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见证如云 >

姨母家与犹太夫妇的往事

时间:2017-03-08 06:00来源:《天风》2015年6期 作者:沈斐然 点击: 评论
犹太人永远铭记,当自己被日军禁闭在“戒备区”里时,虹口市民们用“空投”方式,把蔬菜、面包、饼干放在篮子里,从楼房窗口投下去……
我生长在一个五代基督徒家庭。由于外婆很早去世,年龄比我母亲大十二岁的大姨母就成了我们家最受敬重的长辈,所以,小时候的我非常喜欢母亲带着我们姐弟俩去大姨母家做客并且暂住。
 
大姨母家住在虹口区昆明路源福里,那里是上世纪20年代犹太人建造的房子。童年时代看到过源福里壹号大门下面写着Samuel Carts(塞缪尔·卡兹),长大以后才明白,犹太人卡兹先生的名,就是圣经里的撒母耳。大姨母家是房东卡兹先生的房客。据我的表姐回忆,卡兹夫妇和许多犹太人一样,用很便宜的价格把房子租给上海人,并且和上海人相处和睦。假如遇到像我大姨母这样的基督徒房客,那么交情就更深了。而卡兹夫妇的女儿萨拉和我的表姐年龄相仿,几乎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因此感情亲如姐妹。
 
犹太人大多会讲一些“洋泾浜”上海话,卡兹夫妇也是。他们时常前来看望房客,与他们聊天、叙家常。然而,犹太人重女轻男,他们喜欢女孩,与当时的上海人完全不同。假如萨拉姐姐从她口袋里拿出一些糖果,我的姐姐只要背一句《诗篇》里的经文就可以得到。而我当时只有六岁,哪能够背《诗篇》呢?不过卡兹夫人常常过来“圆场”,她一来,我就可以吃到糖果。
 
我的表姐曾向我说起1944年发生的那件小事,令我终生难忘。当时上海正处于日本帝国主义的统治之下。大姨母家住在虹口,我们家住在法租界八仙桥,从大姨母家到我家的这段路途中,会经过提篮桥、外白渡桥和爱多亚路(今延安东路)外滩三道日军封锁线。守卫的日本侵略军都气势汹汹地站立在封锁两边的铁丝网前面,行人们都必须向他们鞠躬致敬。当时我的母亲即将分娩,需要大姨母赶过去陪她。犹太人卡兹先生知道了以后,就从他工作的亚细亚洋行(今延安东路2号)出发,驾驶着奥斯汀轿车,从昆明路接大姨母上车,经过三道日本侵略军的封锁线,途中还不断听到日本兵的枪声,最后终于把大姨母平安送到我母亲入住的中德医院(今卢湾区妇科医院)。有了大姨母的悉心照顾,母亲顺利地生下了我的姐姐。犹太人卡兹先生真有一颗爱上帝的心,难怪萨拉姐姐要求我们背《诗篇》呢! 
 
由于历史原因,卡兹夫妇携女儿萨拉于1915年(编者注:可能是1951年)离开上海去了美国。离沪时,他们把源福里最好的一套住房非常便宜地卖给了我的大姨母家,理由很简单:他们是基督徒。 
 
犹太人感谢上海人在抗日战争时期对他们的帮助与照顾,他们也永远铭记,当自己被日军禁闭在“戒备区”里时,虹口市民们用“空投”方式,把蔬菜、面包、饼干放在篮子里,从楼房窗口投下去……表姐告诉我,这就是中以人民之间的友谊啊,比金子还贵重呢! 
 
当一件件往事从眼前划过时,真令人感慨万千。改革开放以后,萨拉姐姐来过上海,也曾回到虹口区昆明路。她依旧可以用那标志性的洋泾浜上海话对表姐说:“掌管一切的,正是伟大的上帝!”
 
 
《天风》2015年6期59页香花畦。作者:上海市沐恩堂主日上午诗班员沈斐然。
更多《天风》2015年6期文章,欢迎点击http://www.jdjcm.com/wenzhai/1576.html阅读!
《天风》2015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856.html 
微信:13857228072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