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安慰一个遭替换的人生?

据说杜鹃常常把蛋下在别的鸟巢里,它的幼鸟孵出来后,就把别的鸟蛋挤出鸟巢,自己独占资源。

那些挤出巢的鸟蛋有多么可怜、不知不觉的时候,它们的命运便遭到替换。

这种事情并非自然界独有,在人类社会中,也常常发生这样的悲剧。

多年以前,我所在的这个城市,一对夫妇把孩子抚养到二十岁,在一次偶然的检查中,却发现这个孩子并非自己亲生。

原来,当年母亲在医院里生孩子的时候,护士不小心把两家的孩子给弄错了。因为这件事,医院被告上法庭,还上了《今日说法》。

即使医院承担了责任,悲剧又怎能挽回呢?两个孩子的人生被掉包,其中的伤痛,又能拿什么来补偿呢?

这几天,山东考生掉包事件更让人触目惊心。

1997年6月,山东济宁市实验中学尖子班学生苟晶高考落榜。复读后,苟晶第二年高考再次落榜。

多年后,已经身为人母的苟晶才知道,自己1997年已经被北京一所大学录取,却被班主任的女儿冒名顶替。有人分析说,因为苟晶的档案已被提走,所以她第二年复读成绩即使再好,也没有被录取的希望。

大学两次落榜的苟晶饱尝人间劳苦。她骑着一辆自行车满大街跑销售,累得全身骨头疼,也曾被骗入传销团伙,幸亏及时逃出来。

苟晶后来选择对学历没有什么要求的电商,多年打拼之后,熬到一家童装公司的电商合伙人。

苟晶的父亲是一个老实的农民,在他生病去世之前,得知了女儿高考成绩被人顶替的遭遇。因为无力保护自己的女儿,老人备感痛苦和内疚。而当年,苟晶上初三的二妹虽然成绩不错,却选择主动退学,支持姐姐考大学。

她牺牲了自己的前途,却因为有人作梗,姐姐的大学还是成了泡影。

苟晶之所以被选中掉包,一方面因为自己与老师的女儿长得很像,另一方面,因为出身卑微,人家知道她难以得知真相,即使知道真相,也难以维护自己的权利。

幸而在人类社会之上,有一双公义的眼睛。对于那些作恶者来说,“人若怀里揣火,衣服岂能不烧呢?人若在火炭上走,脚岂能不烫呢?”(箴6:27-28)

像苟晶这样被替换人生的学生并非个例,在2018年至2019年的山东高等学历数据清查工作中,有14所高校公示清查结果,其中有242人被发现涉嫌冒名顶替入学取得学历。而据媒体报道,江苏疑有千余人顶替学籍高考,不少顶替者如今已是当地官员。

这样的数字实在让人震惊。在这些顶替者拥有的奢华人生背后,是多少被顶替者难以言说的苦痛。

人性是自私的,每个人都有利己主义倾向。但利己主义要有底线和尺度,不能突破道德和法律的界限。

这样的界限一旦遭到突破,社会秩序便会遭到无情践踏。这样的事情如果成为大概率,说明我们的道义已经千疮百孔。

人性的自私如果得不到制约,便会泛滥成灾,不仅会伤及他人和社会,也会伤及肇事者本身。就拿苟晶等人的顶替者来说,虽然看似拥有幸福生活,其实却活在虚假的人生里。

一个人的良心会成为自己罪孽的控告者,这样的控告会使其彻夜难安。即使一个人内心麻木,不会为自己的罪孽感到内疚,但绝不会逃脱终极的审判。

在英国作家狄更斯的名著《双城记》中,我们看到了另一种替换的人生。如果说苟晶等人被替换是源于人性的冷酷自私,《双城记》中的替换则是源于真正的爱。

如同苟晶和顶替者外貌很像,在这部小说中,英国律师卡顿和法国贵族青年达尔奈外貌也很像,而他们看中了同一个少女露西。

露西经过痛苦的选择,选择了达尔奈,感情挫伤的卡顿非常痛苦,但他依然爱着露西。

法国大革命爆发后,达尔奈的家族遭到清算。远在伦敦的达尔奈为了营救老管家,冒险回到巴黎,旋即遭到逮捕。因为父辈的罪孽,达尔奈被革命法庭判处死刑。

此时,卡顿来到了巴黎,他答应露西为了拯救她所爱的人不惜牺牲自己。他和助手混进了监狱,向达尔奈表达了要替换他的想法。遭到拒绝后,卡顿用迷药把达尔奈麻醉,让助手把他弄出去。自己换了达尔奈的衣服,留在监狱里,直至替他走上刑场。

愿意顶替他人以换取荣华的人很多,而愿意顶替他人去死的人却少之又少。后一种替换彰显了一种全然不同的价值观念,这是真正的爱。真正的爱是舍己的爱。

《双城记》之所以能成为名著,是因为人性虽然自私,但人们对高贵的灵魂有一种天然的渴望。

在卡顿身上,我们不是能看到基督的身影吗?祂来到这个世界,甘愿顶替人类的罪孽,让凡信祂的人从罪人的生命,替换成义人的生命。

在山东冒名顶替事件中,作恶者应该受到惩处,受害者应该得到安慰,但若非来自永恒的爱,有哪个受伤的灵魂能够得到安慰呢?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