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万家灯火永远明亮

一天天关在家里,从微信上看到一个接一个沉重的消息。今天下午,坐在书桌前,久久地没有写出一个字。

隔壁传来一阵歌声:“恩怨忘却,留下真情从头说,相伴人间万家灯火......”

把目光投向窗外。人间的一片沉寂中,暮色悄悄降临。对外楼房的窗户,一扇扇亮了起来。

这首歌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热播的电视剧《渴望》主题曲,距今已经二十多年了。没有认真看过这部片子,但这首歌却深深打动了我。每当耳边飘来熟悉的旋律,总会驻足倾听,心有所动。

那时的我尚未成家,在一所乡村中学谋生。一边在坎坷的道路上跋涉,一边思索生命的真相。

我渴望过一种真诚的生活,然而面对人生的苍茫,常常陷入一种困惑的境地。“谁能告诉我是对还是错”,描述了我此时想要喊出来的心声;“问询南来北往的客”,正是我在十字路口孤独徘徊的情形。

我想,这首歌所代表的不仅仅是我,也道出刚刚经历一场苦难的中国人共同的困惑和渴望。

因为单身生活,每到夜晚,对一扇扇次第亮起来的窗户分外关注。我知道,在一扇扇橘黄的窗户后面,是一家家和平宁静的生活。我那时已经模模糊糊知道上帝的存在,虽然还不认识祂,却知道向祂祷告,求祂护佑人间的万家灯火,也愿祂给我的那一盏家庭的灯火早日点亮。

刚结婚那几年,因为租房居住,我们常常搬家。但无论搬到哪里,那简陋房屋的灯火都给我带来温暖。有一次去外地开会,回到这个城市的时候,公交已经停运了,我就顶着雪花一路走回家。走到家里,已经是深夜,但远远地,看到家里的灯火依然亮着。

当我们买了自己的房子,妻子带着我去挑选窗帘。她挑窗帘看的是与墙壁、家具是否搭配,要的是房间里的效果,而我则想象当屋里点亮灯火,从窗外看上去是什么样子。

多年来,我养成了晚饭后散步的习惯。每当看到一扇扇窗户映照出明亮的光辉,心里总会荡漾着安静与平和。

一个夏天的夜晚,当我从一幢楼房下面走过,忽然听到从楼上的一扇窗口,传出来叮叮咚咚的琴声。那悦耳清脆的声音,仿佛小溪潺潺流淌。我一个人站在楼下的花丛旁,听任温馨的灯光撒在肩头。

而今,在这冬春之交的夜晚,我坐在窗前,看着外面的灯火。由于人们困居家里,对面楼房的灯火从来没有这么繁密。虽然繁密,却透露着从未有过的孤独和寂寞。

不由自主地想起武汉,千里之外的那个城市。在这个寂静的夜晚,那座城的灯火展现在世人面前的,又是一幅怎样的景象?在周围的灯火中,是不是有些窗户已经陷入深深黑暗?而有些窗户虽然亮着,却因为亲人的离去,透着一种难言的凄凉。

看似平凡的窗户后面,上演着多少生离死别的悲剧?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武汉一个女孩送别了自己的妈妈和爸爸,而她也不幸感染了病毒。

在猖獗的灾难面前,让一盏灯火延续下去,该有多么地艰难?

2月7日晚,中国国家科学奖评委、华中科技大学教授红凌因感染新冠肺炎不幸去世。妻子给他写了一封信,送别亲人:

你是好丈夫,平时总是迁就我,让我胡闹任性;你是好儿子,每周再忙都要回家陪父母聊天问安,让他们开心;你是好父亲,每星期都要打电话嘱咐孩子不可打游戏,要努力学习......我知道你在天上有上帝的赏赐,也有天使的歌声迎接你。你总说地上的一切是暂时的,天上的荣耀是永久的。但求你放慢脚步,因为我想再抱抱你,再感受一次你的温暖......

若不是天上的荣耀,有什么能够安慰地上的伤痛?若不是爱能成为永恒,活着又有什么价值?

星空无言,垂顾人间万家灯火。人间的生命,与天上紧密相关。人家的灯火有熄灭的时候,天父家的灯火永远明亮。

在这特殊的日子里,来自世界各地,无数的祷告声陪伴着武汉,陪伴着中国,陪盼着人间万家灯火。愿疫病早日止息,愿家家脱离凶恶,愿人人灵魂苏醒,得享永生的平安。

人家的灯火有熄灭的时候,天父家的灯火永远明亮。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