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记忆被赶出历史?

埃利·维塞尔是1986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1944年,那一年他16岁,与居住在罗马尼亚锡盖特小镇的所有犹太人一起被逮捕,运送到奥斯维辛集中营。

他的母亲和妹妹死于奥斯维辛集中营毒气室,父亲也被活活饿死。集中营解放后,埃利·维塞尔与幸存下来的两个姐姐在法国团聚。

二十年后,埃利.维塞尔返回自己的家乡锡盖特小镇。让他感到痛苦与难堪的是,这里的人们已将当年遭遇灾难的犹太人从记忆中抹去了。维塞尔写道:

我并不对锡盖特的人们感到愤怒......不因他们将昨日的邻居赶走或否认他们而生气。如果我有任何一点气愤,那是因为他们忘了他们。如此快,如此彻底......犹太人不只被赶出这个小镇,也被赶出了历史。

我能想象的到,当埃利.维塞尔回到那个小镇,一幢幢建筑还是童年时的亲切,而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却是那样的冷漠。他内心深处久久难以愈合的伤口,此刻一定会再次被血淋淋地撕开。

对于埃利.维塞尔的遭遇,荷兰神学家卢云说:

这件事说明忘记我们所犯下的罪恶,甚至比犯下它更严重。为什么?因为被遗忘的无法得到医治,而那未得到医治的,很容易成为更大罪恶的根源......切除过去,就瘫痪了我们的未来;将邪恶抛诸脑后,邪恶便迎面而来。正如乔治.桑塔亚纳所说:“遗忘过去的人注定要重蹈覆辙。”

然而,更让埃利.维塞尔难以接受的事情还在后边。进入二十世纪以后,一些学者提出一种观点---希特勒对犹太人发起的大屠杀并不存在。

法国里昂大学前教授罗伯特·福里逊表示,德国在自己的集中营里把犹太人当作自己的奴隶,但没有证据可以证明犹太人遭到了大屠杀。他认为根本就不存在用于大屠杀的毒气室,所谓毒气室只是用于为衣服消毒的地方。

更有甚者,2010年,伊朗的一家非政府基金会创建了一个以讽刺犹太人大屠杀为主题的网站。该网站的创建者表示,这些漫画意在向世界证实,大屠杀不过是犹太人虚构出来的情节。

就在前不久,伊朗领导人再次发出声音,宣称所谓犹太人大屠杀只是一个谎言。

这个世界上,总有这么一种势力,他们想法设法,要让人们忘掉曾经发生过的灾难,试图把这样的教训从人类的记忆中抹去。而这样做的用意很明显,让失去警惕的人类再次坠入下一个深坑。

对于历史的书写应该秉笔直书,客观公开,而不应该根据政治或统治的需要选择或删除,不应该回避乃至美化过去的恶行。

索尔仁尼琴的《古拉格群岛》描述了前苏联对民众的残酷迫害,曾经被封禁多年。2010年,俄罗斯政府把这部书列为中学教科书,并委托索尔仁尼琴的遗孀娜塔莉亚写出适合学生阅读的缩写本。

娜塔莉亚对俄罗斯领导人普京说:

我坚信不仅中学生要读这本书,我们所有人都应读一读,作为我们的家庭作业。不完成家庭作业,别说现代化考不及格,连存活、自救都考不及格。需要知道过去的一切,以免我们再被打得鼻青脸肿,再度陷入我们从中爬出的深渊。

对于她的说法,我想中国人也应该警醒。我们不应该有选择地对待历史,而要尽可能打捞沉没在时光长河里的记忆之锚,尤其是那些我们不愿意审视的教训和苦难。

就像埃利.维塞尔所说:“如果我们忘记了,我们就是罪人,就是共犯”。

如果一个人隐藏灵魂里面的黑暗,不可能得到救赎;如果一个国家藏起记忆深处的罪恶,一定会重蹈覆辙。

如果一个人隐藏灵魂里面的黑暗,不可能得到救赎。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