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中不觉岁月长,这些天你靠什么闭关?

我为什么申请去武汉援助?说实话,我自己也怕得要死,老爸发来的语音都是哭的。三天前,我们来到武汉,我只想再一次更深体会祂的爱。“闺蜜被困武汉,有先兆流产的迹象不敢去医院,我们在群里一起安慰她”“在妈妈平台上,我们每晚和孩子们一起唱诗祷告分享”。

@武汉读者:没想到我自己就在大片里

我20日去考驾照科目四,21日溜达到博物馆去看日本的画展,22日终于等到放假,提着小拉车到附近的超市买零食。完全没想到,第二天一觉醒来,我哪里也去不了了,感觉像演电影、好莱坞大片一样!接下来,关于病毒和病人的各种消息扑面而来……

我21岁那年,爸爸在我们最需要他的时候,把我和妈妈留在急诊室里,这件事积累的愤怒一直没有释怀。我去读书期间信了主,因为没有拿到博士就回国了,他觉得很失望。在一次激烈的争吵中,我对爸爸说:“你没有陪着我成长。”之后,我爸以避暑为名离家40天。回来之后,他变得开始顾家,尽量避开和我的争吵。这次病毒被关在家里,我们也没有发生什么争执。

因为不敢下楼,眼看着食物吃完了,爸爸叮嘱我们不要出门。今天早晨自己却突然带着口罩、浴帽,穿着雨衣奔下楼。他认为这套装备很光滑,病毒吸附不上去。我很感恩,有人走在了自己前面让我离危险更远一些。这是我和爸爸的关系好转一个值得纪念的事情。这种感受驱走了寒冷,让我有了勇气站起来迎着不确定的未来往前走,并在需要的时候像他们一样成为挡住危险的人。

@上海读者:妈妈的平台,孩子的表演

我们是一群上海妈妈,我们最大的孩子小学5年级,最小的孩子只有4岁。我们建立了一个妈妈的平台,每晚8点到8点半我们和孩子们一起在平台里,唱诗、祷告、分享。不仅为孩子祈祷也为在外地返程回上海的人,以及还有更多武汉的孩子以及医护人员祷告。神总是把意外的喜乐赐给我们。

有时在微信平台里孩子们弹钢琴,我们大人唱赞美诗。每晚孩子们会用中英文读每日儿童圣经来彼此勉励。感谢主,让我们一起利用网络交通祷告。尼西米曾祷告说:“那时,我在亚哈瓦河边宣告禁食,为要在我们神面前刻苦己心,求他使我们和妇人孩子,并一切所有的,都得平坦的道路。”接下来我们会继续坚持每晚的祷告,求主保守中国。

@北京读者:用微信替闺蜜安胎

我是湖北人,远嫁山东,目前定居北京。

直到“钟南山”的出现,我这个80后的孩子妈一面庆幸自己没有回武汉,一面为家乡着急。我忍不住把相关信息发进老家的群里,很快就有长辈用各种祝福图片把帖子盖过去,大家更喜欢拜年、抢红包。我突然觉得很尴尬,只能和老公带着孩子一起来祷告! 武汉封城后,我开始联系高中的闺蜜。一位老同学正怀着老二,从外地回武汉探亲,被困在家中,有先兆流产的现象,却不敢出门去医院,肚子时常会疼。一位同学说:“我好担心!”大家都开始安慰鼓励她。此刻好想回到自己的家乡,看看能为它做点什么。

@澳大利亚读者:想指手划脚时就祷告

当我看到各种消息、各种不完全之处,就仰望耶稣,首先求神赦免我自己在为君王和一切在位者代祷的亏欠。我们看到社会在哪些方面暴露出软弱,就在哪些方面多多祷告。看到有的弟兄姐妹跟着世人一起指手划脚时,求神引导他们一起来操练仰望耶稣。

@湖北随州读者:查考有关瘟疫的经文

感谢神为我预备同心的姊妹,我们相约每天下午一起读经祷告,查考圣经中关于瘟疫的事件,看神在类似的环境中如何带领。我们看到瘟疫不是没有原因的,我们这些神儿女们早已在安逸中迷失、麻木、不冷不热,我们没有影响身边的人反而被身边的人所影响,眼睛不看中神,心也慢慢偏离,信心停留在头脑。我们这群神的儿女迫切需要真实的悔改,求主赐下悔改的心!

瘟疫的最后是通过义人的祷告,藉着神的怜悯止住的。悔改之后所发的祷告大有功效,神的应许不会落空,祂没有藐视受苦的人,也没有向他们掩面!我们靠着神的话得以坚固,因瘟疫我们停下了忙碌的脚步,有时间反思信仰的光景,我相信主藉着环境使我们真实经历祂。我不知明天如何,但我知谁掌管着明天!

@上海读者:喜乐让人变得暖暖的

不敢出门,不敢见人,不敢聚会,太多的不敢尚且打乱了我们的日常生活和各种习惯,武汉人民所面对的艰难可想而知。陪陪家人,写写字,读读书,看看韩剧,这种日子好像还不错,但日复一日,忽然感觉自己只是肉体在活着,灵魂去哪里了?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去哪里了?瘟疫让我警醒起来,早上起来读经、祷告、听道。有感动的话就记下来,反复思想。与主的话语碰撞,那种喜乐让整个人都变得暖暖的。神藉著瘟疫使我回转归向祂。

@中国读者:祂同样是我们情绪的主

看到肺炎确诊人数不断上升,我很焦虑;整天待在家里很闷很无聊,这一切的情绪若长久没有得到神的安抚,我心里会有平安吗?昨天团契的小伙伴语音说自己的属灵近况就是空虚。

最近灵修《创世记》21章,以撒出生后,撒拉由蒙神眷顾的喜乐变为对夏甲母子的怒气;亚伯拉罕因撒拉的话生出忧愁;夏甲因被赶出家门,旷野无水喝而嚎啕大哭。但神并没有任凭他们陷入情绪里面,而是眷顾他们,让他们走出了情绪的低谷。祂掌管着我们生命的点滴。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们若是觉察到自己情绪不稳、灵命空虚,就是赶快回到祂里面的时候了。

@呼和浩特读者:摆脱被逼婚之苦

我们离重灾区比较远 但仍然到处弥漫着阴霾的味道。每年过年我最害怕亲戚串门的时候问及婚姻的事情,现在这些烦恼都没有了。在生命面前,名利、地位、权力都变得一文不值。没人敢保证下次出现类似的情况我们这里还能这么平静,甚至在未来这样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我能做的就是预备好灯油,深深相信神,无论环境。

@援助武汉的医护:为了经历神的爱

今天是我们团队来武汉的第三天。从今天,我开始写日记。接到支援武汉的通知的时候,我正在监护室里上白班。护士长打来电话问我:“你现在还很想去武汉吗?”我毫不犹豫的说是。我一听说医院有支援任务的时候,就向护士长提出了申请。

没想到的是,我刚下班的时候,领导说可能今晚就要出发。虽然我坚持要去,但我还没做好准备。物资上,我不担心。我主要担心父母。我是家里的独生子和顶梁柱。一开始申请去武汉支援的时候,我就跟父母沟通过了,他们当时很不放心。

我赶紧和父母视频,视频的过程中,许多领导打电话过来关心,所以跟父母的连线一再中断。我告诉爸妈,我工作三年了,我是一名专业的护士,一定会防护好自己。最关键的,我是一名基督徒,我相信生死都在祂那里,上帝会保守我的,让他们为我祷告。

我爸笑着说:“你长大了,翅膀长硬了,我管不了你。你要是真的想去,一定要防护好自己。”我知道他的笑里,大部分都是哭的。接下来培训的过程中,直到第二天出发前,我一直和父母保持联系,让他们放心。有两次,爸爸都是哭着发过来语音的。

在女朋友的支持下,我踏上了来武汉的路程。我们教会的人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消息,在各个群里鼓励我,为我代祷。我一路上特别感动,基本是哭着到武汉的。

到了武汉工作场所附近的一个宾馆,开了许多会,领导们一直教导我们要怎么做,怎么做。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有人讲穿脱防护服的标准。从这两天的实地观察来看,我们的工作环境还是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暴露的风险很大,前面的任务非常艰巨。不过,我们需要的物资和设备,领导一直都在协商,一步步解决。

我为什么要去武汉?我从小信主,在大学里真正明白信仰。那是我信仰状态最好的时期,我作为校园团契的负责人,联络弟兄姊妹、组织活动。也曾天天读经祷告,为了感情的事还做过很多次禁食祷告。但就是从遇到感情问题以后,我再也没有感受到上帝的同在。我清清楚楚知道,祂是位真神,一直与我同在,我的工作以及各样事情都特别蒙福,但是,到现在已经连续四年了,我就是感受不到在大学里祂对我的那份爱。

这次我选择来武汉,是因为我想再一次经历到祂,再一次更深体会祂的爱。而且,不管现在我能不能感受得到祂的爱,我都知道,这是一条正路,这是一条坚定不移的路,我要把这条路分享给哪些正在病毒中挣扎的人。因为我知道,很多人染上这个病毒,内心都很害怕,这正是他们需要福音的时候。

说实话,我自己心里也怕得要死。我是家里的独生子,而且我买了两套房子,一套用的父母的名字,我要是出了事情,父母那边我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虽然我还不至于立下遗嘱什么的,但我还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我出了什么事,我现在的教会、家乡的教会都会比我的父母先知道。我相信不管怎样,上帝会帮助属祂的孩子。

这段时间一直激励我的经文是末底改托人回复以斯帖的话,“你莫想在王宫里强过一切犹大人,得免这祸。此时你若闭口不言,犹大人必从别处得解脱,蒙拯救;你和你父家必致灭亡。焉知你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为现今的机会吗?”

我不知明天如何,但我知谁掌管着明天!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