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史料 >

历史文化名人信仰系列之五:吴经熊

时间:2014-11-20 21:18来源:《天风》2014年5期 作者:包兆会 点击: 评论
他渴望智慧,却忘了智慧只能凭舍己而不能凭自私获得;他渴望权力,却忘了,不是别的任何东西,而是善才是力量;他渴望自由,却忘了,自由只有通过顺服神的诫命才能获得。
吴经熊:著名法学家(1899—19861)。1899年3月28日,出生于浙江省宁波府鄞县(今宁波市鄞州区)。1916年,考入上海的沪江大学,与徐志摩为同窗好友。后不久,转学入天津的北洋大学(今天津大学)法律科预科。1917年,转学入读上海的东吴大学法科,同年受洗。1921年,获美国密歇根大学法学院法律博士学位。
 
 
有这样一个人,22岁获得美国法学博士学位,28岁就担任东吴大学法学院院长,30岁担任上海特区法院院长,并受邀前往美国哈佛大学和西北 法院立法委员。两年后担任宪法起草委员会副委员长一职,起草享誉后世的《五五宪草》。47岁担任中华民国驻罗马教廷公使。52岁时所写的《超越东西方》堪称中国现代基督宗教灵修史学之杰作。他精通英、法、德和拉丁语,在宗教、哲学、文学、翻译领域表现得也相当出色。他就是民国时期学贯中西、享有世界性声誉的法学家吴经熊先生。 
 
吴经熊(1899--1986),浙江鄞县(今宁波市鄞州区)人。4岁丧母,10岁丧父。15岁进入宁波效实中学;18岁就读下位于上海、隶属东吴大学的东吴法科。在就读期间,参与“圣经”等宗教课程,并在那一年成为基督徒。1920年法科毕业后赴美国读书。密歇根法学院宗教气氛不浓,吴经熊学习繁忙,他所读的法学和哲学对他的信仰又构成冲击,再加上自身信仰根基浅,使他渐渐离开了耶稣,仅把耶稣视为一个人,一个道德和人格的楷模,他不再祈祷,不再上教堂,重又成为灵魂上的浪子。
    
由于离开了基督,又随从其体内浪漫的气质,吴经熊回国后在时代的无情潮流中试过跳舞、读故事、学哲学、打麻将、嚼口香精、喝葡萄酒,以及别的绝单疗方,但这些并没有给他带来真正的幸福。他从未立足坚实之地,心无可憩(qì:休息)之所。
 
他曾这样回忆说:“我用一个又一个东西来替代宗教,但它们全部不能满足我。友谊?我发现我的朋友们都不太完善。官位?你爬得越高越空虚。钱?我曾挣过大量的钱,但并没有使我感到幸福。健康?它是好,但它是你建立人生大殿的基础。名声?我也享有,但唯一的好处是我老婆出去买东西不用付现钞。女人?我曾有够多女人。”
 
他终于发现,他渴慕耶稣,却忘了基督乃是他浪子回家的路;他同情穷人,却忘了人不仅有身体,还有灵魂;他渴望智慧,却忘了智慧只能凭舍己而不能凭自私获得;他渴望权力,却忘了,不是别的任何东西,而是善才是力量;他渴望自由,却忘了,自由只有通过顺服神的诫命才能获得。
 
那段时期他心里有说不出的苦闷,好像人间的一切烦恼都集中在他身上。1936年秋,由于女儿秀士的夭殇,吴经熊的内心非常痛苦,他希望在宗教中再次获得安宁。有一次,他读到《小德兰修女传》,读了数页,便觉有味,好像句句是经他自己心里发出来的。他由此对天主教的教理,人生的真义,恍然有悟。终于,在1937年,他受洗为天主教教徒。
    
成为天主教教徒后,吴经熊几乎退出了法学界。做过法官、律师、法学教授、立法委员的他,曾对法律有过很高的期望;但他发现,作为工具的法律,无法“慰藉心灵”,因为法律的正义不能取代信仰中灵魂的安宁。他曾自白,每当他判一个人死刑时,他都秘密地向死犯的灵魂祈求,原谅他这么做,他希望自己的手不要沾上别人的血,因为他知道,唯有完人才够资格向罪人扔石头,但完人是没有的。 
 
《超越东西方》的出版方席德先生指出,吴经熊既是完全的基督徒,又是完全的中国人,他的基督心如此之深厚,以致大家猜想他是代代相传的信徒;而他的中国心如此之彻底,以致大家可能相信他已将自己的传统文化全部带进到教会中来。
    
确实,东方和西方在吴经熊那里不是一个对立的概念,而是相互补充、发明的两个视界。他一方面沉迷于源自西方的法理学,另一方面又喜欢中国文化。他既将《诗篇》与新约译为文言,又将《道德经》与优美的古体诗译为英文;一方面认为佛是引导他走向基督的教师之一,另一方面又认为佛教的致命缺点在于它否认上帝,只相信世界之流转在自身之外没有别的原因。在他那里,真正的基督徒既不是西方的也不是东方的,而应超越这两者之上。因为:基督在文化之中又在文化之上。
 
 
《天风》2014年5期40--41页史卷拂尘,2014年11月12日礼拜三22:12扫描,2014年11月18日礼拜二16:03审核校对。作者:南京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包兆会。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