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冷酷的世界看到爱的面孔

----他们把我从我父亲的怀里拽了出来,然后把我带走了。那一刻,我永远无法忘记。

----我们被赶下火车,青壮年在一列,妇女儿童在另一列,他们让我们往前走。

----我到特莱西恩施塔特集中营时还很小。晚上,我能看到烟囱微微发光,地上躺满了尸体,但愿明天轮不到我。

-----整日饥肠辘辘,我们想的全是食物。我们只能像耗子一样躲在角落里,找一些垃圾塞到嘴里......

这些都是在纳粹集中营活下来的犹太儿童的回忆。与那些死去的孩子相比,他们是幸运的。然而,这些在死亡阴影中长大的孩子,如何能融入这个世界?

1945年八月 英国政府决定给予1000个纳粹集中营幸存儿童以庇护。其中有300个孩子被带到温德米尔湖边的卡尔加斯小镇。在志愿者的照顾下,这些孩子要在这里度过四个月的康复期。

这两天忙里偷闲,看了英德合拍的电影《温德米尔儿童》。这部电影真实展现了这一段历史细节。

电影一开始,一辆客车在夜晚的旷野里行驶。车厢里坐满了忐忑不安的孩子,他们恐慌的眼神里带着迷茫,不知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命运。

汽车终于达到目的地,由一座工厂宿舍改造成的儿童村。志愿者们让孩子们脱掉衣服,换上睡衣,检查身体。但这一幕让孩子们联想到集中营,对志愿者们充满敌意。

直到志愿者们把他们安排在温暖的房间里。躺在松软的床上,大一些的孩子才算有些安心。但那些刚刚蹒跚学步的孩子们仍不敢睡在床上,他们宁愿像小兽一样躲在床下。

在温柔的安抚下,孩子们好不容易进入梦乡。然而,透过一扇扇窗口,却传出一声声噩梦中的呻吟和尖叫。儿童村校长奥斯卡先生无法入睡,在在一间间宿舍外面巡查,守护着漫漫长夜,把梦游的孩子送到床上。

第二天早上,面包师送来刚烤好的香喷喷面包,但还没有等到拉比做完谢饭祷告,孩子们一拥而上,把面包哄抢一空,藏到只有自己才知道的角落里。奥斯卡先生告诉面包师,下次多烤一些,让孩子们明白面包是抢不完的。

有人建议奥斯卡先生动用惩罚手段,让孩子们学会收敛。奥斯卡反驳说:“你让我驯服他们?他们不是动物。”

奥斯卡明白,这些孩子在集中营学会为了生存不择手段,自己和同事们的责任是让他们学会爱和尊重。每个孩子都伤痕累累,惩罚只能把他们重新推回痛苦的深渊。

孩子们虽然有了安定的生活,但每个人都期待着亲人的消息。当一个孩子拼读“家人”这个词的时候,忽然泪流满面。在家人当中,他们懂得了爱。如果没有爱,活着有什么意义?

在温德米尔湖畔,他们渐渐懂得,爱并非局限于家人之间,爱可以跨越家庭和种族,爱有更辽阔的空间。

志愿者们带领孩子们到森林里散步,去湖水里游泳,教他们学英文、踢足球,让他们在白纸上自由地描绘出自己的梦。

体育老师劳伦斯组织男孩成了一个足球队,训练他们,希望他们能够与小镇上的足球队踢上一场友谊赛。然而,劳伦斯的哨声以及做俯卧撑的要求,让孩子们想到了集中营的看守。他们生气地放弃了训练。

劳伦斯对他们说,我很同情你们。但战争已经结束了,你们得朝前看,不能总活在别人的同情里。他的话触动了男孩们。

在与小镇足球队的友谊赛中,男孩们踢得非常凶狠。劳伦斯告诉他们,即使在赛场上,也要对对手保持友爱和尊重。爱比胜利更重要。

在温德米尔湖畔,孩子们学会了弹钢琴,学会了唱赞美诗。孩子们排在一起唱着赞美诗,脸上映现出宁静的光辉。这个世界充满苦难,但来自至高的爱能给受伤的人带来安慰和医治。

四个月后,这些孩子依依不舍的告别了温德尔湖畔。他们当中大多数人都留在了英国。当拍摄这部电影的时候,有些白发苍苍的老人又回到这里,向人们讲述当年发生的故事。他们在这里品尝到爱的味道,爱使他们的生命发生了改变。

我为影片中那一张张爱的面孔而感动。这些孩子在集中营见惯了冰冷的面孔。而在温德尔湖畔,他们看到的是一幅幅凝聚着怜悯和责任的面孔。这些明亮的面孔如一盏盏灯,带领他们走出灵魂的黑夜。

二战虽然已经结束多年,世界依然动荡不安。在这个被罪污染的世界,多少人依然板着冰冷的面孔,多少人依然带着累累伤痕?

爱的面孔有多么宝贵啊!在茫茫人群中,我们的脸上是带着冷酷,还是带着温暖?是给别人带去伤害,还是带去安慰和鼓励?

爱比胜利更重要。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