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春风似剪刀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这首儿歌般烂漫的《咏柳》诗竟是出自官居高位的贺知章之手,让人觉得似乎有些违和感,然而这首诗却与他“潇洒豁达”的个性极其契合。

695年,贺知章带着简单的行李和全族人的希望,从浙江绍兴一路向北,直奔洛阳求取功名。这一年,他梦想成真,不仅中了进士,而且被武则天钦点为金科状元,于是37岁的贺知章落户帝都,成为国立长安大学教授(国子四门博士)。彼时,朝廷内正是风起云涌的时刻。根基深厚的“正统派”,每天都在琢磨如何恢复李氏江山;气焰正炽的“拥武派”则站在武则天侄子们一边;“裙带派”的张氏兄弟也大权在握不容小觑。满眼望去全是大树和靠山,热衷寻找人生捷径的投机者和懂得审时度势的精明人——贺知章的不少同僚纷纷站队,寻找靠山和大树。贺知章刚入职场时已人到中年,他当然知道哪些是可以攀附的大树,他也可以去寻找一个登云梯让自己平步青云,这样便可以少奋斗许多年。那时,不少与他同期的官僚早已出尽风头,可贺知章却甘愿每天默默无闻地上班打卡、下班签到,踏踏实实做好手中的事。直到722年,64岁的贺知章依然是一名从七品小官,但是他并不为此焦虑,也不在乎别人鄙夷的目光,他只是埋头做好自己的事。当山崩、树倒,那些找靠山、攀大树的人都茫然无措时,贺知章却稳坐钓鱼台。正是那一年,唐玄宗把都城迁回长安,也把贺知章调入丽正书院,参与编书的工作。贺知章苦尽甘来,仅仅4年时间,他就从从七品的小官升为礼部侍郎,后来又做了正三品的太子宾客、秘书监,他用前半生的积累,换来了后半生的成就。

在才华并不稀缺、群星璀璨的大唐星空中,贺知章并不是最耀眼的那个,然而他豁达乐观的性格和勤奋踏实的作风便是他的“二月春风”,他用这把剪刀,为自己的人生剪出一片大好春光。这条路虽然艰难,却是最踏实的路。权臣、皇帝走马灯似的换,他的地位却从没动摇,在中央任职五十载,从未被贬,且得到每一位皇帝的赏识,如此经历在唐代官员中也是绝无仅有的,难怪有人称他为“大唐幸福教科书”。

人生无捷径,唯有努力和坚持。“信靠、顺服,此外别法全无,若要得耶稣喜乐,唯有信靠顺服。”(《赞美诗〔新编〕》276首)在神面前服侍所需要的信靠、顺服并不是消极坐等,而是包含努力和坚持,需要我们努力、坚持尽自己的本分。

《撒母耳记上》12章是先知撒母耳一篇深情的“卸任”演讲,在前5节的经文中,他呼吁上帝为他做见证,见证他手洁心清、正直无私的一生。在这公开引退的时刻,他做了一个非常美好的表白,这表白并不是出于骄傲,而是无愧人生的见证。

撒母耳是以色列民族从士师时期进入王国时代的桥梁,纵观圣经中关于撒母耳一生的记载,他的人生近乎完全:忠心、廉洁、正直、公义……在他的身上几乎没有任何破口。在那个“国中没有王,各人任意而行”的纷扰、混乱的世代中,他没有任何放纵、自私的行为,他的社会生活和私生活都光明坦荡、无可指摘。撒母耳不是那种预言长久未来的先知,他也没有以赛亚的天赋和口才,但他对那个时代最大的贡献在于他树立了圣徒的典范。从在圣殿中警醒聆听上帝话语的童子,到彼时深受百姓爱戴即将卸任的白发老人,这种持守不是一时,而是一生之久。撒母耳一生都委身于神的话语,委身于神的百姓,委身于神的托付!撒母耳以“一生委身”为二月春风,剪出一个圣徒的无愧人生,也为神的百姓剪出了一个崭新的时代。

二月,春风涤荡,你手中拥有什么,又可以剪出怎样的明天和人生呢?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