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愿成为你手里的一本书

今天有点空闲,收拾了一下书橱。当我整理着一本本花费心血淘来的书,忽然想起了孙犁先生。

朋友们都知道我是一个爱书的人,从小就喜欢买书看书,几十年来也收藏了不少书。但与孙犁先生对书的爱相比,实在是相差太远了。

孙犁先生不仅喜欢买书看书藏书,而且真心爱护自己手里的每一本书,给每一本书都包上书皮。

他的书曾被造反派全部查抄,后来发还了一部分。对这些残存的书,孙犁先生非常珍惜,给它们一一包裹了新装。

我好像看过一张孙犁先生包书皮的照片。桌子上放着剪刀、胶水,老先生端端正正地坐在桌子前,正在给一本书装上书皮。他的神情非常庄重,像是正在做一件非常重要的工作。

孙犁称自己对书有一种长期积累的职业性爱好。一接触到书,就会把一切都忘了,非得把书弄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才觉得是至上的愉快。

他在《装书小记》中写道:“每逢我坐在桌子前面,包裹书籍的时候,我的心情是非常平静,很是愉快的。一个女同志曾说,看见我专心致志地修补破书的样子,就和她织毛活、补旧衣一样,确实是很好的休息脑子的工作。”

记得我们小时候也有这样的习惯,给刚发下来的课本包上整整齐齐的书皮,手巧的同学还能包出角来。包书皮的材料以报纸居多,也有一种灰色的牛皮纸。新书包上封皮,显得整整齐齐,拿到手里有一种成就感。

但我的手比较笨,包出来的书皮不好看,也就没养成包书皮的习惯。我的藏书中有些已经破损了,也没有想到给它们包上书皮。说实话,这些书跟着我的确受了委屈。

而孙犁先生对书的爱护可谓一丝不苟。他在1994年1月20日给友人的信中说:“我近来的工作是:每天站在书柜前,观察包扎旧书的报纸,如有太脏太旧,则取出重新包装之。”

在一篇文章中,孙犁先生还写出了对付书顶变黑的办法:“铅印平装或精装,立着放久了,书顶即变黑,整治之法:用细砂纸打磨之,就干净多了。我近用此法,整修商务旧版书多种,颇为得意,也证明我爱书之情,至死不渝了。”

不仅如此,孙犁先生还给每本书的书衣上写上题跋识语,虽然字数不多,却别有情趣。久而久之,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文体---书衣文录。

而今,孙犁先生已去世多年,那些留着他温存指痕的藏书呢?

博尔赫斯曾把天堂想象成图书馆的模样,可是,地上的书岂能进入天堂?进入天堂的只是上帝子民的灵魂。

我想,在上帝眼里,我们都是祂所爱的一本书吧。祂细心读过每个人的事,也珍惜爱护每一个灵魂。

我甚愿成为上帝手中的一本书。祂像爱书的人修复书籍一样,为我缠裹损处,修复创伤,去掉污秽,给我披上祂爱子的义袍。

我的灵魂时时感受到那双手的抚摸。在我的人生故事里,处处留下祂的指纹。

我时常想,自己是何其有幸,能成为上帝手中的一本书。更为欣慰的是,这本书要被收藏在天堂里,永不失落。

祂像爱书的人修复书籍一样,为我缠裹损处,修复创伤,去掉污秽,给我披上祂爱子的义袍。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