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时期的文字服侍——《安慰之言》

在十年浩劫中,中国教会表面上已消亡,但其实有不少属灵的作品在期间出现。香港中国教会研究中心于1984年7月出版一本每日灵修的作品,题为《安慰之言——一位大陆牧者的属灵体会》。

中国教会研究中心主任赵天恩在序言中说:“一九六六年文革爆发时,几乎所有的基督徒都遭到残酷打击。有的被逼致死;有的关进监牢、牛棚;有的遭受凌辱在鄙辱中生活……在这种光景之下,本书作者当时也饱受了多般挫折。目睹许多主内弟兄姊妹经历了软弱,有的甚至后退出卖主。作者被神的灵感动,作了许多安慰教导的工作,就像以赛亚书四十:1所说:‘你们的神说,你们要安慰,安慰我的百姓。’本书就是作者在那些年月的灵修记录。它劝勉人不可沉沦;用基督之爱去爱人;持之一恒保持信仰……。作者没有记下痛苦的哀求、没有呻吟、更没有一丝一毫的软弱。它不仅是作者在‘文革’十年的读经心得;也是苦难肢体的安慰之言;更应是生活在自由社会中基督徒的安慰之言。难能可贵的心历追求,凝成一粒放光的盐,在中国饱经患难的岸边,反照着基督的光。”[1]

赵天恩指出中国教会自1949年以来没有产生系统神学性神学著作,但在特殊环境中产生许多属灵书籍、实际培训课程,如《怎样考查圣经》、《基督的信徒》等,都是在文革中产生的。除此之外,宁波盛足风牧师在1968至1976年间写出几部经典的著作,分别是《诉说主恩》、《祈祷的操练》、《如何明白神的旨意》、《要做翻过的饼》等,[2]成为教会重要的属灵遗产。

今日教会虽处在一个相对平安的时代,但每位基督徒在个人、家庭、事业中都会有自己的“十字架”。我们在确定一切的经历是为了塑造我们的生命,且立定心志要背起“十字架”跟从主的同时,还需要肢体之间彼此相顾、彼此扶持、彼此安慰。因此,教会始终需要有更多清心投入属灵书籍写作的牧者,在与主相交的灵修中得力,成为更多弟兄姊妹的帮助。

阅读《安慰之言》的10月7日,所用经文为“我几次流离你都记数,求你把我眼泪装在你的皮袋里。”(诗56:8)很明显,这对于处在文革时期的基督徒来说,是一篇很值得阅读的灵修短文[3]。对于那些常年处在“流离”之中的基督徒,其中的每句话,都能成为心灵的安慰。

作者说:“神对于祂的儿女是非常关怀注意的,连我们的头发都数过了,何况关系我们更大的事呢?祂从没有忘记我们,有过于妇人对于她吃奶的孩子。”可以想象,那在极度恐慌的年代,基督徒如同羊没有牧人一般,如同被忘记、被弃绝的子民,“祂从没有忘记我们”,是出自一位正在这种孤单与被弃状态中的牧者的宣告。

作者关于流泪一事作出解释说:“人的肉体身伤要流血,而心灵受伤要流泪。有人从不流泪,表明他们的心多么刚硬,也有人境遇适顺,没有艰苦所以无泪可流。然而终日嘻笑不知流泪的人,决非是神祝福的表示……有罪的人只有愁苦、悲哀、哭泣,将喜笑变成悲哀,欢乐变作愁闷,真正的忧伤痛悔才能蒙神怜悯施恩。悔改的眼泪是可贵的,神要滴滴装在皮袋里。”

他也指出眼泪的作用,认为“流泪有很深的作用;流泪使人认识世界,流泪使人省察自己,流泪使人仰望天上。的确,水能洗净人身体的污秽,眼泪能洗净人灵魂的污秽,流泪使人肉体的视线模糊了,却使人的灵眼开启了。流泪常是人一生的转机,神有时不得不多量出眼泪给人喝。”

最后,作者借着关于流泪的信息似乎给人看见一种常人不敢想象的恩典,就是“经过流泪谷,叫这谷变为泉源之地了。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然而更宝贵的是为神的百姓哭泣,为主的工作流泪,有一天神都要擦干的。”这相信是处在幽暗与绝望之中的基督徒所特有的信心与仰望,他们并不绝望,因为他们相信神的美意,是让祂的百姓经历流泪谷,经历流泪撒种,以致最终被带到泉源之地,并欢呼收割。

[1]赵天恩、何牧华编:《安慰之言——一位大陆牧者的属灵体会》,香港:中国教会研究中心,1984年7月,序言。

[2]盛足风:《生命的盛筵》,香港:国际福音证主协会,2009年6月,第7页。

[3]以下引文均出自:赵天恩、何牧华编:《安慰之言——一位大陆牧者的属灵体会》,香港:中国教会研究中心,1984年7月,第406页。

经历流泪撒种,以致最终被带到泉源之地,并欢呼收割。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