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内在美透过你的容颜

有个外地的小姐妹在微信上告诉我,她几个月前做了医疗美容。但做完以后,觉得还不如原来好看,好像大了几岁似的。

她懊悔不已,非常痛苦,几个月来寝食难安。她希望我能为她祷告,求主再恢复她以前的样子。

小姐妹给我发来美容前后的照片。她在美容前说不上是一个丑女孩,而美容之后也不是像她所说的那样难看。二者之间最大的区别是,美容后的脸上挂着烦恼。

我让她先在神面前做悔改的祷告,我也会为她祷告,求神成其所愿。但我更求主加添她的信心,让她因为主而满足喜乐,愿主荣美的光辉照亮她的灵魂,也愿这样的光辉透过她的外貌,展现在众人面前。

神创造宇宙万物充满奇妙,世上找不出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同样,也没有两个人拥有完全相同的外貌。上帝给每个人不一样的容貌,都有祂的美意。当一个人认识神以后,便会对自己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当一个人对神充满信心,也会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

我不是反对基督徒美容,但美容要适度,更不该在自己的身体上大动干戈。我们应该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美。提摩太前书说:“愿女人廉耻、自守,以正派衣裳为妆饰,不以编发、黄金、珍珠和贵价的衣裳为妆饰,只要有善行,这才与自称是敬神的女人相宜。”(提前2:9-10)

主内姐妹更该看重自己的信心,而不要攀比外在的容貌。所罗门说:“妇女美貌而无见识,如同金环戴在猪鼻上。”(箴11:22)先知亚古珥说:“艳丽是虚假的,美容是虚浮的,惟敬畏耶和华的妇女必得称赞。”(箴31:30)在神的眼里,才德的妇人比珍珠更有价值。

在民国历史上,像一群女子散发着特殊的气质,直至今天依旧为人称道。如林巧稚、林徽因、凌淑华、苏雪林、谢冰心、冯沅君、宋氏三姐妹等人,她们莫不经受过教会学校的塑造。就拿谢冰心来说,虽然相貌平平,却信仰虔敬,在其笔下流露出清澈安静的气息。她的婚姻也蒙主保守,平静而幸福。

在带有自传色彩的长篇小说《简爱》中,英国作家夏洛蒂·勃朗特塑造了简爱这一光彩照人的形象。简爱没有美丽的外貌,却因为信仰而有足够的自信。在小说中,面对庄园主纠结的爱,她说过一段掷地有声的话:

你以为我贫穷、相貌平平就没有感情了吗?我向你起誓,如果上帝赋予我财富和外貌,我会让你难于离开我,就像我现在难于离开你一样。我不是根据习俗、常规,甚至也不是血肉之躯同你说话,而是我的灵魂同你的灵魂在对话。就像我们两人穿过坟墓,站在上帝脚前,因为我们是平等的。

草会枯干,花会凋零,人外在的美貌虽然会枯萎,但内在之美却不会丢失。

俄罗斯诗人库普里扬诺夫在一首诗中写道:“我的脸上刻着所有我爱的人的脸,谁能说我丑呢?”显而易见,内在的品格可以影响一个人的外貌。一个人心怀嫉妒仇恨,可以使自己的容貌扭曲变形;一个人内心深处藏着爱和盼望,可以让自己的容貌变得更为可爱。

对于一个虔敬爱主的人来说,即使在年老的时候,他(她)的灵魂也照样散发出美丽的光辉。如叶芝在《当你老了》中所写的那样:

多少人爱过你昙花一现的身影

爱过你的美貌,以虚伪或真情

惟独一人爱着你朝圣者的灵魂

爱你衰老的脸上岁月的留痕

惟敬畏耶和华的妇女必得称赞。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