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见证如云 >

思念与感恩--写在母亲安息主怀三周年之际

时间:2014-11-22 19:35来源:《天风》2014年5期 作者:黄金斌 点击: 评论
也许考虑到我们的经济压力,妈妈一度准备放弃治疗,妈妈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病是可以治的,但命是上帝的。每当听到这话的时候,我的心情总是悲凉与敬意并存。
今年(2014年)的5月18日是我亲爱的妈妈离世三周年的日子。妈妈的离去,留给我们的是无尽的思念、深深的内疚以及受用不尽的属灵遗产。
    
妈妈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农家,小时候的生活境遇和同龄的伙伴们差不多,作为天生就聪明能干、自尊要强的长女,妈妈较早就开始操劳家务。成家后,妈妈的性格从自尊要强慢慢地转变成了温良恭俭的贤妻良母。
 
60年代初期的农村生活是比较艰难的,和同时代的农民一样,妈妈和爸爸一起参与集体劳动,虽然他们很努力,但我们的日子过得并不宽裕。爸爸是我们那儿为数极少的读完中学的人,在那个年代应该算是“知识分子”了。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爸爸常常被邀请去参与一些只有“知识分子”才能够完成的工作。这样一来,整个家庭的重担就全部压在了妈妈的肩上,妈妈更加劳累了,但她却觉得很幸福。
    
到80年代,随着国家政策的调整,农村的生活也有了很大的变化。我们有了自己的小百货店,爸爸还和朋友们一起做起了木材生意,加之我们三兄弟也都已经长大,可以分担一些家里家外的事务,我们的生活有了比较大的改善。按说这时候妈妈可以稍稍轻松点了,但妈妈仍是一如既往地忙碌操劳。
    
国家政策的调整带给我们最大的好处并非是生活条件的改善,而是为我们全家生命轨迹的转变提供了空间——随着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一步步落实,自那时开始,我们有了听、信福音的机会。很快,妈妈就成为我们那儿“文革”后的第一批基督徒,也是我们家中的第一位基督徒。归信基督后的妈妈,行事为人处处以一个基督徒的标准要求自己,不仅自己从不做违反圣经教训的事,还多次提醒帮助一些在真理上不太明白,或是有时软弱的肢体。
    
妈妈对基督的信仰既非理性的认知,也非随众的附和,而是将自己整个人完全委身于基督,让基督彻底成为自己的生命之主,并尽可能地在现实生活中践行自已的信仰。
    
记得80年代初,有一次,妈妈接待了一位姓媵的老姊妹,据说是一位资深的传道人。妈妈将自己的床铺腾出来给她用,并拿出家中最好的食物招待她。当时我们并不理解妈妈所做的一切,甚至还因不解产生不满。
    
在我们家乡,每周一、三、五的下午或晚间本村信众是要聚会的,但各位肢体的家庭,有的是因为没有空间,更多的是因为家人的反对而无法成为聚会场所。虽然我们家的空间也很有限,但在这种情况下,妈妈毫不犹豫地把我们家变成了聚会点。当时爸爸虽然还不是基督徒,但出于对妈妈的尊重也没有反对。妈妈没有读过书,前来聚会者中识字者也很少,故而妈妈偶尔会让我做他们的读经员。现在想想,也许那就是妈妈领我走生命之旅的开始。我能最终走上侍奉之路,是与妈妈多年的代祷和全力支持分不开的。
    
为了更好地服侍聚会的肢体,妈妈很努力地识字,经常会向我询问。虽然识字的进展较慢,但妈妈一直在坚持,并时常告诉我,多识一个字也是好的,因为那样就能多明白一点圣经上的话语了。
 
后来在爸爸的帮助下,妈妈开始学习查词典。渐渐地,妈妈借助词典可以读通整段、整章的经文了,她自己很高兴,我们也替她感恩。再后来,妈妈开始把自己读经的心得和聚会的弟兄姊妹们分享,时间久了,妈妈就成为了我们家聚会点无名有实的讲道者,且很受欢迎。弟兄姊妹遇到问题时,总会想到找妈妈诉说,妈妈似乎又有了一个新的身份--义务调解员,并且每每都有好的做工果效,很是奇妙。
 
1998年底,因为需要帮助我们照顾女儿,妈妈离开老家来到南京。为了让我们更安心地工作,妈妈不仅帮我们细心地照顾孩子,同时还承担了全部的家务,而且乐在其中毫无怨言。在家中,妈妈和我妻子之间有着胜似母女的亲情与和睦,从未出现过婆媳之间的不快,这其中既有妻子的通达、孝顺,也有妈妈深沉的爱。
 
来到南京后,妈妈很快加入到莫愁路教堂的各项聚会中,很少间断,并时常和我们分享她的点滴收获,不难看出她很是享受。妈妈还是一个热心的传福音者,在她的传讲和带领下,我们对门的邻居也走进了教堂,妈妈送了她圣经,并力所能及地给予她牧养。妈妈还主动地清扫楼道,有时还为邻居照看或接送孩子,既促进了邻里的和睦,也践行了信仰,很值得我们效法。
 
妈妈的病情是因为一次意外留下的隐患末得到及时的重视而引起病变的。这也是我们最为愧疚的原因之一,每每想起总会有种难以形容的后悔。但妈妈生前对我们从未有过任何责备,反倒是在治疗过程中尽力表现出坚强以减轻我们的压力。也许考虑到我们的经济压力,妈妈一度准备放弃治疗,但为了不给我们造成更大的困扰,妈妈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病是可以治的,但命是上帝的。每当听到这话的时候,我的心情总是悲凉与敬意并存。
 
从确诊病情到妈妈离世,我从没见妈妈怀疑信仰或有其他的抱怨,有的只是对上帝越来越多的交托和依靠。
 
2010年的时候,妈妈主动提出回老家住。妈妈一直说,在南京的几年中她觉得很开心,唯一让她放心不下的就是家乡弟兄姊妹聚会的事。因为自从妈妈到南京后,原先在我们家聚会的肢体们就转到别处聚会了,且没有规律,人数也很快减少了。因此,妈妈回到家乡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恢复在我们家的聚会,重新做起了她有实无名的传道,不仅恢复了先前的人数,且还不断有新人加入。
 
可能是重新回到了妈妈熟悉的环境中,又或许是妈妈觉得在自己不多的日子里还可以参与福音事工的缘故,当我们回去与她相见时,感觉到妈妈恢复了病前的神采和自信。我深知这不是来自于药物的作用,也不是来自于肉体的康复,而是因为完全交托后的坦然。现在想来,也许这就是妈妈在自己人生谢幕前转身的开始,虽不华丽,但却带给我们极大的属灵帮助。
    
之后每一次的探视,我明显感觉到妈妈的病情在加重,但妈妈更多关心的是我们的信仰、生活和工作,很少谈自己的病情,让我在悲伤的同时,更加深切感受到什么是母爱。
    
我们最后一次回去探视妈妈是在2011年的5月7日,那时候妈妈的意识有时已不太清楚。但有一个动作在妈妈的肢体语言中不断出现,那就是双手互搭成十字形并放在身前。看见的人心中都明白,那是妈妈祷告时的习惯动作。也许那时妈妈并不记得太多事情,但祈祷的习惯变成了生命的本能,信仰的力量支撑妈妈走到了生命的最后。圣经上说,神的恩典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这话是真实可信的,在我妈妈的生命中也得到了印证。
    
2011年5月18日晚上,妈妈走了,安息主怀。
    
妈妈的音容笑貌、往事历历在目,其中既有思念更有感恩,妈妈的言行成为我们属灵的鼓励和慰藉。我感谢上帝让我生在这样一个平凡而温暖的家庭,有着一位勤劳、善良而且敬虚的母亲。她生我养我并引我走上侍奉之路,且一直身体力行为我示范,直至生命的末了。妈妈,您放心,您的意思我现在读懂了。
    
妈妈离开我们已经三年了,谨以此文寄托思念,也为感恩。
 
 
《天风》2014年5期46--47页追思怀念·母亲节专文,2014年11月16日礼拜天22:46扫描,2014年11月20日礼拜四10:39审核校对。作者:《天风》通讯员黄金斌。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