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强大的帝国为什么会崩溃?

法国哲学家伏尔泰说过的一句话:“罗马帝国之所以崩溃,是因为地上根本就没有永恒的事物。”

罗马帝国以地中海为中心,横跨欧、亚、非三大洲,历经多次动荡,延续1400多年。然而即使这样庞大的帝国,终究有崩溃的那一天。

关于罗马帝国崩溃的原因,伏尔泰说的虽然深刻,但即使单单从哲学方面来看,也显得过于笼统。

在《前车之鉴》中,神学家薛华从价值观的角度,对罗马的崩溃进行了更为深入的剖析。

薛华打了一个比方。罗马人在欧洲许多河流上修筑了拱桥。两千年来,人和马车在这些拱桥上可以安然经过。可是如果有像今天的载重货车驶过,拱桥必然会倒塌。同样,任何国家或民族所依赖的价值体系,如果不是建立在比自己有限的本身更为坚固的基础上,结果也会这样。这些价值体系只能在压力不大时才站立得住,当压力增加,而又没有足够坚固的基础的话,就会崩溃。

在罗马帝国之前,希腊城邦制和罗马共和国先后崩溃了。薛华分析说,希腊人和罗马人曾试图把社会建立在他们的神祇上面,但是那些神祇都不够“大”,因为它们都是有限的,即使将他们所有的神祇放在一起,也不能成为无限。实际上,希腊人与罗马人心目中的神,只是比人多一些功能而已,基本上与人类没有多大分别。

薛华认为,因为他们没有无限的神,他们在理智上没有稳固的立足点。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任何够“大”或永恒的东西可与他们的思想和生活相结合。结果,他们的价值体系不足以担负个人生活和政治生活中的种种压力,将他们所有的神放在一起,也不能成为他们人生、道德、价值和最终抉择的基础。这些神都依靠那制造它们的社会生存;社会崩溃,它们也随之倒下了。

一直到今天,希腊和罗马神话中的神祇虽然还能在一些故事中找到,但它们只是研究古代历史的资料,或者是人们消愁解闷的谈资而已。这些神祇对人的生命有什么指导吗?对现代人的生活还有任何影响吗?

除了多神论以外,罗马帝国另一大精神资源就是皇帝崇拜。从奥古斯都开始,皇帝不仅掌握着政治军事大权,而且也拥有祭司长的尊号。在皇帝死后,还会列入神的行列。对皇帝崇拜作为一种制度延续下来,崇拜皇帝成为全体人民必须尽到的义务。一个人的能力毕竟是有限的,虽然这个人贵为皇帝,也难以成为支撑整个国家的稳固基础。

在罗马帝国时期,因为基督徒不崇拜上帝以外的神祇,也拒绝把皇帝当成神崇拜,所以屡屡遭到帝国的逼迫。几任罗马皇帝试图铲尽教会,把基督徒斩尽杀绝。如今,罗马帝国早就土崩瓦解了,而基督教会却一代代发展壮大,遍布世界各地每一个角落。

与罗马帝国相类似,基督教会在前苏联也遭到极大的逼迫。布尔什维克认为宗教是麻痹人民的鸦片,应该彻底予以消灭。在无神论的旗号下,苏维埃政权逮捕神甫、摧毁教堂,逼迫教民退教。在苏联长达60年的统治中,迫使2500万人脱离了东正教。

屈指算来,苏联已经解体29年了,东正教会在俄罗斯却日益复兴。2009年,俄联邦作出决定,在军队当中恢复宗教机构,设立神职人员。2011年夏天,俄罗斯国防部科学研究中心调查显示,拥有宗教信仰的军人占到总数的70%,其中绝大多数是东正教徒。

就连俄共也摈弃了无神论,约有三四成的党员拥有东正教信仰。俄共总书记久加诺夫说:“以任何形式打击和侮辱宗教以及教徒的做法对俄共来说都是不能接受的。因为一个社会如果没有精神支柱,如果没有价值观念,如果没有理想和道德规范,那这个社会将无法存在下去,更谈不上发展。”

一个国家如此,一个人不也是这样吗?

“人心里怎样思量,他为人就是怎样?”(箴23:7)人的行为是由人的内心来决定的。就像一座拱桥若想长期存在,必然要有超越自身的更为坚固的基础,一个人若想足够坚强,必须要有一个超越自身的强大信念。

薛华说,人人处于压力之下,不同的世界观能产生不同的承受的力量,这一点非常重要。基督徒能够抵抗不同宗教混合的侵蚀和不受罗马种种坏文化的影响,说明了基督徒所拥有的世界观的力量。这力量是扎根于一位无限的、有位格的上帝,和祂藉旧约圣经、藉耶稣基督的生平和教训,以及藉后来逐渐写成的新约所说的话。

根本而言,这种世界观的力量就是来自耶稣基督。祂就是大卫诗篇所说的:“匠人所弃的石头,已成了房角的头块石头。”(诗118:22)

耶稣说:“凡听见我这话就去行的,好比一个聪明人,把房子盖在磐石上。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总不倒塌,因为根基立在磐石上。凡听见我这话不去行的,好比一个无知的人,把房子盖在沙土上。雨淋,水冲,风吹,撞着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并且倒塌得很大。”(太7:24-29)

一个人把根基建立在基督的磐石上,就能建立起仁爱信实和坚强忍耐的品格。他虽然会遭受种种痛苦,却拥有最美好的盼望。这样的品格和盼望足以胜过来自外在的种种压力和挑战。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