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身上都有天堂和地狱的角力

伟大的作品总有相似的地方。就像雨果的《悲惨世界》中有一个卞福汝主教一样,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卡拉马佐夫兄弟》中也有一个佐西玛长老。他们身上闪耀着来自同一光源的光辉,不仅指引着作品中的人物,也指引着不同时代的读者走向明亮的方向。

与《悲惨世界》中仅仅描述卞福汝主教的善行不同,《卡拉马佐夫兄弟》不仅刻画了佐西玛长老的高贵品德,更详细描述了他怎样从一个浪子转变为一个圣徒的过程。

佐西玛长老原名叫季诺维,出生于一个没落贵族家庭,两岁时父亲就去世了。他有一个哥哥,因为受到无神论影响,嘲讽祖辈传递下来的基督信仰。然而卧病在床之后,哥哥的态度忽然有了改变,不仅去教堂忏悔,而且对家人和仆人的态度也变得友善起来。

他对仆人说:“你们为什么要侍候我,我配得上大家的侍候么?如果上帝开恩,让我活下去,我也要亲自为你们服务,因为大家应该彼此服侍。”

当医生安慰他还能活几个月甚至几年的时候,他说:“干吗要几年几个月?用不着计算什么日子,人只要有一天就可以体会到全部的幸福。我们干吗要争吵,互相夸耀,互相记仇?大家应该到花园里去游玩嬉戏,彼此相爱,为生活祝福。”

临终前,他和蔼地对年幼的弟弟说:“好了,现在你去吧,替我好好地生活下去吧!”

季诺维渐渐长大,在军官学校沾染了不少坏习气。他和其他年轻军官一样,酗酒放纵,毫无节制。他随身携带着母亲送的圣经,却一次也没有翻过。

他看上了一个大户人家貌美的女子,但这个女子后来嫁给一个有钱的地主。他感觉自己受了侮辱,找茬与那个地主吵架,提出要和对方决斗。

决斗到来的前一天晚上,季诺维对自己的勤务兵大打出手。第二天醒来打开窗户,外面是鸟语花香,而他的心里却充满了耻辱和卑鄙的感觉。他想起了哥哥在病床上对仆人说的话:“你们为什么爱我?我配得上你们大家的侍候吗?”而自己不仅理所当然地接受勤务兵侍候,而且动辄对这个老实人大发雷霆。

季诺维清醒过来,知道自己要去杀死一个对于自己没有过错的人,并因此永远夺去他妻子的幸福。当他走出家门,和陪同自己前去决斗的同事登上马车的时候,忽然让大家等他一下。他跑回家里找到勤务兵,请求原谅。

在决斗场,他和对手相隔十二步远,让对方先开枪。对手开了枪,没有打准,只是擦伤了他的脸皮和耳朵。轮到他的时候,他把枪远远地抛到树林里,向对手说:“先生,请原谅我这个愚蠢的年轻人,我侮辱了您,比您要坏十倍。”

他的行为让同事们很不满,指责他玷污了军官的制服。他愉快地说,自己的辞呈已经递上去了。他离开部队,租住在一所简陋的民宅里。

他的故事在城里传开,一位德高望重的绅士上门拜访。

这位绅士神情肃穆,询问他何以能下定决心作出饶恕的选择,以及一个人如能摆脱罪孽的缠累。随后,这位绅士常常登门,两个人在一起探讨真理和天国的问题。然而,季诺维看出,对方的心灵里藏着某种特殊的秘密。

几经犹豫之后,绅士终于向季诺维坦白,自己其实是一个杀人犯。他追求一个地主貌美的寡妻,在遭到拒绝之后,他潜入她的住宅把她杀死,并伪造现场栽赃她贪酒的仆人,致使那个可怜的农奴在拘押时不幸死去。

为了摆脱良心的谴责,他拼命地工作,慷慨地扶危济困,然而,被害者的鲜血却日日呼告,让他寝食难安。

他娶了一个贤惠的妻子,但常想:“妻子现在很爱我,可是一旦知道真相会怎样呢?”当孩子一个个生下来,他又痛苦地想:“我自己做过杀人流血的事,怎么敢去爱他们,教育他们,怎么去对他们谈论道德呢?”

这个痛苦的秘密长期灼烧着他。人们对他越尊敬,他越觉得无法忍受。他曾幻想向众人坦白这一切,但总是无法下定决心。听说季诺维的故事以后,他偷偷来找他,向他救助。

季诺维鼓励他说出真相:“去对人们宣布吧。一切都会过去,惟有真理长存。孩子们长大会明白,您的伟大决定中包含着多少高贵的精神。”

但绅士在下定决心后,再次犹豫起来。季诺维翻开《希伯来书》给他看:“落在永生神的手里,真是可怕的!”(来10:31)

这句经文给了他用力一推。然而在离开佐西玛的住宅后,他又悄然返回,说是把手帕落在这里。他盯着眼前的年轻人,忽然笑了笑,接着拥抱他。

这位绅士在公众场合说出真相,然而大家都不相信他说的话。不久,他身患重病,但是脸上却如释重负,平静又和蔼。在去世之前,他告诉季诺维,自己借口丢了手绢返回他家里,其实是想杀了他。因为自己如果不去坦白的话,无法再面对季诺维的眼睛。然而在最后一刻,“我的上帝终于战胜了我心里的魔鬼。”

上帝怜悯我,召唤我去。我知道我将要死了,但是多年以来却第一次感到快乐和平静。我履行了应该做的事,心灵里离开浮现出天堂的光辉。我现在已经敢去爱我的孩子们了,敢去吻他们了......

围绕着佐西玛长老的经历,陀思妥耶夫斯基嵌入了三个人的故事。除了他自己以外,还有他早逝的哥哥以及深受罪孽折磨的绅士。藉着这三个故事,作者揭示了一个普遍存在的道理。每个人都有向善的一面,然而却又深陷罪中。人人都面临生死抉择,人人身上有意味深长的故事。

“大家应该彼此服侍”,佐西玛长老的哥哥对仆人说过的话,后来把兄弟从罪恶唤醒。这句话其实是来自主耶稣,他向门徒们颁布彼此相爱的命令,自己又俯下身子,给门徒洗脚。

面对天堂和地狱的选择,人人都应该心存敬畏。来自基督的警告,促使那位绅士最终悔改。“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祂。”(太10:28)若非来自上帝的救赎,谁又能脱离黑暗的深渊呢?

对于陀思妥耶夫斯基来说,再也没有比人的不道德、上帝的存在、人与基督的相遇更重要的主题了。他在给朋友的信中写道:“对俄罗斯这片苦难大地而言,基督信仰是唯一的避难所。”

岂止是俄罗斯这片土地?世界任何一片土地的人,都需要上帝的悲悯。就像佐西玛长老对年轻门徒所说的那样:“世上有很多事对我们是隐蔽的,但我们却因而获得一种神秘感。现在活着的我们,与另一个世界、更高境界的天上世界有着隐秘的联系。我们的思想和情感的根源并不在这地上,而是在另一个更广阔的世界。”

这样的话多么激动人心啊!一个人的生命虽然短暂卑微,却可以走向那个永恒壮丽的国度。每个人的人生之旅都不会是简单的岁月静好,而是要经历私欲与良知、堕落与高贵、麻木与清醒、黑暗与光明的生死交锋。在每一个人身上,都有天堂和地狱的角力。

若非来自上帝的救赎,谁又能脱离黑暗的深渊呢?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