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史料 >

基督教故事--八、东西之分

时间:2015-02-17 16:40来源:《教材》2014年6期 作者:严锡禹 点击: 评论
392年,狄奥多西皇帝做出了一个更加令人惊诧的决定,他下令在帝国境内禁止一切异教崇拜,换句话说,基督教从此以后成了帝国境内唯一合法宗教。
八、东西之分
   
(一)
   
基督教在地中海地区日渐强大的时候,罗马帝国正在走向衰亡。基督教取得合法地位之时,也就是罗马帝国行将就木之际。此时的帝国就像一个内部已经完全腐烂的庞然大物,只要有某一种力量轻轻一推,就会轰然倒下。在历史上,给了这个庞然大物致命一推的,就是被罗马人轻蔑地称为蛮族的日耳曼人。
   
公元前六世纪开始,日耳曼人在北欧形成,他们过着组织松散的游牧生活。公元前二世纪时,他们中的一部分开始向南迁徙,接近罗马帝国边界,开始与罗马人接触。到公元一世纪时,日耳曼人开始与罗马人发生军事冲突,冲突的规模有大有小,时战时停,双方也互有胜负。但是,冲突却持续了三百年,最终以西罗马帝国的灭亡而宣告结束(410年,哥特人攻陷罗马城)。事实上,公元二世纪时,日耳曼人对罗马帝国边境所施加的压力,已经令罗马统治者惴惴不安了。
   
军事的冲突,政治的斗争,贸易的交往等等一切两大利益集团之间的竞争,并不能阻止宗教的传播。在罗马帝国的这段历史中,我们看到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为了说明这个现象,我们先提供几个相关事件发生的时间。
 
313年,罗马帝国皇帝君士坦丁颁布“米兰敕令”,承认基督教为合法宗教,从而结束了基督教与帝国长达三百年的对抗。前文对此已有交待。
 
325年,君士坦丁在尼西亚城召开了基督教历史上第一次主教会议,这次会议被基督教界称为第一次大公会议。这次会议也是第一次用政权加教权的形式来统一教会教义。为了达到教会教义的统一,把亚历山大城的长老阿利乌定为异端,该派的支持者被大量流放到帝国边境,从而使他们有机会接触日耳曼人,向日耳曼人传播基督教信仰。
   
381年,狄奥多西皇帝在君士坦丁堡召集主教会议,这是第二次基督教大公会议。这次会议进一步肯定尼西亚会议的精神,阿利乌派完全失去了在帝国腹地活动的可能。
   
392年,狄奥多西皇帝做出了一个更加令人惊诧的决定,他下令在帝国境内禁止一切异教崇拜,换句话说,基督教从此以后成了帝国境内唯一合法宗教。
   
上述几个年代及相关事件让我们看到,基督教在这近百年中,发展神速,这种发展源自罗马帝国的支持。然而,罗马帝国自身则面临着日益严重的危机。
 
在外部,莱茵河、多瑙河一线不断遭到日耳曼人的进攻;在内部,395年,庞大的帝国终于一分为二,一部分为东罗马帝国,一部分为西罗马帝国。从此以后,曾经关系密切的“弟兄”正式分道扬镳,各行其是。此后不久,西罗马帝国的大片土地被日耳曼人侵占。410年,哥特人攻陷罗马城。475年最后一位罗马皇帝被废黜,西罗马帝国的历史最终被迫画上了句号。
   
然而,基督教在这场灾难中幸存了下来。不仅幸存了下来,还使得日耳曼人放弃了他们原有的宗教,转而接受基督教为他们的信仰。这种事是如何发生的呢?
 
从历史上看,日耳曼人接触到基督教大约有三种方式。
 
第一种为战俘的方式。日耳曼人经常越过帝国边境,深入腹地抢劫,一般都会抓一些罗马人回去为奴。在他们抓获的罗马人中,可能有不少是基督徒,于是,基督教的种子通过这种方式撒在了日耳曼人中。比如公元264年,日耳曼人的一支哥特人入侵迦帕多西亚,抓走了不少罗马人。这些罗马人中有相当部分为基督徒,他们在哥特人中间继续着他们的信仰,并且在三世纪后期开始在哥特人中出现教会的雏形。
   
第二种为民间交往的方式。日耳曼人与罗马帝国的关系并不完全是侵略与抵抗的关系,在民间存在着多种形式的交往。比如在罗马军队中就有大量的日耳曼人,他们被征召成为罗马士兵。这些加入罗马军队的日耳曼人在军队中受到那些同样是罗马军人的基督徒的影响,接受了基督教信仰,并且把这种信仰带回到他们自己的部落中。
   
第三种为直接传播的方式。前面提到的阿利乌派,虽然在教义上对基督教的正统神学带来了威胁,并且因此获罪于罗马帝国。但是,由于他们中一些热心的传教士的努力,使得大批的日耳曼人接受了基督教信仰,尤其是哥特人。早在尼西亚会议以前,阿利乌派的传教士就越过多瑙河,开始在哥特人中传教。这些传教士中有一位杰出的人物,他的名字叫乌斐拉,他的祖父母、或者是祖祖父母大概曾经做过哥特人的俘虏。他大约生于310年,从小就在哥特人基督教的氛围中长大,他接受过良好的教育,因此成为基督徒团契中的“读经人”。乌斐拉有一项令人赞叹的贡献,就是创制了哥特文字,并且用他自己创制的文字翻译了圣经。除传教工作以外,他还随哥特使节出使罗马帝国,参与双方的外交活动。
   
总之,当日耳曼人大举进攻西罗马帝国的时候,他们中间已经有大批的士兵拥有基督教信仰。因此,在他们摧毁罗马帝国时,并没有同时摧毁基督教,反而着力保护基督教,使基督教得以完整地保存下来,成为日耳曼人开创的欧洲中世纪文明中的一股重要力量。
   
(二)
   
日耳曼人的侵入,直接导致了西罗马帝国的衰亡,而东西罗马帝国的存在,则是庞大的罗马帝国兴起的伴生物。罗马帝国所以有东西之分,原因当然非常复杂,但有一点是我们比较容易理解的,即东西罗马流行不同的语言,东部帝国流行希腊语,西部帝国流行拉丁语。由于语言的不同,罗马帝国天然地划分东西两个部分。这一特征,不仅成为罗马帝国分裂的重要原因之一,也使得基督教会诞生了两种不同的存在形态,一种是罗马公教,一种是希腊正教。这两种体系中的教父,则因他们写作所用的语言不同,分别为拉丁教父和希腊教父。
   
我们从这两类教父中选取两位拉丁系统的教父加以介绍,一位是哲罗姆,另一位是奥古斯丁。
   
哲罗姆被罗马教会封为“博士”,并且赠给他“圣徒”头衔。他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公元四世纪一位伟大的基督徒。这并不等于说,哲罗姆是一个完人,相反,他身上存在着许多弱点。就神学上的洞见而言,他不如亚塔那修;就在权威面前的坚忍而言,他不如安布罗斯;就讲道的口才而言,他不如金口约翰。但是,他仍然被称为伟人,在他一生所做的事情中,只要有翻译圣经这一项,就足以奠定他在基督教历史上的崇高地位。
   
哲罗姆大约公元347年出生于意大利北部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对于他青少年时代的情况,我们知之甚少。在他的同代人中,哲罗姆属于出生较晚的一位,但他本人及他的同代人却觉得他像个长辈,原因是他非常喜欢古典著作。对于这一点,哲罗姆很痛苦,一方面他热爱古典著作,另一方面,他所接受的教会教育又告诉他,痴迷古典著作是一种罪,因为这些著作的写作者都是异教徒。
 
有一次,哲罗姆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在最后审判时,审判者问他“你是谁?”
 
哲罗姆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是一个基督徒。”
 
但是,审判者却说:“你不是,你是西塞罗的崇拜者。”
 
这次梦中的经验,使哲罗姆的研究方向完全转变了,他全身心地投入到圣经研究中来。当然,对古典著作的喜爱仍然继续着。
   
哲罗姆身上还有一项令人感到痛苦的事,那就是他对异性的痴迷,为此他远离城市,去过修道的生活。但是,头脑已有的对那些罗马舞女的记忆仍然时刻困扰着他。为了彻底抑制自己对异性的欲望,他开始研究希伯来文,希望通过这些稀奇古怪的字母和语法来收拢自己的心。
   
三年后,他放弃了作隐修士的打算,重新回到城市,并且在安提阿被按立为长老。后来,他回到罗马。罗马主教达马修斯是一位非常善于识人、任人的伯乐,他看出哲罗姆是一个有为的青年,就把他招在自己身边,作为主教的私人秘书,鼓励他继续研究和写作。不久后,达马修斯进一步建议哲罗姆把圣经翻译为拉丁文。事实证明,这项建议成就了哲罗姆的一番伟业,也为教会带来了一本举足轻重的圣经译本。
   
在罗马作主教秘书期间,哲罗姆除了从达马修斯那里获得帮助外,还得到了一些贵妇人的帮助。这些贵妇人多为贵族或有钱人的遗孀,她们比较集中地住在某个地方,哲罗姆经常去拜访她们,并且教她们中的一些人学习希腊文和希伯来文。这些人中有不少成了哲罗姆的热心追随者,她们给予哲罗姆极大的支持和安慰。
 
其中有母女二人,在哲罗姆的生活中更是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母女二人中,母亲本身就是一位学者,她的名字叫波娜。384年,迭马修斯去世,新任罗马主教不喜欢哲罗姆,给他设置了种种障碍,加上教会流传的关于他生活的流言蜚语,迫使他下决心离开罗马,远走耶路撒冷。渡娜母女也从不同的路线追随着哲罗姆的朝圣之路。
   
哲罗姆首先到了埃及,在那里拜访了亚历山大城的学者,也拜访了居住在沙漠中的修土。386年,他回到巴基斯坦,在这里与波娜一道,做出了一个重要的决定,开始他们的修道生活。他们在伯特利建了两所修道院,一所是女修道院,由波娜管理,另一所是男修道院,由哲罗姆照管。
 
从一开始,他们就定下了修道生活的标准,他们的目的并不在于追求极端的禁欲主义,只希望加入到他们中间的修女修士们过平和、简朴的生活,并且要把大量的时间用于研究。哲罗姆本人身体力行。由于波娜提供了所有经费,因此,他可以把时间都用在研究上。他刻苦钻研,一面研究希伯来文,一面翻译圣经,同时还要教修道院附近的孩子学习拉丁文,教波娜的修女们学习希伯来文和希腊文。
   
哲罗姆的圣经翻译为他赢得了教会历史学家们的普遍赞誉,他所翻译的拉丁文圣经,至今还为天主教会普遍采用。事实上,在哲罗姆之前,已经有了圣经的拉丁文译本,而且还不止一种。但这些译本都有一个共同的弱点,那就是翻译者都不懂旧约原文。
 
我们知道,旧约本来是犹太人的作品,主要用希伯来文写成。到了罗马帝国时期,希伯来文已经不再是犹太人中流行的语言,这时流行的语言是希腊文,所以新约圣经是用希腊文写成的。
 
到公元前后,普通犹太人已经不认识希伯来文了,熟悉希伯来文的人往往是少数犹太学者,他们为了防止他们的经典失传,组织了一批犹太学者把旧约从希伯来文翻译为希腊文,这就是著名的旧约希腊文“七十士译本”。
 
哲罗姆之前的旧约拉丁文译本就是根据“七十士译本”翻译的。哲罗姆通过对希伯来文的研究,发现之前的拉丁文译本的不足,于是在达马修斯的建议下开始了这项艰巨的工作。
 
他先翻译新约部分,大约在388年完成,然后开始旧约部分的翻译。由于他的翻译追溯到希伯来文圣经,有怀疑“七十士译本”的嫌疑,所以遭到一部分教会人士的反对,甚至伟大的奥古斯丁也不同意他这样做。
 
然而哲罗姆决心已下,在渡娜等人的支持下,继续着他的工作,并最终完成了整本圣经的翻译。这本圣经就是著名的《通俗拉丁文本圣经》,也被称为“武加大译本”(Vulgate),它后来成为拉丁语世界的通用本圣经。但是,在它出版之初,遭到了强烈的反对,正如在哲罗姆翻译过程中所遭遇的那样。
   
对于这一切反对的声音,哲罗姆大多数时候保持着沉默。有人以为这是由于他是一个极不敏感的人,甚至以为除了个人的名声外,他毫无所虑。但事实上,哲罗姆是一位内心极其敏感的人,这一点从他与波娜母女的关系上就可以看出。
 
404年,波娜去世后,他感到无比孤独和凄凉,他相信这不仅意味着他生命的结束,也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
 
六年后(410年),哥特人攻陷罗马城,哲罗姆在伯特利听到了这个令罗马世界震惊的消息,他给波娜的女儿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我无法相信,靠征服世界建立起来的罗马会陷落,众国之母会变为荒场!……我已年纪老迈,两眼昏花,……晚上在灯光下也无法阅读希伯来书籍,即便是在白天,如果字体太小,我也无法辨认。”
   
罗马城陷落后的10年间,哲罗姆一直生活在孤独、痛苦和与他人的论战中。这期间,唯一的安慰大概来自波娜的女儿,事实上她就像自己的女儿一样。420年,波娜的女儿也去世了,这个打击对年老的哲罗姆来说实在太大了。几个月后,这位已经身心疲惫的圣经翻译家走完了他孤独的余生。他没有带走什么,却留下了不朽的“武加大译本”。
 
下期预告:东西之分(续)
 
 
《教材》2014年6期108--114页教会史, 2015年1月18日礼拜天17:22扫描,2015年2月5日礼拜四16:11审核校对。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