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信徒生活 > 见证如云 >

你将我的哀哭变为跳舞

时间:2013-11-23 20:19来源:《教材》2013年5期 作者:维竹 点击: 评论
在试炼中,他多次逼问我:“你到底是要你的信仰,还是要我们的家庭?”我总是回答:“我信主信到底,永远不会改变;我也不会和你离婚,除非你非离不可。”
我1975年12月出生在重庆市北碚(bei)区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一家国有企业的干部,母亲担任一家水泥厂厂长。父母都是无神论者,特别是母亲。她是上世纪60年代的大学生,对所有宗教都嗤之以鼻。在这样一个没有任何信仰背景的环境中,我慢慢长大。
    
大学期间,我认识了我的先生,他来自安徽农村。经过三年的相处,我们的感情渐渐稳固。那时的我,对爱情怀着执着单纯的心,打定主意以后无论去哪儿,都不分离。
    
1998年大学毕业后,我俩一起应聘到福州一家报社,第二年登记结婚。那时虽未认识主,但心中向往在教堂举行婚礼的那份庄重、圣洁。当我向父母提出在婚宴之前先去教堂宣誓、领受祝福时,他们也同意了,而我家附近恰好有一座古朴的教堂。
    
2001年1月22日,在管风琴演奏的《婚礼进行曲》中,在一群素不相识的老婆婆的赞美歌声中,在亲朋好友的注视下,我和我先生手挽手徐徐步入教堂,走向为我们主持婚礼的牧师。站定后,不知为何,我的眼泪开始止不住地涌流。我想,我还未认识的主耶稣一定没有忽略我对圣洁美好的向往,和对爱情所存纯一执着的心,圣灵的感动与我内心的激荡交相呼应。
    
同年3月15日,我公公去世。他70岁时信主,从此性情大变,由一个脾气暴躁的老人变为一个温和谦卑的长辈。我和先生回安徽老家办完丧事后,我特意带走了公公留下的《圣经》。
    
2002年10月31日,我生下了一个男婴。初为人母,我毫无经验,心里完全依赖前来照顾的母亲。在孩子出现生病迹象后,未及时去医院,11月29日孩子离开我们。死亡,第一次如此残酷而真实地临.悲痛过后,我第一次开始思想生与死、肉体与灵魂、今生与永生这类问题。
    
就是在这样的心境中,我取出那本《圣经》,试图寻找答案,虽然读《创世记》仍感觉像天方夜谭。楼下一位信主的老奶奶送给我父母多张福音传单,我也认真读完,觉得有道理。脆弱空虚的内心好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诗歌《炼我愈精》中有一句话:“如果你所收去的东西,你以自己来代替。”2003年春节后,为着寻求心灵的慰藉,我和我先生一起来到福州花巷教会,一起报名参加了“初信栽培”。那段时间,白天采访、写稿、编版,晚上按照传道人所教的方法(每天旧约、新约各读一章),细细地读经,边读边抄下觉得有帮助的语句。虽然还不能完全领悟,但我发现《圣经》上的话充满非凡的智慧。
    
开始试着祷告,起初无话可说、半信半疑,后来主开启我的心窍,让我看到自己内心深处许多隐而未现的罪,也明白了主受鞭打、舍命、流血,正是为了救我脱离罪和死亡!我,与宇宙万物的创造主,竟然产生了如此紧密的生命的联系!“凡接待他的,就是信他名的人,他就赐他们权柄,作神的儿女。”(约1:12)神的爱充满我的心,当我抬头望天,我满心欢喜地默诵:“天离地何等的高,他的慈爱向敬畏他的人也是何等的大;东离西有多远,他叫我们的过犯离我们也有多远。”(诗103:11--12)
    
初信主时,我多次在痛哭中认罪,向主倾心吐意。奇妙的是,当我站起来走出教堂时,感到特别轻松平安,脚步也变得轻快了。我知道,“若有人在基督里,他就是新造的人,旧事已过,都变成新的了。”(林后5:17)
 
经历逼迫
    
我先生与我一道上完了“初信栽培”。记得每周三晚上的小组团契特别吸引我们。因为这里以弟兄姐妹相称,彼此坦诚相见,交通的话题常常是向外人紧锁封闭的困惑和痛苦。组长曾要求我们找出《圣经》里最打动自己的语句,我先生说的是:“神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神啊,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诗51:17)
    
这段日子,神为我们开出路——让一项全新的事业占据了我先生的心思和时间,渐渐冲淡了他失子的悲恸。在没有任何经验和相关社会关系的前提下,白手起家,和他的表弟一起办起了农民工子弟小学。(这所学校也充满了神的祝福,从开办到如今,已稳健走过了整整十年,所在村的村委会为学校主动修建教学楼,使千余名农民工子女拥有了安全、稳定的教学场所。)
    
“初信栽培”结束后,因忙于工作,他便没有再参加下阶段的“信徒深造”,我则坚持下来。神开我的眼目,让我认识了他永世的计划:“但主的日子要像贼来到一样,那日,天必大有响声废去,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销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烧尽了。”(彼后3:10)“但我们照他的应许,盼望新天新地,有义居在其中。”(彼后3:13)知道了神的心意是“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于是我心中火热地向人传福音,渴望为主抢救更多的灵魂。
    
2003年10月,我先生的哥哥从老家来到福州,正好花巷教会举办特会,我就带着哥哥一道去。哥哥被见证、分享和敬拜赞美所感动,立志信主。他回老家的那天晚上,第一次逼迫临到了。
    
那天,我先生莫名地发火,还用拳头在我胳臂上打了几拳。他责怪我信得太“疯狂”,认为应当“信仰归信仰,生活归生活”。我一面感到吃惊、痛苦,但另一方面又觉得按照神的眼光看自己并没有做错,隐隐感到这是“为义受逼迫”,为自己配得为主受苦而感恩。
    
进入2004年后,我和先生渴望再生一个孩子,但那段时间我的身体不太好(生理期不规律),迟迟未如愿。我先生越来越焦虑,一边和我一起奔走于各家医院,一边开始将失败归罪于信仰。当发现我不但未如他所希望那样放弃信主,而且坚定如铁时,我先生疯狂了——撕烂属灵书籍、用火烧,用皮带抽打我,一边这样做,一边逼问:“你还信不信?耶稣怎么没来救你?!”
    
主保守我没有丝毫动摇。我流泪跪求,不但求主救我脱离凶恶,也求主赦免我先生,因他所做的他不知道。一位姓周的姐妹第二天打来电话,说晚上梦见主耶稣责备她没有更多地为我祷告。此后这位姐妹恒切为我代祷,陪伴我度过了那段非常的日子。
    
那段日子,虽然我去聚会的脚步被禁止,也不能在家自由地读经,但我的心却更加渴慕神,信仰的根被迫深深地扎下去,到心灵深处去朝见神。我把被撕破的属灵书籍搬到单位,坚持读经,禁食祷告,思想这一切是神让我学习怎样的功课。
    
从神的话中,我渐渐找到了答案:“但如今在百般的试炼中暂时忧愁,叫你们的信心既被试炼,就比那被火试验仍然能坏的金子更显宝贵,可以在耶稣基督显现的时候,得着称赞、荣耀、尊贵。”(彼前1:7)“因我所遭遇的是出于你,我就默然不语。”(诗39:9)“神啊,你曾试验我们,熬炼我们,如熬炼银子一样。……我们经过水火,你却使我们到丰富之地。”(诗66:10--12)
    
2004年的一天,在禁食祷告读经中,读到一段话:“耶和华说:‘你末后必有指望,你的儿女必回到自己的境界。”(耶31:17)我心中充满了喜乐,知道这正是神的应许!接下去,又读到“耶和华说:‘我每逢责备他,仍深顾念他,所以我的心肠恋慕他,我必要怜悯他。”(耶31:20)我感到这是拯救我先生的应许。此后我便常常抓住这两个应许祷告,感谢赞美主。
    
 
漫漫求子路
    
虽然得到了应许,但漫漫求子路依然望不到尽头。在服用了无数中药、西药,经过各种治疗手段依然无果后,我先生决定尝试生殖辅助技术。
    
写到这里,弟兄姐妹可能会问:经历了试炼,你心里还能像以前一样爱他吗?你不能怀孕,他会嫌弃你吗?
    
是的,按常理,我应该恨他、惧怕他,但奇怪的是,每每看到他发完火后又默默地关心我,去买菜、做饭,有几次还问我“痛不痛”,“你恨不恨我”,好像是另一个人时,我的心瞬间融化了——我感到那时的他不过是撒旦的工具,这时的他才是那个爱我、疼我的丈夫。
    
在试炼中,他多次逼问我:“你到底是要你的信仰,还是要我们的家庭?”信主前,可以说爱情就是我的“信仰”,如今,主的恩典临到我,认识到主是如此爱我,为我舍命流血,洗尽我罪,赐我永生,我甘心把自己完全奉献给主,就是为主舍命我也愿意。因此,每次试炼临到,逼我选择时,我总是回答:“我信主信到底,永远不会改变;我也不会和你离婚,除非你非离不可。”
    
当我立志为主撇下一切时,主却保守我先生的心怀意念,坚固我们的婚姻。无数次为信仰而发生的属灵争战过后,我的先生依然爱着我们的家,爱着我,为新购房子的装修而奔波劳苦。
    
2006年9月,我突然接到大哥从重庆打来的电话,说妈妈因连续几天发烧,送到区级医院,医院认为病情严重,当晚转至重庆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几天后,诊断为“急性白血病”。10月1日,我从福州回到重庆,妈妈看起来脸有点浮肿,突如其来的疾病让她一贯坚强的意志消沉下来。
    
我知道,与医治身体相比,抢救灵魂是更紧要的事。以前在电话里向母亲传福音时,她总是说:“你一个大学生,怎么还这么迷信?”那些天,我抓紧时间和母亲谈论主耶稣,在她睡觉时,握着她的手为她祷告、唱诗。
    
2006年10月7日,国庆假期结束,我飞回福州上班。因心里牵挂母亲还未得救,又请已信主的伯母和她的姐妹们再为母亲传福音。后来,伯母告诉我,当姐妹们问我母亲是否愿意接受主耶稣的救恩时,躺在病床上的母亲点头,并说“愿意”。
    
2006年10月17日,母亲在我们兄弟姐妹的陪伴中离开人世。虽然万分不舍,但我确信母亲的灵魂已经得救。
    
2007年一整年,又在治疗、希望、失望中度过。我先生也因此情绪时好时坏,有时当着朋友的面说些刺耳的话,让我倍感羞辱。我唯有像哈拿一样来到主前。主安慰我,使我一次次重新站起来,而且一次比一次刚强。那时《诗篇》中的许多祈祷都如同我心中的叹息和呼求,主也透过《圣经》赐下话语。犹记一次读经时,主赐下话语:“要等候耶和华!当壮胆,坚固你的心。我再说:要等候耶和华!”(诗27:14)
    
主使用这段特殊的经历熬炼我,操炼我的忍耐,坚固我受苦且不自爱自怜的心志,引导我行走信心之路。
    
 
成就应许
    
2007年底,我们的朋友领养了一个小婴孩,我和先生心里受触动,也开始考虑领养一个女孩。
    
2008年11月,周姐妹在迫切为我祷告后,得到亲戚的消息:一户人家因经济困难无力抚养,希望把刚出生的女婴送一个好人家。
    
我俩欣然接受了这个孩子。我知道,这是神赐给我们的,其中必有神的美意。
    
孩子的到来如同那温柔灿烂的冬日暖阳,照亮了我们的心。我俩享受着为人父母的快乐和辛劳,孩子也在爱的滋润下茁壮成长。
    
不知不觉中,孩子已两岁。其间,我们不再纠结于求子难题,也不再求医问药。就在我们徜徉于幸福时光中时,独行奇事的神为我们成就了大事——2011年1月,我发现自己怀孕了!
    
我先生自然大喜过望。这次“意外”之喜也让他认识到真有一位信实的造化之主。当我向前来看望我的姐姐、先生的哥哥传福音(哥回家后,渐渐软弱,信心冷淡),并以此作为见证时,他都在一旁静静聆听。
    
主耶稣眷顾保守我,使我虽为36岁高龄孕妇,整个孕期却无任何不适,胎儿也健康发育,每次产检各项指标都在正常范围。我先生忙完一天的工作,回到家里,看看已熟睡的大女儿,摸摸我隆起的腹部,感叹道:“没想到我还有今天!”我说:“这都是神的恩典。”他不再抵触、否认,而是若有所思。
    
而我,经历了水火,终于进入了丰富之地。慈爱信实的神洗尽了我的羞辱,使我从苦境转回,成为多子的乐母!也让我明白了当初迟迟不能如愿,是出于神,为要在我身上显出他的作为来。记得7月的一天,当我回想走过的十字架的道路,我的心再一次被感恩和神的爱所充满,泪水如潮涌流。
    
2011年8月24日,女儿出生了。生产、哺乳、在月嫂帮助下带小孩、独自带,每一步都有神的带领和祝福。我倚靠神,克服了心中惧怕的阴影,孩子一天天健壮成长。
    
“靠你有力量、心中想往锡安大道的,这人便为有福。他们经过流泪谷,叫这谷变为泉源之地,并有秋雨之福盖满了全谷。”(诗84:5—6)
    
如今,小女儿已满两周岁,两个宝贝让我和先生无比感恩、满足。神当初的两个应许已成就其一,我还要仰望等候我的神,等候救恩临到我先生,让我们的婚姻、家庭在基督里合一,并照他的旨意服侍这个世代。
 
 
《教材》2013年第5期94--100页见证, 2013年11月7日22:35扫描,2013年11月13日16:07审核校对。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