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雨来了,要关好自己的窗户

今天天气变得很坏。外面先是狂风呼啸,后来淅淅沥沥下起雨来,玻璃窗上溅满了雨点。

我在书桌上写东西,时而站起身来到窗前。露台上种的葱已经开花结籽,在风雨中不停颤抖。

据说去年基辛格接受中国记者采访,结束之际,他对记者说:“请帮我关上窗户,暴风雨要来了。”这两天,老先生说的这句话在朋友圈又开始传起来。

伴随着这句双关语,是他那挂满忧虑的面容。伴随着这场猝不及防的疫情,一场暴风雨是不是即将来到这个世界?

这场疫情实在是太诡异了。当初刚在武汉爆发的时候,各种恐怖的消息接二两三传来。伴随着这些消息,全国各地确诊患者也不断增加,几乎到了人人自危的地步。

两个月过去了,中国疫情几乎雨过天晴。然而病毒又国外轰轰烈烈地闹了起来。韩国、日本、中东、欧洲、美洲......确诊和死亡病例迅速攀升,就连今年夏天的奥运会也不得不紧急叫停。

今天看到一个视频,一个加拿大的护士哭着请大家为医护人员想一想,要大家呆在家里,不要出来。

更为荒诞的是,在这场疫情当中的相互指责,甩锅大战。沈阳一家饭店竟然挂出条幅,庆贺美日疫情。岂不知当某些人庆幸国外疫情的时候,一场不逊于疫情的危机已悄然来到自己身边。

由于国外疫情,国内外贸企业大受影响。客户纷纷取消订单,不少企业停产歇业,很多人失去了工作。遭受打击的并非仅仅是外贸企业,哪个行业又能幸免呢?

昨天下楼的时候遇到一个邻居。他是做家电生意的,说公司至今都难以正常上班,更不用谈什么业务了。他苦笑着说:“今年的目标就是活下来。”

今天看到一个朋友发的白宫记者发布会要点,他让大家注意第三点:“这次美国学到了重大功课,将永远不会依赖其他国家来生存。美国一线英雄将完全用美国制造药物、美国产医护用品、美国医院、美国设备。将建立一个独立的美国,能源独立,边境领土独立,制造业独立。”

这发出一个什么信号?肆虐的病毒将会给世界格局带来怎样的改变?即将到来的,将会是一场什么样的暴风雨?

暴风雨来临之际要关好门窗。所谓关好门窗,就是要保守自己的心,以平静安稳迎接即将到来的一切。

多年来,我养成了安静写作的习惯,不愿意蹭什么热点。然而,这段时间,却不由自主卷入到一场纷争当中,连续写了几篇为方方说话的文章。

之所以要写,是因为围绕着方方日记,有两种力量在中国大地上激烈交锋。一种力量对民众苦难充满怜悯,要求追责问责;一种力量则指责另一方吃里扒外,居心不良。在这些指责中,我似乎看到曾经给中国造成巨大灾难的黑暗势力正在借尸还魂。

每一个有良知的人,在善恶交锋的时候,岂能躲在象牙塔中置若罔闻?

写这些文字的时候,难免会受到情绪影响,唯有求主保守自己的心,求圣灵光照带领,让写下的每一行字都是出于公义和良知,而不是出于愤怒和苦毒。

大卫王在诗中写道:“我的心平稳安静,好像断过奶的孩子在他母亲的怀中;我的心在我里面真像断过奶的孩子。”(诗131:2)平稳安静的心,对于一个写作者是多么重要!

作家路遥说自己每当走向书桌的时候,就像走向刑场一样。这个说法让我很受震动,写作当然是很艰辛的事情,但怎么会像走向刑场一样痛苦挣扎呢?

后来,我在写作中也体会到这样的痛苦和挣扎,直到我认识了至高的主宰,知道我写下的每一篇文字都是祂按时分粮,我才体会到写作时的安稳平静。在祂的引导下,安安静静地写下一行行文字,真的是非常幸福的事情。

在这暴风雨来临之际,求主保守我的心。让我手中的笔能够为祂所使用,愿祂丰盛的爱能够在我的笔下缓缓流淌,能给很多人带去安慰和鼓励。

岂止写作是这样呢?对于基督徒来说,无论是工作、侍奉还是生活,都当有一颗平静安稳的心。

我所说的关好门窗,并不是消极避世。主不是让我们消极避世,而是让我们行公义好怜悯,在这个世界作光作盐。无论如何,祂必保守我们的心,保守我们的灵魂不受伤害。当一场暴风雨忽然来临,祂是我们的避难所。

这两天,一个来自意大利的新闻让人们感动。72岁的贝利德利是意大利北部的一位牧者,不幸感染新冠病毒。然而在医院治疗时,当他看到一个年轻的患者呼吸困难时,坚持把人们给他买的呼吸机摘下来,让给那位患者,自己则不幸离世。

看着那张慈祥的笑脸,我想,当他摘下呼吸机让给别人的时候,心里一定非常安静。即使死亡也夺不走他的平安,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归宿在哪里。就像一个当地人所说:“他不会丢下我们不管,还会在天上继续看着我们。”

无论如何,祂必保守我们的心,保守我们的灵魂不受伤害。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