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光:阿拉斯加,美国史上最赚的买卖!

史上最亏买卖

当我们观看美国地图的时候,左下角总有一个下标,注明“阿拉斯加”和“夏威夷”,尤其是阿拉斯加格外显眼,占了美国大约1/6的领土,夹在俄罗斯和加拿大之间。西北角那么大一块地怎么来的?

阿拉斯加原属俄国,1853-1856年间的爆发的克里米亚战争,俄国被英法联军打败,元气大伤。阿拉斯加紧挨英国殖民地加拿大,沙皇亚历山大二世担心再打下去,不仅阿拉斯加难保,英国还可以借此地为跳板,攻打俄国本土,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不如把它卖了,换几个钱不说,还能借他国阻挡英国人对俄国本土的威胁。1867年,当时美国国务卿威廉·西沃德(William Seward)与俄国达成协议,以720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阿拉斯加,相当于每英亩仅2美分的价格。当时的美国人却认为花这么大一笔钱买的是一个没用的大冰箱,嘲笑阿拉斯加是Seward’s Ice Box (西沃德的冰箱)、Seward’s Folly(西沃德的蠢事)等。

从1897年开始,人们开始在阿拉斯加发现金矿,随后又发现了石油、天然气。据估计,阿拉斯加地底下埋着5.7万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和300亿桶原油,价值超过2万亿美元!不仅如此,阿拉斯是太平洋间航空线路的中转站,是美国监视欧亚动向的前哨阵地。二战后阿拉斯加又成了美国的战略武器部署地,导弹直接面向的,就是这片土地曾经的主人——俄国。

阿拉斯加是俄罗斯人心中永远的伤痛。西沃德长远的眼光,使美国人受益无穷。

属世的眼光

提到眼光,我们自然会想到投资赚钱要有眼光,年轻人找对象要有眼光等。有眼光很重要,西沃德很有眼光,身处那个年代的人,有多少人能有这样的眼光?我们的眼光能看多远?能看多准?

有人说,中国人的欲望有两种,得不到时打拼,得到时挥霍。确实关于打拼就有很多名言:“爱拼才会赢”,“梅花香自苦寒来”,“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同时,在物质日益丰富的时代,中国人也到处挥霍无度。2017年的奢侈品报告,中国消费者的奢侈品年支出超过5000亿元人民币,全球32%的奢侈品被中国人买了。

现代人婚姻择偶也是日趋物质化、功利化,后果是什么呢?据统计,2014年北京有24952对夫妻办理离婚登记,其中有1/5的婚姻关系维持不到3年;1/3在结婚5年内离婚;2017中国离婚率飙升至39%,“80后”离婚人数比重约占50%。这样的数据,不禁让人感叹,当初择偶,用的是什么眼光?

圣经中,神让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原本几天的路程,以色列人却在旷野走了40年。以色列民在旷野中虽然屡次亲身经历上帝的神迹,却眼光短浅,当他们遇到困难的时候,不断地埋怨神和摩西,没有去想神应许他们的迦南美地,所以他们不断地在旷野中徘徊。

眼光若短浅,生命就狭隘。属世的眼光是短浅的,更多的是停留在眼前所见的利益、享乐上,追求功名利禄,若遇挫折,往往不堪一击。哥林多前书15:19节说: “我们若靠基督只在今生有指望,就算比众人更可怜。”

我们应该要有一个怎样的眼光呢?先来看一个圣经故事。

撒该上树的故事

路加福音19章记载: “耶稣进了耶利哥,正经过的时候,有一个人名叫撒该,作税吏长,是个财主。他要看看耶稣是怎样的人。只因人多,他的身量又矮,所以不得看见。就跑到前头,爬上桑树,要看耶稣,因为耶稣必从那里经过。耶稣到了那里,抬头一看,对他说,撒该,快下来,今天我必住在你家里。…… 撒该站着,对主说,主啊,我把所有的一半给穷人。我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耶稣说,今天救恩到了这家,因为他也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

撒该为了看耶稣爬上桑树,可见他是非常迫切。耶稣见了撒该,就认识他,直接叫他的名字,这是多么奇妙,正如哥林多前书8:3所写:“若有人爱神,这人乃是神所知道的。” 撒该见了耶稣,对钱财的看法马上发生了改变,愿把所有的一半给穷人,还愿赔偿不义所得。耶稣来到耶利哥不是偶然的,乃是要寻找这一个失丧的罪人。耶稣来的时候,撒该把眼光定睛在耶稣身上,他找到了,并且救恩临到了他这一家。

在这五彩缤纷、喧嚣嘈杂的世代,我们是否也把眼光定睛在耶稣身上?求主开启我们的眼睛

永恒的眼光

耶稣在马太福音6:19-22节告诉我们: “不要为自己积攒财宝在地上……只要积攒财宝在天上……因为你的财宝在哪里,你的心也在哪里。眼睛就是身上的灯。你的眼睛若瞭亮,全身就光明。” 地上的财宝是没有保障的,唯有天上的财宝是永恒的。眼睛是人身上的灯,当我们的心专一思念天上的事的时候,我们的眼睛就亮了,全身就光明。当我们把眼光放在天上永恒神国之事时,或许我们要舍弃一些眼前的利益,或许会遭遇一些苦难逼迫。

使徒保罗也有那样永恒的眼光,他在哥林多后书4:17-18节勉励哥林多的教会:“我们这至暂至轻的苦楚,要为我们成就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原来我们不是顾念所见的,乃是顾念所不见的,因为所见的是暂时的,所不见的是永远的。”

这句话也勉励我们,服事主的路绝不是天色常蓝,也不是花香常漫的,但是服事主的结局却是极重无比永远的荣耀。

《我宁愿有耶稣》这首诗歌的作曲者是乔治.谢伯伟(George Beverly Shea,1909 –2013),他的父亲是卫理公会的牧师。乔治在大学毕业后在一家保险公司上班,他有一副嘹亮的歌喉,经常被邀在电台和银幕上演唱。1932年,美国经济不景气的时候,很多人失去工作。乔治他收到一个商业电台的邀请,为他们唱歌;报酬非常优厚。

在乔治需要做选择的时候,一天他在钢琴上发现一首密勒夫人写的诗歌“我宁愿有耶稣”(I'd Rather Have Jesus),是他母亲刻意放在这里的。谢伯伟诵读后,心受感动,就在琴上为此诗歌谱曲。他一面弹,一面唱,内心深处自问:“我终日忙碌,到底是为了什么?我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

那一刹那,是他人生的转折点。他就在此时,决心将自己奉献。他辞了高薪的广播歌唱工作,放弃了属世眼光,成为一名福音使者。1940-1950年间,他随“青年归主运动” 奔驰在美加各地。二次大战结束后,葛培理布道团兴起,他加入该团担任独唱。乔治把他的眼光放在神国的福音上,终身以事奉主为荣,三十多年来,他这首最早的创作《我宁愿有耶稣》改变了无数人的生命和抉择。

我宁愿有耶稣歌词:

我宁愿有耶稣,胜于金钱;我宁愿属耶稣,胜过财富无边;我宁愿有耶稣,胜于地土;愿主钉痕手引导我前途。

我宁愿有耶稣,胜于称扬;我宁忠于主,满足主的心肠;我宁愿有耶稣,胜于美名;愿对主忠诚 宣扬主圣名。

副歌:

胜过作君王,虽统治万邦,却仍受罪恶捆绑。我宁愿有耶稣,胜于世上荣华富贵声望。

保罗在腓立比书3:7-8写到:“只是我先前以为与我有益的,我现在因基督,都当作有损的。不但如此,我也将万事当作有损的,因我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我为祂已经丢弃万事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

求神帮助我们,让我们效法保罗,有一个永恒的眼光,以认识我主基督耶稣为至宝,向着标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稣里从上面召我们来得的奖赏。

亲爱的尚未信主的朋友们,甚愿你也能改变自己的眼光:从注目短暂的今生、眼前的利益和享乐,抬头向上仰望:注目那位永恒的救主耶稣吧!唯有祂是你的救主,祂可以救你脱离罪与死的捆绑,赐你与主同在的永恒的福分!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