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眼睛默默注视着你?

女作家王秀云居住在一泓湖水岸边,每天写诗记述自己的观望和遐思。其中一首小诗写道:

五只鹅列队出游,它们中途有了分歧

有两只改变了方向

挽留,别离

凌乱的波纹一圈圈荡漾

忽然发现我比它们幸福一百倍

我一直注视着它们,它们却一无所知

而我,早就知道谁在注视着我

秀云大姐观望湖水的时候,心里揣着一个幸福的小秘密---谁在悄悄注视着她呢?是人间的某一个,还是更高的那一位?

读到这首诗,自然想起现代诗人卞之琳写于几十年前的那首有名的小诗: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两首小诗,一个站在“注视者”的角度,一个站在“被注视者”的角度,遥相呼应,异曲同工。

被人默默地关注是一种幸福,默默地关注别人呢?

有一句很有名的话,据说是日本作家三岛由纪夫写的:“如果你爱一个人,一定要告诉她,不是为了要她报答,而是让她在以后黑暗的日子里,否定自己的时候,想起世界上还有人这么爱她,她并非一无是处。”

三岛由纪夫把自己的爱告诉过谁呢?当他自杀辞世的时候,那个因为他的注视而幸福的人,是不是从此就成了一个不幸的人?

从另一个方面来看,有谁把自己的爱告诉过三岛并一直默默注视着他?当三岛陷于生命的至暗时刻,是否想起世界上还有人爱着自己?谁注视的目光有与死亡拔河的力量,拉住一个人滑向绝望的深渊呢?

俄罗斯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也曾陷入过生命的至暗时刻。他被沙皇流放到西伯利亚,寒冷的天气,沉重的苦役让他不堪重负。

复活节到了,难得放假两天,苦役犯们喝得烂醉,叫骂声、争吵声不绝于耳,人性的丑陋让他陷于深深绝望。

就在这个时候,陀思妥耶夫斯基忽然觉察到一双眼睛注视着自己。他想起了童年的经历。

9岁的时候,陀思妥耶夫斯基随母亲回乡下,一个人在树林里玩。在一片静寂中,忽然听到有人喊“狼来了!”

他吓得魂飞魄散,一边喊叫一边跑向空旷地带。在那里,村里的农奴马列伊正一个人赶着马耕地。

听到孩子的叫声,马列伊就让马儿停下来,等着他跑到自己身边,死死抓住自己的衣服。

“哪里,哪里,哪有什么狼?是你的幻觉吧。你看,这哪儿有狼呢?”马列伊抚摸着孩子的脸,安慰他。

小孩子终于明白了没有狼,那一声叫喊只是自己的幻觉而已。马列伊微笑着对他说:“好的,你走吧,我会目送你,一定不会让狼伤害你的!”他一边说“愿上帝保佑你”,一边伸出一个指甲乌黑、沾着泥土的粗大手指,在孩子身上画了个十字。

多年后,在西伯利亚的牢房里,陀思妥耶夫斯基回味着当年的情景:

我走了,差不多每走十步就回头望望。我走的时候,马列伊和那匹马一直站在那里目送我,我每次回头,他都对我点头。说实在的,我怕成那样,在他面前感到有几分惭愧。然而,我一边走还一边怕狼,直到爬上沟谷的斜坡到达第一个窝棚时,我害怕的心情才完全消除。我家的护院狗沃尔乔克不知从哪儿突然窜到我的跟前。有沃尔乔克在,我精神大振,最后一次转过身来回望马列伊,他的脸庞已模糊莫辨,但我感到他依然在向我亲切微笑和频频点头。我向他挥了挥手,他也对我挥挥手,就策马向前走去。

这个卑微的农奴哪里会想到,自己的目光会给一个陷于绝望的作家带来怎样的力量。当陀思妥耶夫斯基想起那一双注视自己的眼睛,他胸中的一切憎恨和愤懑须臾间神奇般地烟消云散了,开始用仁爱的目光端详着牢房里一张张苦恼的面孔。

在陀思妥耶夫斯基一生的行程中,都能感受到来自背后那默默注视的温暖目光。

一个农奴的目光之所以能够产生这样的力量,是因为这双眼睛中所蕴含的来自上帝的爱。

大卫在《诗篇》中写道:

耶和华的眼目看顾敬畏祂的人和仰望祂慈爱的人,要救他们的命脱离死亡并使他们在饥荒中存活。(诗33:18--19)

在高高的穹苍,至圣者注视着地上的每一个人,给爱祂的人带来前行的力量。

耶和华的眼目看顾敬畏祂的人和仰望祂慈爱的人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