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人都该有一个最隐秘的场所

从梦里醒来的时候,还不到五点钟。窗外一片漆黑。屋子里十分安静,家人们香甜地睡着。

我有晨起写作的习惯,所以起得要早一些。在打开书桌上的台灯之前,我先去卫生间洗脸刷牙,然后一个人悄悄地来到餐厅里。

先打开灯,环视一下餐厅的环境,随后把餐桌向旁边挪一挪。在窗户下面的暖气片旁边,铺好两张泡沫板垫子。灯熄灭之后,整个餐厅重又陷入到黑暗里。我一个人,静静地跪在垫子上。

这里又安静又暖和,而且不为人知,是我朝见主的隐秘之处,一个人和主说话的地方。

谁也不知道,这个略显狭窄而有些凌乱的地方---桌子上摆放着碟子杯子,几把椅子也随意摆在那里,保留着昨天晚餐刚刚结束时的状态,当我跪下的时候,这里成了世界上最宁静最辽阔的地方。

比大洋深处的海水还要安静,比大地之上的天空还要辽阔。因为在这里,我见到我的主。

1991年11月,作家杨腓力随美国基督徒友好使团访问莫斯科,一位东正教会的神甫带领他们参观一所监狱里面的小礼拜堂。

使团中的一个弟兄突然提出,想要在这里为犯人们祷告。这个要求让那位神甫犹豫了一下。他走进祭坛后面的房间。拿出“除去忧伤的圣母”,并把圣像支了起来。他又拿出两个烛台,两个香烛碗,费劲地摆放在那里并点燃蜡烛。

随后,这位神甫脱下帽子和外套,小心翼翼地将金色的袖扣扣在他黑色的袖子上,又在自己的颈项上搭上一条金色的圣带,戴上金色的耶稣受难像。他非常小心地将一顶式样特别的头饰戴上。在作每一个动作之前,他都要停下来亲吻十字架或下跪。最后,他终于可以祷告了。

祷告的时候,神甫照着一本礼拜仪式的书吟唱,那本书支放在一个架子上。为了让友好使团的人加入“祷告”,神甫不时停下来教他们几句俄语。

杨腓力觉得,通过神甫、圣像这些中介,上帝已经变得遥不可及。他想,那些犯人们回到牢房之后,如果需要祷告,神甫会不会也为他们安排这一套繁文缛节呢?在牢房里,那些犯人是不是敢直接来到上帝面前,用耶稣所用的简单的日常用语来祷告呢?

耶稣论及祷告说:“你祷告的时候,要进你的内室,关上门,祷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报答你。”

在耶稣眼里,祷告根本不需要繁琐的礼仪,只需要“进入内室”。所谓进入内室,就是打开自己的心门,远离尘世的喧嚣,让上帝进到你的生命最深处。

耶稣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打通了天父与人之间的隔阂,让每一个信靠祂的人可以来到天父面前。

每一个基督徒都有一个朝见主的隐秘之处,这个隐秘之处或者是书房,或者是卧室,或者是任何一个小小角落。

一个爱主的基督徒,随时随地都能找到朝见主的隐秘之处。哪怕是在嘈杂的集市上,哪怕是在幽暗的牢房里。

这个隐秘之处,风可进,雨可进,国王不能进。进入这个隐秘之处,便会拥有谁也无法夺去的自由。

每个人都该有一个最隐秘的场所,每个人都需要面对至高的主宰。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