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深一口井,才能映出白天的星星?

上中学的时候,我曾买过一本俄罗斯的散文集---《白天的星星》,这本书是俄罗斯十几个作家的散文合集。《白天的星星》就是收入其中的女诗人奥.别尔戈利茨写的一篇散文。

在这篇散文中,别尔戈利茨提到自己的少女时代,某个神秘的夜晚,一个长着银白胡须的老人告诉小伙伴们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星星是永远不会从天上消失的:除了夜晚的星星,黄昏的星星,还有白天的星星。白天的星星甚至比夜晚的星星更美更亮,不过永远看不见,它们被阳光遮掩了。白天的星星只有在很深很平静的井里才能看见:这些高高挂在我们头上,我们永远看不见的星星,在大地深处幽暗的井水里辉映闪烁......

怀着追寻白天星星的梦想,别尔戈利茨走上漫长的文学道路。岁月流逝,她走过俄罗斯大地上的许多村庄,也看过各式各样的水井,一直没有放弃寻找白天星星的愿望。

在那样厚厚的一本散文集中,这一篇《白天的星星》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可惜,这本书后来不慎丢失了。好多年过去了,我常常想起那本书,想起周围生长着牛蒡叶的那口井,就好像在那口深井里,真的能看到白天的星星似的。

就像别尔戈利茨一样,我也相信那个白胡子老人的说法,在很深很平静的深井里,一定能看到白天的星星。我也曾像别尔戈利茨那样,走过很多村庄,窥探过各种各样的水井。

我没有从任何一口水井里看到过白天的星星。但这并不等于那个老人的说法没有道理,只不过是我见过的那些水井都不够深罢了。

要挖一口多深的井,才能看到白天的星星呢?我想,那口井也许是指每个人生命的经历吧?在漫长的岁月里,当一个人的生命经历到足够深的深度,就一定能够发现白天的星星----那是以往未曾见过的人生真理。

爱尔兰诗人希尼曾把手中的笔比作一把铁铲,在几十年的时光里,我一边体味着生活的冷暖,一边用手中的笔不停的挖掘,试图能够挖出一口看得见星星的水井。

我一度认为自己挖出了足够深的水井,在那些幽深的水面上似乎看到了灿烂的星光。其实,那些星星其实只是虚幻的光斑,禁不起认真审视,哪里算得上什么真理呢?

我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如果真有一口水井,能够映得出白天的星星,那么在任何一个作家(或思想家)的笔下,你都不可能找到这样一口水井。因为在时间的长河里,每一个作家(或思想家)个人的生命都极其有限,凭借自己的思考和探索,不可能挖出一口足够深的水井。

在撒玛利亚有一口古老的水井,是以色列的祖先雅各留下来的。公元670年,法国主教阿尔克罗夫访问这里的时候,曾记录该井的深度是204尺,这也许是有史记载的最古老的一口深井吧!

然而,即使这样的一口井,也不能看到白天的星星,而且这口水井变得越来越浅。1838年,圣经考古学家鲁滨逊测量时,井深变成了105尺。如今这口井依然存在,只不过仅有75尺了,但井里的水依然清凉可口。

两千年前的一个中午,耶稣曾在这口井旁休息。祂对当地一个打水的女人说:“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为泉源,直涌到永生。”

撒玛利亚的人曾骄傲的称雅各井的水是“活水”,然而,当他们认识了耶稣之后,才知道只有祂的话才是真正的活水。

透过耶稣的话,我好像盲人睁开眼睛,看到以前从未见过的美。

我找到了那口亘古长存的深井,这口井就是为基督作见证的圣经。透过这口古井,我真的看到了白天的星星----那肉眼看不到的天国奥秘。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