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老拜年

今年,我不说你也知道。按中国人的习俗,是鼠年。对,说的就是我,名字嘛……不提也罢,都是浮云。在新一年里,我祝大家:仓仓有鼠,哦,口误口误,是仓仓有粮,鼠鼠生威。

承蒙弟兄姐妹的错爱,在十二生肖里,我排名第一。教会里有人说这个排名不分先后,代表不了什么,特别是排在末后那几位,总是在团契里发这种议论。咱不争论,既然不涉及真理,那么就要顺服是不是?尊重既定事实,重新排名就不必要了,不能为一个虚名破坏了合一。其实我这个人很低调的,我很少把“一哥”的名字挂在嘴上。和我待遇一样的也就只有虎了,每个见到我们的,都在名字前面尊称一个“老”字。当然,如果你愿意叫我鼠老,也在理。

在十二生肖中居首位,这是神的抬举。说实话,我受之有愧……我真没有什么恩赐,只不过比猪聪明点,比牛灵活点,比虎温柔点,比兔勇敢点,比龙真实点……我可不是自夸,我是为这些感恩呐,都是神的恩典。只有神发现了我的优点、接纳我,如果不是神的拣选,我们这群鼠辈哪有翻身之日啊。直到今天我们过街去人类社会短宣的时候,还有人对我们喊打。

不是我抓着权力不放,但其他生肖负责可真不叫我鼠老放心。一年一轮的,政策也没有延续性啊,太不负责了吧。你看去年,猪弟兄把2019年闹得猪事不顺,那猪肉涨价涨的,没了边了。听说社会上反腐败又抓了几个,家里边一搜,床底下藏的都是硬通货——猪蹄。

我真想退下来休息休息,可是你看看那鸡,走路昂着头,每天天不亮就开始表现自己,哪像我们低眉鼠眼的那么谦卑;还有老虎,头上搞个纹身也就罢了,还纹个“王”字,你说神创造我们的样子多宝贵,基督徒能纹身吗,能整容吗,太不像话了;马?我很为他惋惜啊,虽然很多会友觉得它不错,我也同意开创期他为本教会立下了汗马功劳,可是没办法,神说了,祂不喜欢马的力大啊……

接过2019年这个烂摊子,我们十二个同工开了个会,大家一致的感动是——我可没做什么私下沟通的工作,鄙人从不结党——去年的问题全都出在猪弟兄擅作主张,很多事没有咨询团队的意见。今年痛定思痛,还是要建立制度。我身上的担子又重了,这么多事情都得经我批准。我巴不得弟兄姐妹们快点成长起来,不要再做吃奶的婴孩了,每天总要找点硬干粮磨磨牙。

靠着神的恩典,猫离开之后,现在教会弟兄姐妹的关系融洽多了,反对的声音也没有了。我得声明一点,我不是那种打击异己的鼠。大家都觉得猫太自我了,主日的时候对新朋友爱理不理的,总是趴在窗户台上一脸清高舔它的爪子,卖什么萌,我们又不是猫奴。而且它喵喵的声音里哪有半点恩典,听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它带门徒还留一手,不教老虎爬树。所以虎弟兄对它有意见不是一天两天了。

我们经常拿猫作为鉴戒。主的教会,没有谁不行呢?你看看启示录里,连主耶稣都站在教会外边敲门,祂也被赶出去了?谁干的?真是不敢想象。前几天,狗看见我在食堂里抱头鼠窜,竟然汪了一声,第二天还公开站出来问我为什么。需要问为什么吗?我需要向他交账吗?我连自己都不论断自己,不到见主面的那一天,谁能定我的罪呢?我善意地提醒它,以前它就犯过“狗拿耗子”的罪,要警醒,不要重蹈猫的覆辙啊!听完我的话,他就夹着尾巴去默想了。

那天散会以后,羊姐妹、猴弟兄还有其他几个我没看清的,在墙根底下嘀嘀咕咕的。还有一次,我看见狗在花园里和流浪猫在一起有说有笑。撒旦像遍地吼叫的狮子在游行啊,窝里虽然黑,但是最安全了,这些家伙就不怕中了仇敌的诡计?不行,我得去关心一下它们。

明年再来给各位拜年啊!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