的的上帝才能满足人心灵的渴望。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