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每天都在抵抗着重重黑暗

北方的冬天黑的早,加上阴天的缘故,还不到下午五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

我一个人走在马路上,身边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一辆辆电动车从身边惊慌掠过,挤成一团的汽车响着不安的喇叭。霓虹灯在空中不停地闪烁着,更加衬托着夜色之黑。

我一边向前走着,一边努力挺直腰,抵抗这压在头上的重重黑暗。

多年前一个冬天的夜晚,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浓浓的雾霾压在人们头上,让人抬不起头来。我忽然意识到,有一种黑暗把我悄悄围困,正在压榨我的生命。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对冬天的夜晚产生了一种畏惧。这种畏惧不仅仅笼罩着夜色,而且影响到我白天的心情。

曾经是那样喜欢冬日的夜晚。在我心目中,冬日的夜晚意味着明亮的灯光、旺盛的炉火、开心的故事、温暖的笑容。

就像普希金在诗歌《冬天的夜晚》中对奶娘所说的那样:“唱支歌儿给我听吧,山雀怎样宁静地住在海那边;唱支歌儿给我听吧,少女怎样清晨到井边去汲水。”狂风在外面呼啸,木柴在壁炉里燃烧,那所乡下农庄的小屋,充满温暖和安宁。

随着岁月流逝,我眼睛中的冬夜开始变得阴暗、杂乱而寒冷,这重重黑暗笼罩着我,一点点吞噬着希望,试图让我的生命变得黯淡无光。

我生性倔强,不愿意向黑暗低头,也不愿意把内心的痛苦告诉别人。就这样,岁月悄悄地流逝,每年冬天,我都一个人默默地抵抗着这无边的黑暗。

一个偶然的场合,在和一个朋友聊天时,才知道他对冬夜的黑暗也有深深畏惧。每到冬日的傍晚,也是一个人强打精神,抵抗着压在头上的重重黑暗。

后来又得知,除了我们以外,还有很多人也有这样的畏惧。黑暗不仅笼罩在头顶,也偷偷潜入内心。人人都在黑暗的泥泞里苦苦挣扎。

但人人又不愿意暴露自己的脆弱,每个人都试图用自己的肩膀抗住这黑暗,直至力不能支。

那个寒冷的冬夜,我应朋友邀请,第一次去参加圣诞聚会,穿过喧嚷杂乱的马路上,走进一条安静的街道。

站在路边,我举目向天空仰望,一层阴云笼罩在头顶。当我的视线即将离开天空的时候,忽然发现一颗星透过阴云,映出明亮的光辉。

黑夜怎么能够吞噬星光呢?虽然有时候,看似乌云吞没了星光,但星星依旧悬挂在天空。乌云消散的时候,星星依然宁静闪烁着明亮的光辉。

真理也是这样啊!虽然很多时候,善良的人在默默受苦,败坏的人在骄傲狂欢,真理仿佛隐藏了自己的光辉,可是终有一天,黑白颠倒的历史会得到校正,仁爱会胜过仇恨,正义会胜过邪恶,真理会放射出夺目的光彩。

当耶稣在十字架上痛苦地死去,整个世界陷入至深的黑暗。然而祂第三天复活,升至高天,宣告生命一定会胜过死亡。

耶稣说:“我到世上来,乃是光,叫凡信我的,不住在黑暗里。”(约12:46)

2000多年前的那个冬夜,当祂以一个婴孩的模样降临这个世界,那奇妙的光辉透过天空,照亮东方的博士,照亮旷野的牧人,照亮世世代代仰望天空的人。

一个人抵抗黑暗,力量是何等有限。当神子在我灵魂中闪亮,我的生命再也不怕黑夜张开吞噬的大口。

黑暗终究会过去,光明一定会照亮整个宇宙,这样的盼望成为我抵抗黑暗的终极力量。

我每天都在抵抗着重重黑暗。有一种明亮值得我们忍受痛苦,奋力前行。

有一种明亮值得我们忍受痛苦,奋力前行。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