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见证如云 >

父爱如茶

时间:2017-03-09 21:12来源:《天风》2015年6期 作者:刘行 点击: 评论
每当回忆父亲陪伴我成长的岁月,心中难免会有许多末曾说出口的话。每当回到老家,就会勾起我的记忆,曾经的土墙木屋早已破旧,我们兄弟已不在里面住了。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从东方升起,我走向阳台,极目远眺,远处的城市高楼蒙着一层金色的薄纱,而近处山岭树木则茂密苍翠,清晰可闻鸟雀吱喳欢唱。望着眼前的青山,我油然而生对父亲的记忆。
    
父爱是什么?有人说,父爱如山--有角有棱,但终究会给你一个不变的信仰;有人说,父爱如峰--高大巍峨,但给予你攀登的信心和勇气;有人说,父爱如云--淡淡地飘浮于你生命的天空中,不管何时何地,只要一抬头,便能看见他那如云般纯净的关爱。
    
而我认为,父亲的爱,是一杯茶。这茶,从树上采摘后,静置、炒青、揉捻、打散,沁出生命的液汁,放入窒息火炉中烧烤,生命蜷缩顿时枯干。再放入滚烫热水中,新生命绽放,当细细品味才能感受到它久久回甘的滋味。
    
父亲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民,记忆中的他是很严历的。记得小时候,我们若在餐桌上掉下一粒饭,父亲就要求我们捡进嘴里,而餐后的碗里也必须干干净净。父亲也许并不知道“粒粒皆辛苦”的诗句,但他明白每一粒米都来之不易。
 
还有一次是我和伙伴们到邻村看电影,半夜回家的路上突下大雨,我被淋成了落汤鸡,回家后被父亲罚跪在地上。后来上了初中,礼拜天和几个同学约在家里打扑克,也要偷偷摸摸的,因为不能被父亲看到,他是绝对不允许的。
    
父亲有一点文化,在生产队里担任记工员。他白天辛勤劳动,天黑才回家。有时晚饭还没来得及吃,就有社员陆续来家里登记工分。在昏暗的灯光下,父亲给每一位社员认真登记工分,他做事很认真,很少出现差错。父亲一年到头,很少能得到真正的休息,在生产队里年头到年尾,干的多是苦力活,赚的钱也仅供一家人的口粮。后来,母亲生下最小的妹妹,我们家负担就更重了。
    
不过,记忆中的父亲更多是温暖的、慈爱的。记不得有多少次夜里,我睡得迷迷糊糊,父亲拿着一把蒲扇到床前为我驱赶蚊子。还有一年严冬,我衣服穿得少,冻得直哆嗦。母亲给我做了一件新棉袄,父亲拿过来帮我穿上。我穿上棉袄,身上暖和了,心里更是暖洋洋的。父亲说:“要好好读书,长大才有出息。”我笑着使劲点了点头。
    
在家里算我会读书,可是高考时却不幸落榜,父亲想方设法借到钱,找好学校,让我去补习,来年再考。我自知数理化不好,不想再去读,父亲无奈就到60多里外的一所乡中学,为我找到一份代课的工作,还亲自送我到学校去。那年我才十七岁,就当了一名代课老师。
 
有一次,我哭了,哭得很伤心,觉得当代课老师被人看不起,于是教了一年后就叫家了。我不敢告诉父亲我不教书的原因,父亲的失望溢于言表,可是后来他却跟我说:“孩子,重要是自己要看得起自己。”
    
那段日子,我消沉自卑,整天躲在家里很少出门。但父亲鼓励我,家里虽穷,也拿出钱让我报名参加农函大。他知道我喜欢读书写作,又鼓励我报名参加文学函授。后来,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父亲的干劲十足,好似有使不完的力气,带我去山上开垦荒山,种植茶叶。
    
我白天劳动,晚上伏案看书写作,在报刊上发表了一些诗作,多次参加乡村诗文化节比赛获奖,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泥腿子”诗人。
 
有一天,父亲很高兴,舒展开紧皱的眉头,到村书记家里,向村书记讲起我的情况,村书记答应让我到村委会工作。
    
在村里工作期间,信主的姑妈来我们家看望生病的母亲,叫我们一家人也要信。姑蚂不识字,拿着圣经和赞美待坐在我身边,要我教她识字。到了礼拜天,姑妈就带着父母一起到县城做礼拜,回到家里父母就和我们说,真是上帝的带领,找到了教堂。
 
之后每逢周日,他们都会到城里做礼拜。过不久,教会的一位老传道带着几位老姊妹到我家来探访,当时教会人才青黄不接,需要年轻人
出来,就动员我去报考神学。
 
当时的我思想上产生了激烈的斗争,我一边在村里工作,一边准备去读神学。但父母却要我放弃工作,希望我专心读神学。我说:“做传道,人更看不起了。”父亲却说:“最要紧是上帝看得起我们啊!”
 
我不理会父亲的话,但有些转变却是看在眼里的。自从信主后,母亲身体开始好转,父亲性情也有很大改变;每每老传道和弟兄姊妹来们家探访,一向忙碌的父亲会特地放下手中的活,热情招待弟兄姊妹。
    
1987年,我报考神学院,心想考上就去读神学,考不上就算了,结果仅差一分没录取。父亲说考不上没关系,以后再考,可是福建神学院第二年没招生,我就去忙其他事,把考神学的事忘得一干二狰。过了三年,连感冒都很少有的父亲病倒了,开始时父亲感觉吃饭没有胃口,身体乏力,后来在母亲再三催逼之下,才肯到医院看病。医生对母亲说是不好的病,我和母亲陪着父亲到南平市九二医院再做检查,结果一样,父亲已是癌症晚期。二个月后就蒙主恩召回到了天家,骨灰就安葬在茶山上,在世55年。
    
父亲去世了,一些衣物烧了,留下一本繁体字竖版的圣经和一本赞美诗,扉页有他写的名字,书中每页空处,几乎都留下了他的字迹和笔记符号。2009年,我再次报考神学院,终于录取了。妈妈说,如果你爸爸还在的话,一定会很高兴,一定会送你到省城神学院去读书。
 
如今,在我的书架上,有十多种不同版本的圣经,有自己买的,有按立教师、牧师时省基督教两会送的,但我最珍贵的是父亲留下的圣经,这圣经现在恐怕不会再出版了。圣经背后,留下的是父亲渴慕读神话语的身影,更重要的是,在父亲影响之下我终于走上了侍奉之路。
 
人们都说,母爱是无私的,父爱是无言的。也许很多人和我一样,在深深体会到母爱的同时,却忽略了无言的父爱。我为别人写过很多见证,却没有为父亲写下一篇短文。父亲是一个普通人,一名普通的基督徒,他一生勤劳苦干,为人善良老实,辛辛苦苦养育我们,对儿女的爱和管教,使儿女都走在正路上。如圣经上说:“你们作父亲的,不要惹儿女的气,恐怕他们失了志气。”(西3:21)父亲正是这样的人,带领我们全家信主。我很想念父亲,我知道父亲的爱有一天终会离开,但我们天父的爱是永远的。
    
每当回忆父亲陪伴我成长的岁月,心中难免会有许多末曾说出口的话。每当回到老家,就会勾起我的记忆,曾经的土墙木屋早已破旧,我们兄弟已不在里面住了,但父亲为我们留下二亩茶园,依然绿油油的,因那每寸土地上都曾滴下过他辛勤的汗水。
    
父爱如茶,这茶有着青山的气息、和风的温存、丽日的亮色。爱越是深沉,就像茶愈浓,味愈苦,回甘就越甜越久越清香。
 
 
《天风》2015年6期59--60页香花畦。作者:刘行。2016年5月3日礼拜二21:47扫描,2016年5月9日礼拜一16:05审核校对。
《天风》2015年6期http://www.jdjcm.com/wenzhai/1576.html
《天风》2015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856.html 
微信:13857228072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