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在追求幸福的同时毁掉了幸福

翻阅美国学者达林.麦马翁的《幸福的历史》,让我不得不对“幸福”这个的词重新审视。

幸福,是人人耳熟能详的词语,然而多少人明白它的真意?

在启蒙主义思想家狄德罗编撰的法国百科全书里,“幸福”这个条目写道:“难道不是所有人都有幸福的权利吗?”

启蒙主义以后,幸福被视为所有人在此生中都能追求的目标,是一种在尘世中应该得到的权利。一直到今天,幸福成了人们衡量人生价值的重要尺度。

为了追求幸福生活,人们绞尽脑汁,辛苦忙碌。幸福是看不到的,人们便把抽象的幸福化为具象的权力、财富、美貌等等,以为这些能给幸福带来保障。

权力果真能带来幸福吗?暂且不看身边那些接连不断跳楼的官员,单单看一下历史上功高盖世的亚历山大大帝吧。亚历山大一生叱咤风云,统一希腊、征服埃及,灭亡波斯帝国,建立了世界上最强大的亚历山大帝国。可是当他去世时,告诉手下说:“请把我的双手放在棺材外面,让世人看看,伟大如我者,死后也是两手空空。”

财富能够带来幸福吗?今年8月11日,天津市二中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华融原董事长赖小民受贿、贪污一案。2008年至2018年间,被告人赖小民直接或通过他人索取、非法收受相关单位和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7.88亿余元。

据《国家监察》披露:赖小民在北京某小区一处房产内专门藏匿赃款,他称之为“超市”。“超市”里黄金成堆、现金成柜,然而这些,也只是冰山一角。除了现金,涉案财物还包括大量房产、股权、名贵字画、高档汽车、黄金制品、名表、珠宝首饰等。这些财富不仅没能成为赖小民幸福的保障,反而成为把他压垮的重担。

很多女士认为美貌能给自己带来幸福,这个想法也极不可靠。别的不说,就说中国古代的四大美女西施、貂蝉、王昭君、杨玉环,哪一个拥有幸福生活?

在启蒙时代以前的数百年,人类一直把苦难看作是人类的自然境况,启蒙主义思想家却把幸福看作是人人都该拥有的一种自然权利。他们大声宣告说:“新时代已经来临,一个人若是不幸,只能怪他自己。”

他们认为,人类就是为了幸福而生,因此只要敢于追求我们所应得的事物,我们就应该幸福。“这种新式幸福观大力冲撞着挡在性快乐、物质繁荣、私人利益面前的种种障碍,简朴的快乐也被弃置一旁。”(麦马翁《幸福的历史》)

在人们世俗的欲望被煽动起来的时候,有一个人却保持了难得的清醒。他就是英国诗人塞缪尔.约翰逊。

约翰逊在1749年发表长诗《人类欲望的虚幻》中写道:“让我们以更宽广的视角,环视人类,从中国到波斯,留意所有辛劳忧虑,所有争吵纷争,观看世人繁忙、喧嚣的生活场景”,发现里面充满了骄傲、敌意、嫉妒、愚蠢,欲望总是不断引导人们向前,却很少让人迈向心灵平和。他藉着这首诗让人确信,尘世上的幸福都是短暂无常,终将化为尘土。

英国功利主义者普里斯特利宣称:“幸福乃是唯一本身具有价值的立法目标。”约翰逊对此回应说:“当我们发现幸福本身就是苦难的肇因,在对幸福的追求上,我们还有什么好期待的?”

约翰逊的说法不幸而言中,从希特勒到斯大林,他们都号称建设一个让人类永远幸福的国度,结果却给人类造成巨大的灾难。

幸福的确存在,但不该成为人追求的目标。当一个人把幸福作为奋斗目标的时候,往往会带来不幸的结局;当一个人反问自己是否幸福的时候,常常会蒙上痛苦的阴影。

约翰逊认为,启蒙主义对幸福观念的宣扬,会使人们背上一个可怕的重担,一种永远不可能完全履行的责任。在一个要求人人必须幸福的文化中,一个人要是不幸福,就会感到歉疚和懊悔。他的这种说法对于今天的人们依然是一种难得的警醒,事实上,今天的人们举步维艰,岂不就是因为身上背负着幸福的重担吗?

不要在这个世界企望永远的幸福;不要以幸福为名苛待生活;不要动辄就认为别人阻碍了你获取幸福的权利;不要为获得幸福出卖自己的灵魂。

幸福不该成为重担,因为幸福原本是来自至高者的奖赏。创造并主宰万物的至高者是幸福的本源,只有趋近祂的才会得解灵魂的渴望。

大卫王在《诗篇》中写道:“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祂是美善,投靠祂的人有福了!”(诗34:8)

在至高者那里有永远的福乐。如果人类只追求幸福,而背叛了上帝,就是毁掉果树而只想吃到果子。

就像达林.麦马翁所说的那样:“缺乏信仰的人一旦以宗教狂热的态度深信人类可以获得‘像神一样’的幸福,那么,他们以幸福之名而毁掉的第一个对象,就是幸福本身。”

幸福原本是来自至高者的奖赏!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