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着锁链的诚实囚徒

十八世纪六十年代,法国出现了一部根据真实案件创作的戏剧《诚实的囚徒》。这部戏剧虽然没有流传至今,然而在当年,对于结束宗教迫害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1685年10月18日,法国国王路易十四废除南特赦令,剥夺了胡格诺教徒敬拜上帝的自由。经过一轮轮残酷镇压,1715年3月8日,奄奄一息的路易十四颁布文告,宣布法国的胡格诺教徒已经全部改宗,凡有脱离天主教会加入新教的,都以异教徒论处。

胡格诺教派并没有屈服,他们的教堂虽然一座座被摧毁,但荒野、岩洞、密林、峡谷成了他们秘密聚会的场所。

这样的秘密聚会常常遭到包围和攻击,有人当场被射杀。抓住的人中,传教士被绞死,女人被关进监狱,男人押送到舰船上服苦役。

当时军舰的动力来自划桨手。一艘军舰有50张椅子坐划桨手,左右各半。划桨手主要由囚犯来担任,他们被铁链拴住脚固定在椅子上,链子的长度恰好够划桨时两脚来回摆动。夜里,苦役犯就躺在他划了一天的椅子上睡觉。

很多胡格诺教徒忍受不了这样的折磨,死在舰船上。但也有一些人努力活下来,在那张椅子上干了三四十年。

其实,要脱离那张椅子也容易,只要向来船上巡视的神父说一句“改信”的话,就可以回到家乡与妻儿团聚。但是,绝大多数胡格诺教徒都不愿意说那一句话,他们都是诚实的人,不愿意在上帝面前说谎。

1756年新年,在法国南部城市尼姆附近的山里,当局的军队包围了一群正在聚会的胡格诺教徒。人们看到士兵以后,立刻四散奔逃。

一个叫让.法布尔的青年逃离了危险,但发现78岁的父亲没有逃出来。他知道,父亲将会被押送到舰船上服苦役。他又返回现场,央求带队的军官释放父亲,他愿意代替父亲去服苦役。

军官答应了法布尔的要求,释放了他的父亲,而他被判决终生苦役。他救出了自己的父亲,并不感到后悔,让他痛心的是自己刚刚订婚---今生也许再也见不到未婚妻了。

法布尔头发被剃光,换上灰暗的囚犯,被押送到土伦港,在军舰上充当划桨手。和他锁在一处的,是一个杀人犯。

起初,他陷入深深的绝望,连饭也吃不下。后来,靠着基督加给他的信心,他恢复了健康,决心好好地活下来。

后来,法布尔接到一个消息,有人向他的未婚妻求婚。在家人的威逼下,她不得不妥协了。对于未婚妻的选择,法布尔表示理解,岂能让自己的不幸,约束别人的自由呢?

得知法布尔的态度后,姑娘的脸上挂满了泪水。她勇敢地宣布说,自己不会再嫁给别人,永远忠于那个终生服苦役的囚徒。

未婚妻的爱深深感动了法布尔,他决心不但要坚强地活下来,而且要争取任何一个机会,早日得到释放。

在军舰上服役六年后,一天,当军舰靠港时,一个先生上来参观。这位若阿诺先生是一名定居在德国的胡格诺教徒,他脸上带着关切,听法布尔讲述了自己的故事。

回国后,若阿诺先生把法布尔的故事告诉了他所接触的法国官员,他们也被法布尔和未婚妻的故事所感动。这个故事后来传到法国海军大臣舒瓦瑟尔公爵那里,他直接下令,准许法布尔请假离开军舰。

然而,法布尔只是以请假的名义离开服苦役的舰船,他的罪名还没有取消。他秘密生活在一个小镇上,不能和自己的未婚妻结婚。

法布尔不知道的是,他的故事已经在贵族当中流传开来,引起一阵阵惊叹。舒瓦瑟尔公爵找到当年逮捕法布尔的军官,向他查证法布尔顶替自己父亲情况,这名军官证实了他的高尚行为。在舒瓦瑟尔公爵的推动下,法布尔罪得赦免,重新赢得自由,并与心爱的姑娘结婚成亲。

他的故事被人写成歌剧,搬上舞台。这出歌剧除了称赞法布尔的勇敢无私、其未婚妻的纯洁忠贞,还表现了这样一个主题---只是因为按照心灵诚实敬拜上帝,胡格诺教徒就要遭受如此残酷的刑罚。

这出歌剧赢来人们的掌声,在舰船上服苦役的胡格诺教徒也陆续获得自由。最后一批胡格诺苦役犯获释后,再没有发生逮捕、处罚新教徒的事情。

法布尔和未婚妻的故事,直到今天依然激励着在信仰道路上坚韧前行的人们。

同时,胡格诺教徒的遭遇也引起我深深的思考:在这个天主教沦落为特权、国王贵族荒淫放纵、整个民族越来越堕落的国家,为什么还会有这样一个戴着沉重的锁链虔敬爱主的群体?

什么是真正的信仰?是以口头上的效忠而换取今生的荣华?还是宁可遭受苦难也不违背内心的良知?每一个不愿辜负生命的人,都应该面对这样的选择。

什么是真正的信仰?是以口头上的效忠而换取今生的荣华?还是宁可遭受苦难也不违背内心的良知?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