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见证如云 >

心中有主活出爱--访社会慈善家卞秉彬弟兄

时间:2018-04-25 06:00来源:《天风》2016年5期 作者:邱云 点击: 评论
我们现在有一个“爱与生命”的主题活动,用各种时尚的、喜闻乐见的方式,来传扬对爱有责任,对自己有责任,让他们享受人生真正的健康与幸福。
卞秉彬弟兄,上海作家协会会员, 著有多部海派作品。他跳出国企,入职世界五百强; 2000年后进入互联网行业,加入网易创业团队;做过中央电视台、中国教育卫视等多家媒体的特邀主持和现场嘉宾; 2015年创立上海慈善基金会“艾滋病专项基金”,帮扶边缘群体。在他跳脱出彩的履历背后有着怎样的经历呢?带着好奇,在最美的人间四月天,笔者采访了他,听他讲述在他生命中的故事。
 
本刊:请问您是什么时候相信基督福音的?
 
卞:我大概五六岁的时候,隔壁邻居去世了,爷爷奶奶说这个人会上天堂,因为他信耶稣。我听到“天堂”这个新名词很好奇,就去他家里看。我看到人躺在那里,白单覆盖在他身上,一道光照下来。有位年长之人在说话,现在想来应该是位牧师,他的声音平缓又有力量, 让人感到温暖,我是70年代生人,之前其他人家的葬礼都是哭哭泣泣的,但是这户人家居然静默无声。这样和谐的场面使我想去了解基督教。我相信神早就拣选了我,所以他一拨动, 我马上就接受呼召。我听的第一篇道是“神的形象”。神不是一个物质的存在,神是一个灵。我虽然年纪尚小,但知道要寻求纯正的道,建立对神的正确认知。这些神的话语在我心中犹如旷野中的种子,快速地成长。我相信我是神创造的,我的生命必然有超乎寻常的意义,我要寻求这份意义。
 
本刊:听说您在事业上取得了不少成就,能与我们分享一下您的职场体验吗?
 
卞:我的第份一工作是毕业后分配的,在一家有劳保的国企。90年代初,我想辞职,但需要交给单位不菲的赔偿金,于是我回家和家人商量。父母问我是否考虑清楚了,我虽有恐惧,但更有一份得胜的心,我相信我是神创造的,我必然会找到我生命的价值,就是这点让我跳槽的。我进入世界五百强的一家企业,大概过了四五年时间,二十六七岁的我就当上了经理。我拿着丰厚的薪水,在行业内已是钻石级别,猎头公司来找我,包括互联网行业的。2000年的时候,身边好多人认为互联网是年轻人胡干,一锅粥,不规范,根本看不清未来,他们正规军怎么能去那里呢?而我觉得那是我的契机。我常年拼命工作,好名声传扬在外,老板都很喜欢我。因为我不是为他们拼,我是为自己拼。我舍生忘死,累得病倒,几次被抬进医院,但在医院里照样工作。我创办了互联网人力资源行业协会,这也是圣灵给我的一个帮助,因为我不是自顾自地工作,我强调人的社会价值。我加入了网易,成为创业团队中的一员。在这期间,我做了大量的电视节目,出了一些关于职场的书和报告,还做电视剧顾问等。
 
本刊:您是否遇到过诱感和挑战,您是如何面对的?
 
卞:我虽然受了牧养,但敌不过世俗的吸引力,因为那是带着社会的主流价值观来推动你的。这对于初入社会的年轻人来说是极大的挑战。我最后像罗得一样,慢慢挪移了,向着世俗社会走,渐渐疏远了教会。虽然也去做礼拜,但更愿意听诗班献唱。到底有没有基督我不确定,我仅仅是从文化的角度欣赏他,内心离圣灵越来越远了。我成了鼓励竞争的专家,我有关于竞争的一整套理念和说词。前半段是对的,一个人要活出自己的价值,但我强调全心全力地竞争,为了个体价值的实现,可以不惜一切代价。这就是我被撒但利用、偏离航线的地方,甚至我自己就差点死在这条路上,因为后来我生病了。
 
我见过一位老牧师,在最困苦的时刻,依然坚守他所信的道,几十年如一日。他对我说:“其实你们比我们更苦。”我很惊讶,他何出此言?我怎么会比他更苦呢?我生活舒适,养尊处优,这是上帝的思赐啊。老牧师说:“因为你们备受撒但的诱惑和试探。以前是撒但的逼迫,现在是诱感,你们比我们更难。”这个回答触动了我,感动一直在我心中,越长越大。我就知道,基督从不以人的成功为他的终极目标,而是以救人为目标。他最喜欢的不是我的世俗成功,而是我在基督里长大成人。
 
本刊:在病患中您有怎样的感悟和见证?
 
卞:我得了甲状腺癌,那完全是长期过度劳累所致。我开了多个公司,义无反顾地把家庭推到风口浪尖,我让父母一起管理公司,一家人几年不能见面。为了物质的成功,我付出了极大的人生代价。父亲病倒离开人世,我至今对他很愧疚。我以前是打仗,向前冲,就像大卫王之子押沙龙,最后被绑缚在密林中死去,力求完美,最后死在自己的完美里面。我也是神的孩子,神在我心中播下颗种子,让我享受很多王子的福分,而我因着不断追求自己的地位和想法,不顺从神的心意,甚至悖逆神,最后变成我自己要做王,我跟押沙龙就是一模一样的命运。我的挣扎是我世俗生活的捆绑,人性的软弱把我绑得死死的--我得了忧郁症,有了癌细胞,是我自己把自己害了。
 
在世人看来,我经历了人生再一次无法面对的创痛,这次,我真正地信主了。我求问神:“叩门的,就给他开门”(参太7 :8),主啊,我今天叩了!如若我以前还有很多的不信,今天我要真信!我打开圣经,求他直接给我话语,结果看到:“耶和华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领我在可安歇的水边……我虽然行过死荫的幽谷,也不怕遭害……" (参诗23:1--4)丝丝入扣地把我当时所有的问题都点了出来。神就是这么了解我,我已经看见神了。于是,我在人生的第38个年头、向着不惑之年进发的时候,受洗归主。我的家庭也因为归主而得到了拯救。今天我得到的所有好处,都离不开信主。
 
本刊:您怎么会进入诗班服侍的呢?
 
卞:上海作协当时有一个关于历史中的基督徒的项目,沐恩堂掌故颇多,我就过来看一下。当时我还在手术恢复期,我忍着病痛,慢慢走上楼梯的时候,遇见了黄长老,我们相互并不认识,但神已经动工了。黄长老对我说:“你这个小弟兄要来唱诗的哦,你这么好的形象,不为神使用,就可惜了。”我那时已经学会信靠,凡我所经历的事,一定有神的计划,特别是要我来服侍,那肯定是有道理的。所以,我就尝试来诗班服侍。唱诗的时候,一个声音跟我说:“你觉得奇妙吗?”
 
我是有歌唱功底的,曾经是上海市少年宫合唱团的,但是青春期发育后,声音变了,某些音发不出来,自己就不好意思去合唱团了。我甲状腺开刀,手术前被告知会有“失声”的风险。然而,不来诗班我都不知道--我的声音全都回来了。我在诗班一开口,所有的音都能发出来,自己都不能信。从小栽下的种子,合唱团受过的声乐训练,没想到是神要让我来诗班献唱,而且时间是有规定的,就是在我顺服、在我向死而生、将自己完全献上之后。曾经有一个阶段我不打算来诗班了,因为我太忙了。我在心底对神说:“我就不想再来了, 除非在这个房间里,你让我看见一个记号。”结果就在那个练唱的房间里,挂在我身后的一幅巨幅的壁画,我几年都视而不见,祷告后回首立刻就看见了。壁画仍是《诗篇》23篇,是我历经三十载终于归主的那个呼召、那个安慰,是我跟主面对面的时候主的话。
 
本刊:作为一名诗班员,您有哪些领悟和收获?
 
卞:我2012年来诗班,今年第五年了。如果没有经历唱诗班,我是不能为神好好工作的。我那么多年繁花似锦的世俗生活的骄傲心,个性的张扬,都是在诗班克服掉的。合唱的果效是当你没有自我、愿意和众人发出同一个声音的时候,四个声部才是唯美的。所以我就理解,一个个体价值如何在合一里面实现他更大的价值。每一天我都会带着属灵的感动去思想,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声音抹去。
 
诗班员来自社会各界,各个不同层次的人都有。刚开始,我特别不好意思上台。我怎么会愿意跟一些老头老太坐一块儿呢?万一熟人看到,还以为我怎么了?我觉得在后面学学唱唱就好,不一定要上台。而且还遇到一件事就是唱婚礼,很多不相干的人留得时间很久,“正事”都没法做,就为这两个人唱婚礼。我想,我还变成别人的配乐了?在别人看来可能是很开心的事,在我就如坐针毡。但神就是要让我顺服,让我心甘情感地服待,神不喜悦骄傲的人,真正的谦卑是愿意受亏损,愿意承受十字架的重担。
 
诗班不仅让我得着属灵的认识,还让我得着了很多。那一个个普通人都比我有力量,所以他们不普通,他们超过了我。一位妈妈在癌症晚期把孩子送来诗班弹琴,这位妈妈后来去世了,但这丝毫没有动摇孩子,反而坚定了他来教会服侍的心。还有八十多岁的老先生老太太,住得很远,每回要坐很长时间的车才能来教会。老太太经常给大家买礼物,后来才知道他们家背负了沉重的债务,都是不平凡的人。而他们身上所有这些不平凡的经历,正是神在这个诗班让我明白的!诗班把我身上的刺一根根摘掉,现在我就怀着祝福喜乐的心唱诗,觉得自己跟神建立了更深的关系。
 
本刊:艾滋病是一个比较敏感的问题,您怎么想到去做这项慈善基金的?
 
卞:当我对教会的服侍有了更深的认识,我才能去做好这项工作。因为教会给了我生命的根基,基督徒背负着时代的责任。十字架是非常荣耀也是非常沉重的,它是永恒不变的真理,要照在一切黑暗的地方。
 
做“艾滋病专项基金”,是因为政府有关人士找到我,希望我来做这项工作。我想我是一个信徒,做点好事是应该的;但是万一做不好,要付出很大代价,我为什么要去做?我就跟神祷告:你派一个人来,我帮他,帮助别人我很乐意。我找了很多人,希望有人出山,可是没人搭茬。后来我被邀请去医院参观。第一次去,就有病人拉住我,求我帮助他,我口头答应了,没有真往心里去。没想到第二天,这个年纪轻轻的病人跳楼自杀了。我终于体会到,这是一个特别痛苦无望的群体。我觉得如果没有人愿意在这方面建立一个公开的NGO (非政府组织)阵营,发光作盐,荣耀主名,那么此刻舍我其谁?
 
我觉得是神要我来做。大事、小事只是在人看来。在神,没有大事小事,忠心是唯一的事。创办基金在别人看来可能是大事,但如果是神让我去做,那就是一件事儿,所以就不会有骄傲,有狂妄。不是我觉得自己能干,我要逞能,我来干这么一件好像很有成就的事,恰恰相反,在做之前,我必须知道,这是忠心。我凭着向神的祷告,趟过一次次巨大的风浪。
 
艾滋病是当代的麻风病,大家都看不起艾滋病人,排斥他们。这是一个影响全人类生命的疾病。圣经时代,麻风病作为可怕的传染病,其患者都要隔离,不许人接近,任其自生自灭。但耶稣基督降世后,他和门徒带着爱走到麻风病人中间,不但与他们交谈握手,还医治他们。今时今日,作为基督徒,我们也绝不能对社会的弱势群体采取无动于衷的态度,这绝不是基督的精神。
 
本刊:这项基金目前情况如何,今后您将如何做得更好?
 
卞:我们如何来服侍患艾滋病的人群,这也是我在一路祷告的过程中,神启示我来认识的。对于这些边缘群体,这些不被爱的生命,我们如何反其道而行之,如何为爱付代价?很多人为着基督的大爱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我还没付出生命的代价,神已救了我的命,只不过一些舆论,一些不理解,一些利益上的纠纷,我就支撑不住了吗?我就定睛在主耶稣身上,因为神拣选了我们,我们就必然有信心。
 
目前基金运行得井井有条,很多人主动找我们要来捐款捐物。我只想把更多的钱、更多的仪器给到病人,救治扶助他们。周围的人感到很奇怪,以前是别人拉着我来做,现在是我主动要做,而且面对这么多风浪,我也没有动摇。他们觉得我挺“神”的。我说:“因为我是基督徒,我觉得当我一个人活着的时候,我就应当让更多人很好地活着。这是我的本份。”我们要起到一个净化、帮助的作用,这是我们的使命。
 
我现在把很多精力投入其中,这项工作上达政府,下至危急中苦难的病人、家庭,做不好的话,社会影响会不好。这些病人不仅身体要得救,灵魂也需要得救,因为这病往往是由生活中很多不当的行为导致的。如果你不去解救他们的内心,很难改变他们的行为方式。现在青年人的发病率比较高,他们拜心中玛门的偶像,没钱没名觉得活着没意义,对自己不负责任,胡作非为地对待自己的身体。他们觉得,身体是我的,我有自由去享用。同时也因为迷茫,因为内心深处没有光,缺乏对生命价值的认可,才通过其他的极端方式来消耗自己。他们的性道德、性伦理需要去引导。我们现在有一个“爱与生命”的主题活动,用各种时尚的、喜闻乐见的方式,来传扬对爱有责任,对自己有责任,让他们享受人生真正的健康与幸福。
 
基督的精神乃是引领,我们有着天然的神圣不可推诿的使命感。因为神让我们首先要爱起来。当我们彼此相爱的时候,我们就能活出来,众人就能认出,我们是主的门徒。只有当你真正爱他们的时候,你才能体恤他们,回到这个爱的源头。
 
 
采访后记:《诗经》 说: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君子如玉”就是笔者见到卞秉彬弟兄的感觉。与他聊天,时间过得很快。卞弟兄话语温柔而有力,笔者能感觉到他内心那涓流不止的大爱,以及豁达人生的责任担当。这篇访谈之所以最后呈现为对话形式,因为他娓娓道来的天路历程和属灵的感动,无需润色,已经斑斓无比,直接呈上更能流淌进我们的心田。
 
 
《天风》2016年5期(总第437期)49--52页访谈录。作者:《天风》编辑邱云。
《天风》2016年1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989.html
《天风》2016年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2038.html
《天风》2016年3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2086.html
《天风》2016年4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2127.html
《天风》2016年5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2170.html
《天风》2014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072.html
《天风》2015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856.html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