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鸟儿飞到哪里去了?

由于市区运河景观带建设,我已好长时间没有来河边散步了。

前两天抽空来看看,发现我所熟悉的村落搬迁了,苗圃、菜园也都被推土机铲平。河边的树木几乎被砍光。触目所及一片光秃秃的景象。

随着许多树木消失了踪影,那些树枝上随处可见的鸟巢也不见了。举目仰望,往日那鸟儿飞舞的景象见不到了。那些鸟儿都飞到哪里去了?

这里曾是我非常喜欢的散步场所。那宁静古老的村庄、硕果累累的菜园、上百年的老柳树、雪后依然悬挂着红灯笼的柿子树......都让我备感亲切、流连忘返。

更让我喜欢的,是在运河两岸飞来飞去的各种鸟儿。这里生活着数十种鸟儿,有喜鹊、戴胜、野鸡、野鸭、麻雀、啄木鸟、野鸽子、小鷿鷈......还有许多我叫不上名字。堪称是鸟儿的乐园。

树上的鸟巢属喜鹊的最多,运河两岸最常见的就是喜鹊。传说运河边一个村庄里,一个人清晨被喜鹊的叫声吵醒了。他站在院子里,指着树上的鸟巢大声喊,嗔怪它们打搅了自己的睡眠。正喊叫的时候,一枚喜鹊的粪便甩到他的指头上。

还有一户人家,孩子出去玩的时候,从河堤上抱回一只掉出巢来的小喜鹊。在这户人家,小喜鹊渐渐长大,成了这个家庭的一个成员。小喜鹊每天和村里的孩子一起玩,看到地上的零钱,就用嘴叼回家来。

一个夏天的傍晚,夕阳映红了运河两岸的树梢。当我穿过一片树林往回走的时候,听到茂密的枝头不时响起扑棱棱的声音---那是归巢的鸟儿翅膀撞击树叶的声音。

这种鸟与人和睦相处的情景,恐怕在这里再也见不到了。

随着运河一段段被改造,那些由家家户户营造出来的千姿百态的自然风光,被一种统一的意志和规划替代了。在这种统一意志中,没有给鸟巢留下位置。因为树林消失了,被一览无余的草坪和钢筋混凝土的人造景观所替代。

上帝造人,让人管理自然万物,尽到管家之职。然而人类不满足管家的职分,更愿意以主人自居,不仅要给别人做主,还要成为大自然的主人。

人类按照自己的意志改造大自然,建设一片片炫耀的工程,全然不顾毁掉适宜动物的家园。

动物的家园能够被毁掉吗?上帝应许“狐狸有洞,天空的飞鸟有窝”(太8:20),当树木一片片被砍掉的时候,在至高者辽阔而温暖的怀抱里,飞鸟一定能找到自己的巢窠。

就像大卫诗中所写的那样:“在你祭坛那里,麻雀为自己找着房屋,燕子为自己找着抱雏之窝。”(诗84:3)

当飞鸟离我们越来越远,我们毁掉的其实是自己的家园。家园回不去了,我们的灵魂应该栖居何处?

在祭坛那里,鸟儿为自己找着巢窠。我的心里也有一个小小的祭坛,那是耶稣枕头之处,也是我灵魂筑巢的地方。

纵然树木被砍掉,鸟儿也飞远了,但我的灵魂却能安息于主的怀抱。这个世界纵然让我失望,我的灵魂却不会失去平安。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