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见证如云 >

主,我算什么?

时间:2014-06-02 20:11来源:《教材》2014年1期 作者:江南 点击: 评论
如果我们回应上帝的呼召,我们会达到我们自己不可能达到的高度。因此从呼召的意义来说,生命的目标不仅是“成为你所是”,而且是“成为上帝要你成为的所是”。
30年前,我呱呱坠地,在母亲爱的目光中,在父亲严厉的管教中,我逐渐长大。虽然在我上面已有年长的哥哥姐姐,但父母亲对我的爱却总是多于他们。作为家里的老小和掌上明珠,我总是额外地多受一份宠爱。因着这样的宠爱,成长的岁月里,我似乎多了一份清高和骄傲,我骄傲我有一个当官的父亲,我骄傲有一个善良的母亲,我骄傲我所拥有的一切。从出生以来就被人夸口的容貌,从上小学以后优异的成绩,所有这些都成为我清高的资本。
    
我以为精彩的人生就这样一直在鲜花和掌声中持续下去,无穷无尽。直到那场生离死别的时刻毫无预兆地悄然降临,我才倏(shū)然惊醒。2002年2月14日,善良又笃信基督的母亲被医生下了死亡判决书,在世的日子只剩下短暂而又可怜的几个月。在这样的灾难面前,我迷茫了……
    
一、风雨中歇斯底里的誓言
    
艳阳高照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雷声大作,顷刻间风雨交加,我无处躲藏,瘫倒在泥泞的雨地里,抬起曾经骄傲的头颅,苦苦地向母亲的上帝呼求,“只要你医治我的母亲,我将一切都听你的!”跪在奄奄一息的母亲的病床前,我大声地疾呼,“我愿意一生服侍你,只要你让母亲活下去!”
 
风雨中歇斯底里的誓言,就像那根可笑而又无力的稻草,在急风骤雨中急速打转,没有方向。母亲走了,就像医生预知的一样,来不及告别,来不及拥抱,母亲已抽身远去。而我的誓言也随风散去。
    
二、流泪谷里无奈的服侍
    
母亲彻底地遗弃了我,把我留在这个孤单而又灰暗的世界里。那时,哥哥和姐姐都已经成家,有了美满幸福的家,有了活泼可爱的孩子,父亲也重新组建了家庭。我,一个被世界遗弃的可怜虫,苟且活在这个曾经给予我太多爱的世界里,感受到死一样的孤寂和绝望。
    
生活没有了任何鲜亮的色彩,只是,任由不经意的呼吸声证明我尚活着的生命体征。我离开了幼年时所信奉的上帝,带着幽怨和苦毒,艰难地生活着。
    
直到真心疼我的爱人出现,我的生活才有所改观。已经远行的幸福在女儿出生后,更是铺天盖地地包围了我。我自以为历经磨难的日子已经到头。
    
只是,没想到另一种灾难却悄然降临。女儿一周岁时,爱人因为经营失利,经济遭受重创,事业、房产所有的一切都毁于一旦。我,成了世界上的穷光蛋,这一次的可怜虫不是我孑身一个,陪伴我的还有我的爱人和年幼的女儿,这更让我心碎。
    
无辜的女儿张开小嘴嘶声裂肺地哭,只因为,无家可归的我不得不暂时把她寄养在亲戚家。生离死别的痛苦已经足矣,活生生的离别更是雪上加霜。
    
泪在凄厉的风中干了又湿,湿了又干,看着幼小的孩子在陌生的亲戚家一个人突然受了惊吓般嚎啕大哭,我悲痛欲绝的心已经没有安葬的地方。
    
流泪谷中,我毅然踏上了异乡的路,背井离乡的生活竞成了急难中的转机。一位教会的牧者,知道我在文字方面的恩赐,邀请我进入教会服侍,犹豫不定的我根本没有做好全职侍奉的心理准备,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无奈心情,进入了教会从事文字事工。
    
在那间教会的服侍整整四年,四年的服侍生涯,上帝让我的心从世界的中心慢慢地向他靠近,让曾经痛苦得无法睁开的双眼,悄然睁开,触摸到上帝慈爱的目光。曾经沉醉在自身痛苦中不能自拔的我,不知何时,已经渐渐淡忘曾经的痛。一种新的力量,借着我在文字侍奉上的独特视角悄然滋生,我看到了许多生命中无法忍受的悲痛,体会到了信仰路上独自前行的艰难。内心中一个声音在疾呼,“你不能再关在这小小的屋子里,悠然自得地做文字工作了,你要起来,走出去,去帮助更多的人,建立更多的生命!”
    
“我算什么?我本是一个赢弱得无法前行的人,我岂能帮助别人?”我毫不犹豫地制止了心头微弱的声音。只是,这声音却从低沉直至高亢,最后竟成了心头的呐喊。
    
我无法再假装掩耳不听了,因为全身的不适已紧急告警,我无法再继续从事文字工作了,长期在电脑前伏案工作,让我头晕眼痛,我无奈地从服侍的岗位上退了下来。
    
嘲笑自己以为要服侍一辈子的工作竟然不可逆转地戛然(jiá)结束,讽刺那个异乎寻常的声音是因着神经衰弱才有的幻觉。
    
我不知道我将何去何从,我更不知道上帝在跟我开什么样的玩笑。
    
三、迷雾中坚定的呼召
    
置身迷雾中,我不知道路在哪里?迷茫中,我一次次在上帝面前求问,总有个声音在心头响起,“孩子,不要怕,我与你同在!”当我迟疑不决或黯然神伤时,那声音总是即刻安慰,“你难道没有经历过我的同在和恩典吗?”
    
是的,我亲历过上帝的同在,我亲尝过主恩的滋味,可是,我现在又成了被世界甚至教会遗弃的可怜虫。我往何处去呢?
    
迷雾中,我翻开了《一生的呼召》,“聆听拿撒勒人耶稣的声音,回应上帝的呼召。”一字一句直扣心扉。可是,心底的疑团却一个接着一个,“上帝,我听不到你的声音,我更不明白你的呼召,我在这间教会服侍不是挺好吗?再说,我除了文字方面的服侍,我还能做什么?我这样的人,人生已经过了而立之年,我还能有什么突破?主,我这样渺小的人,你还要使用我?我算什么?算什么?……”
    
所有的疑问在无数次的祷告里,一次次地向上帝面呈,上帝也一次次地借着人和各样的环境让我逐渐明白,上帝对我一生的呼召不只是停留在这间教会的服侍上,他对我的人生有更远、更美好的计划。前半生的经历和遭遇,都是为以后更长远的计划作准备的;以前所有的困难和挫折,都是为将来成就更美的呼召作铺垫的。
    
就像《一生的呼召》这本书里提及的,“生命的目标是‘成为你所是’,但这只是一半的答案。创造我们的上帝同样呼召我们,如果我们回应他的呼召,我们会达到我们自己不可能达到的高度。因此从呼召的意义来说,生命的目标不仅是‘成为你所是’,而且是‘成为上帝要你成为的所是’。”
    
我不知道“成为我所是”是什么样子,我更不知道“成为上帝要我成为的所是”又是什么样子。但我已经意识到全新的呼召已经来临,我只要把眼光放在上帝身上,响应他的呼召就行。虽然我不知道上帝将呼召我做什么,我也不知道上帝将带我到何处?我更不知道“上帝希望我成为的所是”是什么?
    
但我坚信,现在虽然身处迷雾,但只要拨开重重迷雾,上帝就在雾的那一边等着我。
 
 
《教材》2014年1期95--98页见证, 2014年3月30日16:51扫描,2014年4月23日15:24审核校对。更多《教材》2014年第1期文章,欢迎点击基督教传媒http://www.jdjcm.com/wenzhai/458.html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