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容老去

那一年,我大概9、9岁的样子,暑假里的一天上午,我们一帮孩子到同学小茹家的院子里玩捉迷藏。我们房前房后,屋内屋外的玩闹,小如的奶奶坐在屋予前的树荫下做针线活,她黝黑的脸皱成一朵菊花,背驼得很厉害,腿脚也不太利索。阳光很好,奶奶却仍然无法穿针引线,不时喊两个孙女帮忙,她常常叫混小茹和姐姐的名字,小茹拖长声音不耐烦的纠正着,惹的我们哈哈大笑。奶奶并不恼,笑眯眯地看着我们这群不知疲倦地上窜下跳的孩子说:  “年少莫笑白头翁,花开能有几日红!”小伙伴一阵哄笑,惊飞了屋前小树上的麻雀,奶奶的话也在我心里溅起了涟漪。
 
老了,就是不再有青春美丽的面容;老了,就是不再有健步如飞的腿脚,老了就是不再耳聪目明;老了,就是不再思维敏捷思路清楚;老了,就似乎变得没用,不再被人尊重……随着年龄渐长,这些关于老去的阴影在我心头慢陧地叠加着。
    
直到那一天,我看到了塔莎奶奶的故事,才惊觉原来从容老去也可以是那样一件美好的事。九十多岁的塔莎奶奶穿着自己缝制的碎花长裙,头发上精心地扎着各种不同花样的好看头巾,忙碌而优雅地穿行在她位于佛蒙特农庄的树林间、花丛里。她在自己的农庄种植花草、打理庭院、纺线织布、缝制衣服、制作手工、绘画创作、酷爱烹饪、喜欢与小动物们作伴……塔莎奶奶享受一耕一锄劳作的甜蜜,感恩一点一滴生活的美好,她富有活力地创造着每一天都喜乐的生活,即使年岁已高,塔莎奶奶却依然腰背挺直,眼神清澈。她说:  “英国作家萧百纳曾说过:  ‘只有年少时拥有年轻是件可惜的事。’对我而言,随着年岁增长,日子过得更充实,且懂得享受生活乐趣。现在就是最好的时光。”
    
八十五岁的迦勒说:  “我的力量那时如何,现在还是如何”;一百二十多岁的雅各扶着杖头敬拜神。诚如《诗篇》92:14所说“他们年老的时候,仍要结果子,要满了汁浆而常发青”。
 
 
《教材》2013年第5期封面三, 2013年11月3日15:33扫描,2013年11月8日13:50审核校对。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