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暗时刻,湖北燃起祷告的火

湖北宜昌:我是湖北宜昌的读者,除夕下午两点,宜昌市内公共交通、城际交通停止运营,大年初一早晨6点,高速公路、火车站、县际公路等开始封路,我们知道,宜昌封城了。但早在疫情爆发以前的1月1日,主感动我们四个爱主的姐妹,每天早上五点,在线上一起为我们的国家、城市、家庭守望。

我们每天告诉主,我们不是为了任何事来到祂面前,甚至不是为了祷告而聚在一起,而是为了一颗爱祂的心,为着主自己、祂的心意和祂的旨意把自己和家庭全然摆在祂的祭坛上。因此每天我们并没有带着具体事项来寻求主,而是把自己当作空空的器皿,完全摆在主面前,随祂按照自己的旨意来使用。信实的圣灵每天在我们的晨祷中做奇妙的工。晨祷将近一个月以来,我们的生命在翻转、与神与家人的关系也在翻转。

近日随着疫情的爆发,我们发现圣灵带领我们进入更深的代祷,每一天的代祷内容和方式却不尽相同。比如昨天早晨,我们以为我们需要带着忧伤痛悔的心来到主面前为国家、百姓和几座城市代求,但是圣灵却赐下喜乐的灵,让我们完全在敬拜中为疫情祷告,因为祂是在全地掌权的主。其中一位代祷者在祷告过程中,圣灵一直在里面提醒她一句话,“喜乐的心乃是良药”。

今天早上,主首先赐下一首赞美诗《全能的创造主》,在这首歌里我们进入美好的敬拜。慢慢地,圣灵却带我们进入很深地为国家、城市和百姓认罪悔改、求主医治怜悯的祷告中。我俯伏在主面前泣不成声,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为着骨肉同胞倾倒在主面前。圣灵一直提醒另一位代祷者“敬畏”两个字。我们知道,圣灵要我们为我们的国家和同胞有敬畏神的心来代祷。还有一位代祷者在祷告中,不自觉地为我们的居民当中因为封城被搁置在某个地方无法回家以及随着疫情爆发而来的愤怒情绪来代祷。

圣灵的带领很全面,为医疗物资、为医护人员的安全、为医学科研的进展、为百姓中散布的恐慌、为确诊或疑似感染的病人、为疫情中的春节以及疫区的每个家庭等等,求主完全掌权。我们深知自己不能,更在祷告中深知,神爱中国,神爱每一个中国灵魂。

这几天每天晨祷之后,我们几个人会有一点交通。今天交通时,发现神给我们一些同样的看见。比如,我们看见,因为疫情和封城,我们不能在春节期间走亲访友、吃吃喝喝,而是被迫留在家里,和家人呆在一起。神借着这样的环境让我们回归家庭、重建和家人的关系、享受与至亲相处的美好时刻。

同样,因为疫情,我们无法到教会聚会和敬拜,但神却可以兴起我们在家中的敬拜。我们也发现,虽然每天微信、微博上各种关于疫情的说法满天飞,人们谈论的都是疫情,但是我们几位内心却有一个不能震动的国,被一种很深的平安所包裹,以至于没有任何东西、任何负面消息可以把我们的平安夺去。我们相信这不仅是因为我们自己借着每天的晨祷与主联合,更重要的是,祂的确是那位洪水泛滥之时仍然坐着为王的神。

到天一亮,神必帮助这城

湖北天门:身在武汉周边,已经好几天没出门了。从武汉封城开始,一家人每天晚上会围坐在一起读《圣经》,一起为这地祷告,在祷告中得力,也被神的话语安慰,心得平安。我们的头发都已经被数算,若上帝不允许,一根都不至落在地上。我们是如此贵重,祂必看顾我们。家庭祭坛也因此建立,很感恩。

湖北仙桃:武汉封城后,乡镇却没有任何举措,像是身处两个世界。手机里疫情不断告急,身边人却与平常无异。我只能不断向父母强调情况的严重与危急,心里十分担心家人外出。因为脑梗后遗症出院不久的爷爷却因为不能出门,在家开始整天播放《圣经·创世记》。我家除我以外原本没有人信主。我在为爷爷的祷告时心里慢慢平复,明白神在坚定我的信心。

但是看着不断攀升的确诊与死亡数据,前线的崩溃与物资紧缺,非常揪心与煎熬。自己祷告后还是无法平静,也无法做其他事。我需要和肢体一起祷告。于是微信连线了平日里常常约着一起祷告的姊妹们,一同为武汉祷告。当我问有没有人想要连线祷告的时候,连信主不久的小羊都一同摆上。除夕一整天几乎都在与弟兄姊妹连线祷告,神给我们很大的安慰和回应!连线祷告时父母与我只有一门之隔,他们听到了也没有阻挠。至暗时刻,回想神在历史当中的作为,深深体会急难中更要切切仰望神,愿主成就祂的美意!

湖北赤壁:当疫情肆虐,泪水蒙住双眼,禁食祷告恳求上帝为千万人存留慈爱:认自己对神的亏欠和家人所犯的罪,认本土、本省、本国人拜偶像的罪;亚伯拉罕为所多玛、蛾摩拉代祷,这城若有义人或短了五人,你也不灭这城;求主赐智慧造药物根治病毒,医治武汉、国人背道的病,求主看顾医护人员,他们的生命何等宝贵,是照着你的形像造的;唯有儿女的心转向父,父的心转向儿女,才不会咒诅遍地;人人敬畏上帝,保全生命,忍耐等候的必然得救!

辽宁读者:神在其中,城必不动摇;到天一亮,神必帮助这城。(诗篇 46:5)

河南商丘:神将患难许可给我们定有祂的旨意,耶和华坐着为王直到永远。在没有指望的时候,因信仍有指望。当启示录所说的在一个一个应验的时候,真的有点害怕,害怕灾难,但是又真的很盼望主来。我们需要悔改,更强烈地祷告,为万国万民代祷,他们需要福音,需要耶稣。愿我们更多担当,为主多得灵魂。不要怕,只要信!阿们!

她看这个世界比我通透多少倍

读者Esther:尽管每天被更新播报的感染数据刷屏,身边的同事在最后一刻放弃回老家厦门,劝我也别回去,地铁、高铁上人人戴着口罩,我还是在除夕踏上了返乡的路。工作上的事情已经够闹心了,加上父母年事已高,我能做的并不多。我想神不会给我过重的担子。灵里的“福”(与神和好)耶稣已经替我成就了,在火车上默想神的话让我感受到灵里的平安真的可以带下心里的平安,这种体验让我感恩流泪。当我穿过晃动车厢中的乘客去接水的时候,我大概是那节车厢里唯一感觉美好到流泪的返家儿女。有天上的家可盼望,有地上的家可回,夫复何求?

浙江读者:早上打开公司管理群,大家都在讨论昨晚发生的事件,都在谴责武汉人,甚至说“防火防盗防武汉”,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那种熟悉的被排挤感涌上心头,比疫情更可怕的是人心。当年,主耶稣没有厌弃麻风病人,而是靠近他们医治他们,今天我该如何做才是求神的荣耀呢?

湖北读者:今晚和奶奶、姑姑、妈妈一起祷告,爷爷也在场安静地听。前面姑姑和妈妈祷告时感动还不强烈,当奶奶祷告时,她口中的每句话都带着十足的信心,特别坚定,特别有力量!她已经信主三十多年,小时候没读过几年书,但她自己坚持读经很多年,我读中学的时候她会问我一些字怎么读。她常常一个人在房间祷告,风雨无阻去弟兄姐妹或病人家中和医院里祷告,虽然她在教会并没有什么职分。今晚她的祷告句句铿锵有力,那么笃信,好像她就是在和神交谈,虽然谦卑,但在神面前却信心满满!和我平时祷告中那种虽然信但却信得不完全,虽然求但却求得不敢有把握的状态,完全不同。我真的每句话都只想不停地Amen!

在祷告中,她甚至提到,她愿意归回天家。她没有妄求,她的认罪、为世人的罪省察真的让我很感动。一个几乎没出过几次县城,从来不用手机的老人,看这个世界比我通透多少倍呀!她希望我们中年一代可以被建造,青年的一代可以兴起发光,而他们这些70、80、90岁的人,哪怕现在神让他们归天家或是承受应有的结局,她都坚定相信神绝不会做错一件!她的祷告内容我记不全,没办法一一和大家分享,但我想把我的感受和大家分享,真的期盼我们可以像跟随老人家的脚步、学像主的样式。

浙江读者:我是一名90后的基督徒,这次疫情是我从出生以来遇到的离我最近的一次面对死亡的经历,也是第一次如此恐慌。以前虽然常常遇到事情依靠上帝,但我知道自己其实很小信,我很难相信上帝真的可以医治疾病。直到这次遇见冠状病毒,各种负面消息让感觉无力,常常把结果往最坏的地方想。恐惧把我带到神面前,真的跪下来认罪祷告。开始我不知道说什么,慢慢心里的不平安变成止不住的叹息和忧伤,为了这片土地和民众认罪,真的已经快说不出话了,只是流泪。没想到,祷告完心里却有很大的平安,我相信我虽然不好、小信,但是神倾听真正呼求祂的祷告。

江西读者:做梦都想不到,这次的疫情会这么凶猛,影响会这么大。正当我们以为平安的时候,以为稳妥的日子,瘟疫就突然来到,猛然临到武汉,波及全国。我们为着武汉以及各地被冠状病毒感染的病人,求神怜悯,使他们得着良好有效的治疗,更使他们有机会听到、并接受耶稣基督平安的福音。为着奋战在疫区一线的医务人员祷告,求神保守他们不被感染,更能高效率地医治病患、控制疫情。为着在疫区的同胞祷告,求主保守他们不被感染,而且生活供应不会缺乏。求神赐给官员智慧,调度有方,尽快控制疫情,稳定秩序,保障平安。

我们不但为着这些事祷告,更要为着神的旨意祷告。疫情虽然是可怕,但是更可怕的,是人不敬畏造物主、藐视神,更可恨的是罪恶和私欲,更最可悲的是,人们对神的麻木和弃绝。求主带领我们在这个举国惊惶的时候,经历耶稣基督复活生命的大能,在这个人人惧怕的时候,为复活的基督作美好而有力的见证。

耶和华坐着为王直到永远!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