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颗灰落在谁的头上?

武汉作家方方说,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看到这句话,沉甸甸的心变得更为沉重。在这场笼罩武汉乃至全国的疫情中,我每天看各样的数字,疑似病例、确诊病例、死亡人数........我难以感受的,是这些数字所代表的每个人身上所背负的重压。

看到网上一些发自武汉的视频,失去父母的孩子,失去丈夫的妻子........一声声哭泣如重锤击打着我的心。在这场扑面而来的疫情中,一颗病毒落在谁的身上,都会给一个人、一个家庭带来难以承受之重。

当火山喷发的时候,不要对山下的城镇冷眼观瞧。人类头顶的天空没有界限,虽然相隔千山万水,远远飘飞的一粒火山灰也可能飘落在你的头上。

从疫情图来看,源自武汉的火山灰已经覆盖了全国每一个省份。

刚刚看到媒体报道,浙江宁波江北区一个56岁男子,没有去过疫区,没有野生动物接触史,与当地确诊的新型肺炎患者也不认识,因身体不适到医院检查,突然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病例。

调查人员根据公共视频比对发现,1月23日早上7时47分,这名患者在一家菜市场买菜时,与一个61岁的老太太在同一摊位有过短暂(约15秒)的近距离共同驻留,且两人都没有戴口罩,而这个老太太后来被确诊为新肺炎患者。短短15秒,一粒来自千里之外的火山灰悄无声息落在他的头上。

这场疫情所带来的火山灰颗粒,谁又能够得以幸免呢?无论你在这片土地的哪个角落。

城乡商店存储了节日礼品,因为这场始料未及的疫情,成堆货物只能积压在仓库里。卖气球的小贩提前购进花样繁多的气球,打算趁着节日多赚些钱,而冷清的广场上很难看到人影。

在四处漫延的火山灰笼罩下,多少小企业苦苦挣扎;多少打工仔失去工作。因为乡村道路堵死,多少突发疾病的患者得不到救治;又有多少养殖户的鸡鸭鹅猪没有饲料面临饿死的危险。

一粒火山灰压在头上,看不见压力有多大。那座山的分量,只有默默咬牙坚持的人最清楚。直至他再也无法坚持,突然间情绪崩溃涕泪直流。就像一个网友所说的那样,她戴着家里唯一的一只口罩,去药店里买口罩,却连口罩的影子也没有看到。她顶着寒风默默地往回走,想到最后一只口罩就这样白白浪费了,眼泪再也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在这个世界上,人和人密切相关,没有一个人可以孑然独立。这场疫情更让人切身感受到,当一个城市陷入苦难,没有哪一个城市能够幸免;当一个女孩孤零零追着送妈妈去火化场的隔离车哭泣,有哪一个看到的人不伤心流泪?

在这个世界上,人和人本该互为肢体,有难同当。“若有一个肢体受苦,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受苦;若一个肢体得荣耀,所有的肢体就一同快乐。”(林前12:26)

最大的灾难不是来自火山,不是来自疫病,而是来自人类的自私冷漠。灾难面前,每个人都该为自己的罪孽披麻蒙灰,痛心悔改。

在火山灰笼罩下,我也看到许许多多让人感动的身影。来自各地的医护人员驰援武汉,迎着火山灰逆向而行;城市乡村纷纷捐助救灾物资,送往武汉;武汉教会的弟兄姐妹冒着感染病毒的危险,在街头巷尾来回奔波,把各地教会捐献的紧缺物品送到急需的人手中。

在这个世界上,爱是灾难最害怕的对手。当人和人携起手来,慨当以慷共同面对,什么样的灾难不能胜过?

在网上看到这样一个视频,江苏江阴有一个70多岁的老人,平时靠捡破烂为生。她拿出9000元现金找到村委会,一定要捐给灾区。村干部心疼她,不要她的钱,老人急得嚎啕大哭起来,仿佛等着救命的就是自己的骨肉至亲。

听到她的哭声,我的眼泪再也抑制不住,与哀哭的人同哀哭。

在这个世界上,爱是灾难最害怕的对手。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