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人物的抵抗是否值得?

中国人常讲武死战,文死谏,那么,一个小人物是否值得为信念而死?如果一棵树倒在森林里,它会发出声音吗?

美国导演泰伦斯.马力克在《隐秘的生活》里探讨的就是这样一个主题。电影中倒下的这棵树是奥地利农夫弗兰茨·杰格斯塔特。

这部电影取材于二战期间一个真实的故事。

在阿尔卑斯山一个美丽的山谷,弗兰茨和家人辛勤劳作生活。当教堂钟声响起的时候,他和妻子无论正在忙什么,都会放下手中的活计,站在那里静静地祷告。就像法国画家米勒在《晚钟》里描绘的情景一样。

然而,这个宁静的小村庄并没有躲开战争的阴云。村里的男人被纳粹军队召集在一起,参加军事训练。在这个过程中,弗兰茨看到到这场战争的不义,他认为希特勒是具有危险思想的反基督者。

纳粹的狂热很快波及到村子里,村里人见面,都要举手行纳粹礼。因弗兰茨拒绝行礼,一家人遭到孤立和攻击。

很快,弗兰茨接到军队的征召令。他不愿意加入这场战争,为此向牧者求教。牧者劝他要“顺服掌权者”,但弗兰茨却反问,若掌权者是反基督,是否还该顺服他呢?

弗兰茨打算和家人逃亡深山,然而看到年迈的老母、年幼的孩子以及等待喂养的家畜,又变得犹豫起来。为了保全家人,他不得不登上去军营的火车。

因为拒绝行纳粹礼,弗兰茨刚到部队即遭到逮捕,关进监狱里。他在监狱里受尽折磨,但绝不肯向纳粹屈服。他向至高者祈求信心和力量,在漆黑的深夜里,默诵《诗篇》第二十三章:

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祂使我躺卧在青草地上,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祂使我的灵魂苏醒,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

弗兰茨并没有因为遭受折磨而心生怨恨,反倒对施暴者心生怜悯。他认为施行不公比承受不公更不幸。他还觉得和牢房里其他人相比,自己受的苦算不了什么。看到有吃不饱的犯人,他会默默把自己的食物放到对方碗里。

天上洁白的云朵、墙角新生的小草都让他欣喜。他戴着手铐给妻子写信:“我用被禁锢的双手给你写信,感觉比自己的意志受到禁锢,更为幸福。”

官方指派的律师来找弗兰茨,告诉他只要在效忠书上签个字,就可以得到自由。他对律师说:“我现在就是自由的。”律师愣在那里,他不理解相对于身体的自由,心灵的自由才是真正的自由。

在军事法庭上,弗兰茨再一次做出不效忠元首的表态。休庭的时候,主审官劝他说:“你只是一个小人物,没有人关注你表态。你的抵抗对战争本身并没有任何影响,你的牺牲没有意义。”

这样的话,监狱的官员也曾对他说过。弗兰茨在牢房里再三深思,如果抵抗是徒劳的,如果它救不了任何人,如果它在没有产生任何影响的情况下被遗忘了,那它还重要吗?

你是顺服独一上帝,还是顺服把自己当作上帝的敌基督?每每触碰到这一条底线,他都知道自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虽然人们并不知道像他这样一个小人物的态度,但至高者知道,至高者在乎他的态度。

1943年8月9日,弗兰茨走向斩首台。行刑之前,他想起家乡翠绿的山谷,想起日夜思念的母亲、妻子和孩子。他相信,在天上那个最美丽的国度,一家人会有相逢的时候。

而今,在弗兰茨的家乡圣拉德贡德,人们依然记着他的名字,都知道他是一个诚实正直、忠于信仰和家庭的人。这部以他的故事拍摄的影片,获得第72届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也许这一切,能够回答一个小人物的抵抗是否值得的问题。

在世界各地,我们都能看到像弗兰茨一样,默默坚守良知、抵抗邪恶的小人物。同样,在这片苦难的土地上也能看到像弗兰茨一样的身影。

这部电影以英国女作家乔治.艾略特的一段话作为结尾:

世上善的增长,一部分也有赖于那些微不足道的行为,而你我的遭遇之所以不致如此悲惨,一般也得力于那些不求声名,忠诚地度过一生,然后安息在无人凭吊的坟墓中的人们。

你是顺服独一上帝,还是顺服把自己当作上帝的敌基督?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