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见证如云 >

与梦同行 --访姚民权牧师、吴亦侬(nóng)老师

时间:2014-09-15 21:44来源:《天风》2014年3期 作者:陈丰盛 点击: 评论
姚牧师82岁高龄,说自己因为还有“梦”,不想那么早死,但吴老师打趣地说:“我们是随时准备着去见上帝了!”
姚民权牧师与师母吴亦侬(nóng)老师曾经执教于华东神学院。姚牧师的《新约神学》课程,将深邃的新约神学讲解得浅显易懂,让我获益匪浅。虽没有听过吴老师的课,但在与她的相处中可以感受到她的和蔼可亲,令我肃然起敬……  
 
从1998年入学华东神学院到毕业后至今,16年来,我已经记不清去过姚牧师家多少次。但我记得每次去他家,总是给我一种被爱、被接纳的感觉。每次去他家之前,我总会打电话,吴老师总会说:“我们欢迎你来!”
    
从2002年开始,我跟姚牧师有了更多的交流与沟通。当时,我写了第一篇比较长的论文,是我花了半年时间完成的。写完之后,我交给姚牧师,请他指教。姚牧师仔细地读了我的文章,并很认真地加上批注,又另外给我写了一封长信。对于二十出头的我来说,因着长信中的鼓励和批评,因着姚牧师的认真和严谨,我深受教益。
 
此次拜访姚牧师,实在是受“假丰盛”的影响。上半年,我给姚牧师寄了拙著《诗化人生——刘廷芳博士生平逸事》一书,后来姚牧师叫神学院陈桂照牧师传达,要我给他打个电话。电话里,吴老师告诉我,从3月份开始,就有一位自称是陈丰盛的人给他们打了几次电话,还提起借钱的事情。这事让我甚是不安,就想起即刻去上海与他们见一面。但是由于任务在身,此事拖了两个月。最近,我决定无论如何得去一趟,再说,我一直想给姚牧师做一次口述采访,希望能从姚牧师的生命历程中找到一些人生的智慧。
 
到达姚牧师家,吴老师出来开门。进门后,吴老师说姚牧师因受邀写一篇“中国梦”文章,现在送稿件去了,中午一定会赶回来跟我一起吃饭。在等姚牧师的空当里,我与吴老师交谈了一会儿。按以往,姚牧师在的时候,吴老师只会安静地听着,偶尔补充几句。现在我可以很直接地与她聊个人的历史。
  
吴老师原是汕头人,高中毕业后于1950年进入金陵神学院读书。1952年底,华东13所神学院校合并时,她就自然地升入金陵协和神学院,并且曾作为学生代表到上海参与筹备会议。1954年,她成为金陵协和神学院第一届毕业生。
    
吴老师早在金陵合并之时,就已经邂逅姚牧师。姚牧师于1948年入金陵神学院,是金陵神学院最后一届毕业生,因此他没有在金陵协和神学院读过书。在13所神学院校合并时,他受丁光训院长的邀请留校参与合并筹备工作。姚牧师在金陵工作半年之后到上海景林堂服侍。丁光训院长为了答谢他在筹备工作中的辛劳,特地请他吃饭,作为送行。
    
姚牧师和吴老师在金陵筹备时彼此认识,后来在工作中,两人相互倾慕。在姚牧师离开金陵后,保持通信联系。吴老师于1954年毕业时,丁光训院长找她谈话,询问她是否愿意跟姚民权相好……在丁光训院长的安排下,吴老师被调到上海基督教女青年会任宗教干事。1955年,在丁光训院长的撮合下,姚牧师与吴老师这一对有情人成为眷属。
    
聊到这里,姚牧师回来,吴老师自然“让贤”。接着话题,姚牧师补充他们俩一些重要的资料。姚牧师还讲了一件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就是要离开金陵之时,继丁光训院长请客之后,姚牧师在同样的饭馆请吴老师吃了一顿饭。农村出身的姚牧师,没有上过馆子,更没有点过菜。那次请吃饭的时候,就照着丁院长点菜的菜谱再点了一次。
    
姚牧师还讲到自己的出身,他原是苏州人,父亲在新中国成立前是一个小资本家,新中国成立后接受改造,家庭从此很贫穷。与姚牧师一同到金陵深造的还有三人(其中一位就是史奇硅牧师),他们被称为苏州教会“四虎”。姚牧师在神学院读书时,就很得学院老师的赏识,留在学院帮助筹备合并事宜。但姚牧师还是希望到上海卫理公会教会服侍。丁光训院长在他离开之前,就告知了江长川会督和戴仰钦牧师,他们都很欢迎姚牧师到上海景林堂服侍。在1953年到上海之后,在卫理公会的年议会上,姚民权就被按立为副牧师。后又在1956年被按立为牧师。
    
中午11点45分左右,姚牧师、吴老师请我下饭馆。按他们的话说,这就像当年丁光训院长请他吃饭一样。这令我受宠若惊,足显两位长辈对年轻传道人的关爱与鼓励,只得在主里记念两位长辈的热情接待。
    
一直以来,姚牧师对于三自爱国运动都是积极参与。但在“文革”期间,他也同样遭受迫害,被抄家,被下放,进入工厂劳动等。直到1982年后,他才被调入上海社会科学院工作,同时又回到景灵堂(原景林堂,后改为景灵堂)服侍。在上海社会科学院工作期间,姚牧师笔耕不辍,写了《上海基督教史》,合著《中国基督教简史》,并参与编写了《基督教大辞典》。姚牧师被公认是中国教会史界的权威,是中国教会中不可多得的研究型牧者。
    
与姚牧师的谈话使我澄清了几个事实:首先,在1958年联合礼拜的时候,各地教会都欢欣鼓舞,在《天风》里报道联合礼拜使信徒聚会的人数增加,营造了一个复兴的景象。姚牧师指出,至1958年,各宗派的教堂里,聚会人数都非常少,因此联合礼拜将人集中在一起,其复兴的表象是很正常的。但至1960年代,联合礼拜的教堂里,人数也越来越少。此外,温州所遭受的“无宗教区”是一个特殊的现象,这事没有发生在上海或其他城市。在温州所遭遇的,如否认信仰等事情,在上海没有发生过。最后,姚牧师在“文革”期间,因为配合工作,被任命为副组长,他在控诉过程中,保护了几位牧者免受更多的逼迫。
    
两位可爱与可敬的长辈,彼此间相敬如宾,举手投足间尽显默契。84岁高龄的姚牧师,曾两次中风,现在虽然说话时口齿有些影响,但思维相当敏捷,在与他谈话的几个小时里,除了必要的强调之外,没有一次重复。他的心里还有许多的“梦”没有实现,所以借着写“中国梦”和写一些论文来发表自己的看法。吴老师则是一位82岁高龄的QQ玩家,虽然还不精通,但已经从手写跨越到拼音打字操作。她经常会帮助姚牧师打字,也借着QQ与亲人交流。
    
虽然,姚牧师说自己因为还有“梦”,不想那么早死,但吴老师打趣地说:“我们是随时准备着去见上帝了!”
 
 
《天风》2014年3期22--23页生命故事,2014年6月26日21:47扫描,2014年7月11日16:58审核校对。作者:《天风》特约撰稿人陈丰盛。更多《天风》2014年第3期文章, 欢迎点击基督教传媒http://www.jdjcm.com/wenzhai/576.html和QQ1442160806日志http://user.qzone.qq.com/1442160806/blog/1410618108阅读(图文比网站里的更精彩)。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