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病毒更可怕的是愚蛮

昨天是三九第一天,刮了三天的寒风终于停了下来,金灿灿的阳光照在住宅旁边的树林里。

中午回家的时候,看到两只陌生的小鸟在枝头上雀跃,发出婉转的啼鸣。这两只翠羽的小鸟好像是从南方刚刚飞来的,它们是春天的使者吗?

昨天下午,河北省召开疫情防控首场新闻发布会,发布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相关信息。从1月2日至1月8日10时,全省本土确诊病例127例(石家庄118例、邢台9例),尚在医学观察的无症状感染者183例(石家庄177例、邢台6例)。

来自江苏、浙江等地的医疗队已经抵达河北。这波疫情虽然来势很凶,但就目前来看,基本控制在石家庄的藁城和邢台市的南宫。

石家庄是河北省的心脏,心脏出了问题,全省也跟着人心惶惶,包括我所在的沧州。

上午,妹夫来家里串门,说他们小区已经开始封锁大门。但我所在的小区目前出入还算自由。

在朋友圈里,看到一个朋友发出这样一张照片,据说是某县的一个村庄。在这个村庄的路口,悬挂着一个横幅,上面写着:“出村打断腿,嘴犟打掉牙”。看上去让人不寒而栗。

谣言又开始出现。今天,看到天主教石家庄教区发出的一则声明:

有网传谣言称:“藁城小果庄是个天主教村,二十天前进行宗教活动,有多位欧美神父赶来参加,却没有采取任何防范措施,现在看就是这些传教士把欧洲病毒带来的……”更有名为“齐风鲁鼓”的微信公众号发布名为“石家庄疫情发生地藁城:遍布15座教堂”的消息,将疫情的流传与藁城天主教堂进行联系。

对此,我们声明如下:

1.小果庄、刘家佐村、南桥寨村均非天主教村,村中只有零星天主教信友。

2.小果庄、刘家佐村、南桥寨村内没有天主教祈祷所,不举办天主教宗教聚会,教友都到邻近的北桥寨参与正常的宗教活动。

3.截至今日,石家庄市确诊病例中只有一位天主教信友。

4.经与北桥寨两位本堂神父核实,自去年冬天至今,没有外籍访客。谣言所称的小果庄宗教活动、多位欧美神父参加为不实之言。欧美神父来中国,现在几乎不可能,即便可能,所有入境人员都要按照程序于指定酒店隔离14天,而且要有“双阴”证明才能入境。

5.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针对该疫情谣言,我们已报警,并保留追究造谣者法律责任的权利。

这些谣言是谁编造出来的?他们为什么要把病毒与教会和传教士联系起来?

在这个世界上,有比病毒更可怕的东西。

把瘟疫与教会联系起来,这样的谣言并非今天才有。清朝末年,就有人造谣说瘟疫是传教士带来的。更有甚者,说瘟疫是传教士的阴谋。

光绪二十八年,湖南辰州爆发瘟疫。有人造谣说是传教士派人在水中投毒,制造瘟疫,为的是让得病的人去医院看病。

不少人纠集起来,设卡盘查,如果有谁身上带着药物,就会惨遭乱棍殴打。

这时候,有人在一个寡妇身上搜出一包药。在众人威逼之下,寡妇称这包药是一个教民给她的。众人认为找到了传教士下毒的证据,开始围攻教堂,两名传教士死于乱棍之下,教堂和医院也被砸毁。

朝廷派要员调查,寡妇身上搜出来的药只是藿香丸而已,瘟疫爆发则是由当地环境肮脏所致。传教士的确往医院的水井中撒过漂白粉,实是为水消毒。最终,八名行凶者被处死刑,当地多名官员被问责。

针对关于传教士的谣言,晚清重臣张之洞说:“流言止于智者......慎勿以不智为海外之人所窃笑。”他希望当地的官员士绅能够教化百姓。

然而,官员士绅又有多明智?在那个时代,长期闭关愚民所造成的心智扭曲,比妇女裹足造成的畸形更严重。

而今,在防控卷土重来的病毒侵袭的同时,防范自己的心智免于死灰复燃的愚蛮更为重要。

上个世纪初的庚子年,这个民族已经有过惨痛的教训。在这个庚子年所面临的疫情面前,我们更应该保持警醒。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