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头的那家山西面馆

我老家的村庄离市里有几十里路,回家的时候要路过一个小镇。镇子的东边有一座桥,在桥的东侧路南,有几间简陋的平房。两年前,这里开了一家刀削面馆。

这家面馆的老板我认识,是一个山西人。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没有开这家面馆。

他的手艺很不错,曾在一处繁华的地方开了一家面馆,但后来被老乡霸占。他后来通过朋友认识了我,问我这件事应该怎么办。

我给他拿过主意,无非是报警啊、找律师之类。但他恨得牙痒痒,显然不接受这些办法。他说,绕来绕去,还不如用自己的办法更直接。

我明白他所说的“自己的办法”是指什么,劝他不要心怀仇恨,这很危险。“怎么,他们霸占了我的面馆,还不让我仇恨?”他瞪大了眼睛,无法理解我的说法。

无论如何得先生活啊!他后来借了些钱,在那个小镇的桥头开了一家面馆。那个地方很偏僻,镇上的居民很少过来吃饭,他的顾客主要是一些过路人。

他过得很苦,不仅仅因为自己的面馆被别人霸占,就连妻子也不疼他,常常和他找过不去。

夫妻两个背井离乡谋生,还供应一个寄宿读高中的女儿。两个人非但不彼此怜恤,共渡难关,反而在一起斗气拌嘴,相互伤害,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有一次,我和妻子借回老家的机会,中途到桥头的那家面馆坐了一会儿,要了两份刀削面,我们的意思是要和夫妻俩聊一聊。

无奈那天中午吃饭的人不少,也没顾上说什么话。他的妻子看上去挺热情,推辞着不收钱,妻子费了半天劲才把账结了。

正月初四这天,也就是昨天中午,我忽然接到面馆老板的微信,问我下午有空吗,他坐公交车进城,想找我聊一聊。

下午的时候,我一个人在客厅里看书,看到窗外天色阴沉,像是要有雨雪的样子,正想他也许不会来了的时候,传来了敲门声。

我给他倒上茶,寒暄了几句。他直奔主题,提起了关于饶恕的话题。

原来前些天,我写了一篇文章《报复还是饶恕,一个至为重要的难题》,发在《诗意恩典》公众号上。没想到他认真读了,而且触动了他的思考。

这篇文章中提到了韩国电影《密阳》,这部电影中的女主人公因为不愿饶恕而发了疯。

他说,原来觉得饶恕自己的仇敌不可思议,看到这篇文章后才明白,饶恕仇敌就是饶恕自己呀。因为“你不饶恕别人的过犯,上帝也不饶恕你的过犯”,他随口说出了文章引用的圣经经文。

圣经上的话开启了他的心窍,他明白了自己也是一个罪人,而上帝饶恕了他,他也该饶恕自己的仇人。折磨了他几年的心结就这样解开了,他觉得一身轻松。

他告诉我,每当妻子惹自己动怒的时候,他就想:“你连仇敌都饶恕了,自己的妻子就不能饶恕吗?”

奇怪的是,当他饶恕了妻子,妻子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如今,夫妻俩再也不像以前那样常常吵架了,相互多了体贴和关爱。

压伤的芦苇祂不折断。上帝其实挺恩待他的,面馆的位置虽然很偏僻,但一年下来收入也不错,孩子也考上了大学。过年了,他带着妻子孩子转了商场,给她们买了新衣服。

坐了一会儿,他就起身告辞了。他和妻子好多年没有回家了,过年就住在小镇桥头的面馆里。

不过,这家面馆和以前不再一样了。以前,那是夫妻俩斗气吵架的地方,而现在却是彼此相爱的地方。哪里有爱,哪里就是家啊!

外面的云越来越厚,雨点眼看着就要落下来了。

当天空饶恕了寒冬,便会有淅淅沥沥的雨水落在城市乡村,也落在小镇桥头那家山西面馆的屋顶上。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