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该生气的是谁?​

“夜来风雨声,家家小火炉”,10月底《境界》关于情绪“小火炉”的互动话题发出后,大家反应迅速。原来读者家人中隐藏了这么多与暴脾气实战多年的高手,只不过“门派”不同、“功力”各异,有人已经到了无招胜有招的化境,有的入门不久,还在拳拳到肉的叫痛阶段。

每一位与脾气肉搏过的人,都有一个类似的体会,脾气虽说是我的脾气,但它的的确确不受我的掌管,“莫名其妙地好像被一种力量控制了”。“忍不住”、“忍不了”,是本次互动中的高频词汇,正如一位读者说的,“我太难了,我要原地爆炸了”。

“在刷快手抖音的时候,脾气好像藏了起来”,但时机一到,找到一个突破口,脾气就像地下的岩浆以每秒数百米的速度喷出地表。一位北京读者无奈地说:“恨不能拔着自己的头发离开地球。”另一位读者则带我们回到地面:“真希望有个专家可以治愈暴脾气这种病。”

只有一位来自呼和浩特的读者家人,说自己几乎从不发脾气。继续读下去,她说:“我很小的时候就知道,没有人能允许我发脾气、接纳我的情绪。这个事情后果很严重。小时候父母经常吵架,我以为他们吵架是因为我,所以非常小心翼翼。我的安全感很低,很敏感,很在意别人对我的看法,所以也知道对任何朋友发脾气的后果都是我不能承受的。……但最近我发现了一个发脾气的好途径,就是对公司的客服们发脾气,因为我是消费者,他们不会报复我。”原来她也有苦衷,她说自己的“好脾气”来自惧怕。

生气心法大全

坏脾气好像灵魂的疮,向它妥协换来的只是更大规模的溃烂。要治疗脾气这种病,可能需要先观察一下是什么事让我们怒发冲冠的。大致归纳一下读者们的几种“气法”——

气老板。“我对我的其中一个领导发过脾气,因为从他那里我从没得到过认可,他非常固执,听不进意见,总把我摆在对立面,还不尊重别人的时间和劳动成果……其实每次和这位领导的争执极其让人难受。我始终在这件事上没有胜过,每次都会火大、委屈,最后又自责,觉得自己又掉进魔鬼设的陷阱里毫无长进,但另一面又觉得这么不尊重人的领导,我凭什么要让步?导致我现在都抑郁了。”

气配偶。“坐了一下午车让老公来接站,他说在东边等我,结果我记错了方向跑到北边……几通电话打下来两个人都生气了,我忍不住发火,心里委屈得不得了,拖着病体一身疲惫还得再去找他……走在路上不忘在心里数落,这样不细致的男人,做事总是离着自己预想的差一步,真让人生气!”

气孩子。“辅导上一年级的大宝,情绪常常失控,打、骂、撕书齐上阵,每天晚上整栋楼都是我吼叫的声音。冷静下来又生自己的气,每次都告诫自己不要再对孩子发火了,一次又一次靠着自己去悔改,不但做不到,甚至有时变本加厉,越来越厌恶自己。”

气学生。“我已经尽量克制自己,但昨天还是被一个学生气得失眠。其实我对他不差,可是这种学生,时间久了谁愿意爱他?我为什么要忍他?我为什么要助纣为虐?说实在的,这种没有家教、捂不热的学生既让人气愤又让人心寒,觉得自己的好心被践踏在地上。”

气室友。“和室友总是因为一些小问题争吵。冷静后,本想快点睡觉,反而更睡不着,自己心里很有责备……第二天还是主动发信息给她,我对她说,要是下次我控制不住脾气,你就对我说‘柔和的舌头能折断骨头’。”

怒气不会自行消失,“信主”也无法带来一夜治愈的神迹。一位湖北读者坦言,“我的脾气是信主后渐长的。妈妈说我以前能好好说话,现在说都说不得了。在教会服侍,与牧者意见不合,我拍桌子;在学校,学生违纪,我一个巴掌打过去……”

“昨天上课,自己再次对着学生大吼。我在教会主日学教孩子圣经时,几乎从不发脾气,即使有的孩子很调皮,我似乎要保持一种榜样。但在学校上课时我就没了耐心,嗓音不自觉就大起来,好像不用我做榜样,反正又不是教属灵的知识。这让我看到自己的问题,太虚伪了!”

教会里也有风浪。一位新加坡的读者说:“我在一间教会带领敬拜,教敬拜的老师说我不谦卑、不受教。因为有分歧,所以总是争吵,每次我都很难受。上个星期三我又跟老师发了脾气,而且严重到我需要大哭才能化解情绪。我认真检讨自己,我的坏脾气是带敬拜的障碍吗?其实在生活中,我已经很少发脾气了。连儿子都说我像变了一个人,好像棉花。我非常郁闷,无法压抑自己的怒气,怀疑老师是要赶我出教会,才故意一直说我。”

孩子的样子和我那么像!

“风随着意思吹,你听见风的响声,却不晓得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坏脾气似乎也是这样,我们不知道它什么时候开始与我们如影随形,不过好像在记忆之初它就已经出现了。坏脾气在代际之间的粘贴复制,对很多人来说都是实锤。

“不是想推卸责任,但我依然认为原生家庭的影响占很大比例。我和我老公都是在父母火爆脾气的蹂躏中长大的……从小到大,我最讨厌妈妈发脾气,不愿意再做第二个像她一样的妈妈。恍然间我才发现,自己不知不觉早已成为了我最不想成为的那个人。”

常常是孩子提醒我们问题的严重。“宝宝快四岁了,不知道从啥时候开始会朝我翻白眼,稍有不如意就会竭尽全力发脾气,而且很长时间都哄不好。最近越来越发现怎么跟我吼他的样子和语气那么像,我开始反思自己。我也算是个火爆脾气,宝宝做错事情或者故意跟我作对时,刚开始我还能温柔开导,好话说尽、道理讲完,到了让他认错的环节他就开始不说话。这让我的火气一下子就窜上来,开始大声吼他,有时还会打屁股,但他任凭我打,绝不开口认错。为此我很苦恼,也很害怕,孩子真的是被我吵成这样了吗?”

另一位母亲说:“孩子还小,老公经常不在家,我一个人在家带孩子,基本上把所有的情绪都发泄在幼小的孩子身上了。信主也有几年了,越来越认识自己的罪性,没有哪一天不对孩子吊吊嗓子喊两声的。现在孩子长大了,我似乎看到了我顺着情欲撒种而收获的果子。9岁的男孩,不高兴的时候跟我一样扯着嗓子吼。这还不算什么,真要生起气来,呼天喊地、满面狰狞、歇斯底里、满地打滚。每每遇到这一幕,我似乎看到怒气像一张大网将这个孩子死死网住,心中真是五味杂陈。到底是我伤害了他?还是罪伤害了他?”

洛阳一位读者家人则回忆起自己的妈妈。“妈妈非常强势,什么都得按她的意思,不然轻则挨骂,重则唠叨很久,非把对方气到不行才罢休。”在这样家庭长大,他的心“变得很刚硬,很悖逆,同时也很受伤害,总想早日摆脱”。大学时他信主了,脾气渐渐改变,但假期回家时却在妈妈的唠叨中再次爆发,“我抱怨她的脾气给这个家庭和我带来的伤害,争执声越来越大,我抱怨一句她怼我好几句。那一刻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随手拿起一把剪刀说你弄死了我算了,因为在她眼中我就是不争气没用的人,这种咒诅深深伴随我的童年直到我信主好几年。”

一把剪刀,或许可以结束生命,却剪不断脾气。在读者们敞开的心事背后,我们几乎可以听见保罗的话语声——“我真是苦啊!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

你的脾气为什么会改变?

深入反思的读者发现,“怒气背后是没有被满足的需求。我们的直接需求和隐形需求没有被满足时,就会开始积蓄情绪,只不过不知道哪件事情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而已。所以不让每一个小的情绪积累下来,及时交托很重要。”另一位云南的朋友所见略同,“多数时候的发火都是因为某人事物‘违背了我的旨意’,我觉得控制欲应该是根源。”“其实这也反映了自己内心深处的焦虑、恐惧和无能。”一位广州读者补充。

人会为自己的怒气寻找最正当的理由,例如“正义感”。但诚实地说,基于正义感的怒气并不是我们的日常。当然我们很容易找到别人的错误,但让人痛苦的是,我们明知自己发怒的程度远远超过了对方的错误所应该承受的。我们愤怒,即便是因为孩子犯错而愤怒,常常并不是为了别人的益处,而是感觉自我价值受到损害、人格不被尊重、尊严被冒犯。

心理学家认为:“我们之所以会发怒,是因为我们觉得,身边发生的事是出于敌意而针对我们的,对我们构成一种威胁……我们愈是觉得周围的一切对自己不友好,我们遇到的令人不快的事情便愈多,……许多本来并不针对我们的事情会被解释为对我们怀有敌意的。……我们的自我价值感便会发生动摇,我们就会作出过激的反应,或许会采取攻击性的态度来对待一切。”我们以为自己是环境的中心,周围的信号都是针对我们的,一切都是有意的敌对,却没有想过,对方同样是一个自我中心的人,正沉浸在自己的梦想和挫折里。

一位深圳的朋友很诚实地说出对自己的关心:“脾气不能忍,身体会忍出毛病的。”爱会带我们走出自我,让我们有改变的动力。因此人的一生中,结婚是一次机会,如果我们对配偶的爱使我们担心自己的怒气会伤害对方,我们就有了改变的动力;孩子出生时我们又有了一次打怪升级的机会,如果我们对孩子的爱使我们不愿意用怒气对待他们的话。

亲爱的朋友,即使这些时候你都失败了,你却收获了很重要的一点:你比以往更认清了自己的真相。自我不值得死死维护,我们并不像我们所想象的那么无辜,我们的自我在上帝面前早已破产。如果认识不到这些,当有人告诉你,耶稣已经为我们的罪而死在十字架上,你基本上是无感的。祂死了,关我何事?我们是需要被原谅被饶恕的那个。在我们还是罪人的时候神就舍命爱了我们,不需要我们的任何回报;我们就明白,神不是因为我们完美才爱我们,祂完全接纳的爱为你我的自我价值建立了牢不可破的根基,是其他人的任何行为和言语都不足以损害和隔绝的。

人的真正改变只会因为爱。现在,我们就站在神舍命的爱面前。如同一位北京读者在一次旅行中的领悟——“我们经过三个半小时的车程终于到达景区,领队却只让停留半小时。我叫先生去问问,先生却叫我服从安排。这一下子就激怒了我!虽当众不好大声发脾气,就故意不理他,不跟他走在一起,无视他的存在……正在我怄气的当口,忽然想起摩西带领以色列民,不就像一个领队率领一个超大旅行团在旷野长途跋涉吗?里面全是像我这样不满不服不理解的队友。这就是我们真实的生命光景,我们都是坏孩子,每时每刻都需要主的保守与及时的拯救,不然倒毙旷野就是分分钟的事……我赶紧小跑追上先生,向他道歉。”

“在想要动怒时,提醒自己我看到的这个人可以被接纳和理解,因为我和他是一样的。想想上帝怎样饶恕了自己吧!”一位读者朴素而睿智地抓住了这一点:“我发现与神的关系近一些的时候,脾气就好些;与神的关系远一些的时候,脾气就恢复本相。所以不是环境的问题,不是人的问题,而是自己与神的关系问题。”

只有在与上帝的关系中才能找到“我”的正确定位。那位拨打客服电话发泄怒气的内蒙读者,最终学会了不是讨好人,而是“为了不得罪神,我正改掉怒气的毛病。面对一些不公的事情,也会有委屈、伤心、生气。但这些情绪我只和耶稣倾诉,直到内心所有的情绪得到释放,得到圣灵的医治。其实我感觉这世上最应该生气的是上帝,有我们这么一群悖逆的儿女,如果我是神早就把人灭亡N百次了,但神仍然以慈爱怜悯对我们。圣经说,‘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想到这很多事情就释然了。”

如果我是神早就把人灭亡N百次了,但神仍然以慈爱怜悯对我们。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