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众路线与宗教工作--近期宗教研究观点摘编

编者按:
当前进行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正在显示其成效。为此,诸多宗教学者和宗教工作者从宗教的群众性出发进行了讨论与思考。本刊摘要刊出一些主要论点,与读者分享。

宗教工作本质上是群众工作
 
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在国家宗教事务局“群众路线人人谈”学习活动中表示:宗教工作从本质上讲是群众工作,做好信教群众工作是宗教工作的根本任务。信教群众首先是群众,这是基本属性,不能把信教群众排除在群众之外。信教群众与不信教群众在政治、经济上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我们怎么对待不信教群众,就应当怎么对待信教群众,要真正做到一视同仁。在这一基础上,着重从宗教方面做好信教群众工作。
    
要切实尊重信教群众的宗教信仰。要让宗教信仰自由政策更加深入人心,防止出现歧视信教群众的现象,依法制止一切干涉宗教信仰自由权利、伤害信教群众宗教感情的言行。要合理安排宗教活动场所,让信教群众能够过上正常的宗教生活。
    
要提高信教群众的法治观念,增强国家意识、法律意识和公民意识,在法律政策范围内参加宗教活动,理性看待各种矛盾,依法维护自身权益,自觉抵制一切利用宗教进行的违法犯罪活动,维护宗教领域的正常秩序。
    
要重视信教群众的宗教引领,引导信教群众坚持正信正行,践行宗教中和好、慈悲、宽容、中道等伦理准则,倡导宗教和谐理念,自觉防止宗教偏执狂热,高度警惕宗教极端思想,坚决抑制邪教影响。
    
要调动和保护信教群众的积极性,不管是信教的还是不信教的,只要他们对国家、对民族、对人民、对社会做出了有益贡献,就应得到肯定和鼓励。
    
践行群众路线,做好爱国宗教团体工作
 
国家宗教事务局二司副司长王秀玲指出,进一步做好爱国宗教团体的工作,有必要重视以下几个方面:
    
1、增强爱国宗教团体的群众性
 
为使爱国宗教团体的负责人能够眼睛向下高度重视信教群众的需求,就必须建立其动力机制。一方面要从权力源头上解决团体负责人向谁负责的问题。宗教团体负责人的产生办法可做适当改变,引入竞争机制,尽可能扩大听取意见的范围,在代表大会上对每个候选人进行投票表决,以更广泛地体现民意。另一方面要建立能促进对下负责的考评体系。目前一些地方创新管理方式,借鉴公务员管理的一些有效办法,在宗教团体实行年度述职、民主评议制度,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2、增强爱国宗教团体的教会性
 
宗教团体要尽量“去政治化”,鼓励团体负责人善于按照宗教的特点和规律处理教会内部事务,用纯正信仰团结引导信教群众。应该突出爱国宗教团体对场所、教职人员和信教群众的教务指导功能,在规范教务、研究教义、抵制异端、神学教育、人才培养、宗教思想建设、社会服务等方面发挥指导、协调作用。
    
3、打造服务型的爱国宗教团体
 
在涉及团体与场所的关系方面,团体应该突出服务者的身份而不是管理者的身份,要寓管理于服务之中。按照《宗教事务条例》规定,团体为场所的设立申请、主要教职的任职、教职人员的认定等提供服务,制定人事、财务管理和教务活动的一系列制度,场所在一定程度上接受团体的指导和监督,但在具体人事、财务和教务上具有较大的独立性。这样才能更好地激发宗教活动场所的自主工作能力和积极性,才能把场所办好。
    
群众路线教育中的特殊视域—尊重群众的宗教需要
 
华东师范大学刘仲宇教授在2013年10月15日《中国民族报》载文指出,宗教之所以形成社会实体,根本在于它是一种信仰体系。而这一信仰体系深深植根于信教群众之中,满足了信教群众的宗教需要。不了解宗教满足信教群众内心需要的功能,便无法理解宗教。党的十七大与十八大报告中,都提出“要发挥宗教界人士与信教群众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积极作用”。要贯彻这一方针,就必须考虑到如何满足他们的宗教需要。我们讲群众路线,当然就要考虑到信教群众的特殊需要。首先要尊重信教群众的宗教感情。那些侵犯宗教界权益的做法,有损信教群众感情的事,应当坚决地制止。在当前的群众路线教育活动中,宗教工作、宗教界人士与信教群众都应当纳入视域。漠视、忽视、轻视宗教界人士与信教群众的信仰需要,侵害他们的权益,是不正确的。
 
正确认识和对待宗教、有神论
 
复旦大学张庆熊教授在2013年10月15日《中国民族报》载文指出,神学讨论信仰、伦理与知识之间的关系。对于与科学相违背的教义,或者要加以修改,或者要通过新的诠释赋予其新的含义,使之与科学相协调。没有一种当代主流的基督教神学是反对科学的;宗教虽然不能说是科学的天然盟友,但至少不应成为敌人。大学的宗教学专业有必要按照学术准则研究神学。不了解神学,就不能全面了解宗教文化和人类思想史,即使批判它也批判不到要害上。
    
启蒙理性最主要的积极意义就是冲破中世纪神学的思想禁锢,为近代的科学发展和学术繁荣开辟道路,这就是启蒙理性今天的价值所在。但启蒙理性有没有失误呢?启蒙理性在批判宗教的时候是否忽视了道德的维度?这是值得反思的问题。人类几千年传承下来的宗教文化对维系社会道德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在启蒙理性对宗教的批判下,是否也把伦理道德当作“洗脚水”倒掉了?为了使我们的社会更加和谐,启蒙理性有必要反思应从宗教那里学习哪些有助于道德培育方面的成果。
    
中国当代大学生应该了解基督教及其文化
 
武汉大学赵林教授在2013年10月15日《中国民族报》载文指出,无论是西方文明的历史传统,还是西方社会的现代转型,都与基督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诚如不了解儒家思想就不可能真正认识中国文明一样,不了解基督教——包括基督教神学思想和以此为基础的宗教文化形态——就不可能真正认识西方文明。在今天的西方世界,基督教不仅是一种传统意义上的宗教信仰,更是一种现代意义上的文化系统,建立在基督教神学思想之上的一套价值理念已经深深地融入到西方政治、经济、社会的肌躯、筋骨和血脉之中。基督教神学的一些基本思想,如罪孽意识、救赎信念、天国理想、契约精神等,已经以一种自我更新的方式衍生出西方现代社会的批判意识、法制观念、社会理想和民主制度。
 
我们提倡在中国的大学教育,尤其是大学通识教育中学习和了解基督教神学及其文化,是出于两个方面的原因:其一是帮助中国的大学生们通过了解基督教的思想观念,更加深入地认识西方文化,更好地理解西方器物和制度层面的东西;其二是学习和借鉴基督教所包含的一些具有普遍性意义的思想精粹。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通过学习和了解基督教的思想内涵及其对西方文化的历史演进和现代转型的重要意义,可以帮助我们反思自身文化的精神特质和现实状况,从而更加自觉地推进中国传统文化的时代更新和创造转化。
    
走出迷思,正是宗教
 
复旦大学哲学学院郁喆(zhé )隽(jùn )博士在2013年11月5日《中国民族报》上以《世俗化迷思与公共领域中的宗教》为题发表文章,他通过对启蒙运动“世俗化”运动的反思后指出:对世俗化迷思的反省(xing),也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重大现实问题。从思想史角度来看,中国知识界在20世纪初接受了欧洲的反宗教思潮,将宗教视为现代化的阻碍。这种观点深刻影响了中国社会,但我们却鲜有对这种世俗视角进行过系统的检讨和反思。
    
在我国,信仰宗教的公民虽然在比例上是少数,但在绝对数量上却已经是不容忽视的“社会存在”。受到世俗化迷思的影响,社会往往认为宗教不存在或者无足轻重,低估了宗教在教化大众、规范伦理方面的社会功能,也忽略了宗教正在进入公共领域的事实。
    
他认为,我们应勇敢地走出世俗化迷思,认识到宗教的长期存在及其在公共领域中的地位,不再低估或者忽视宗教的重要性。当然,对社会而言,这意味着要打破一些头脑中的条条框框,以开放的心态开始真正的“学习过程”。
    
首先,没有宗教信仰的人士,可以了解一些世界和我国各大宗教历史、教义和传统的知识,填补知识空白,避免对宗教可能产生的误解和偏见;有宗教信仰的公民也可以超出单一信仰的界限,了解一些其他宗教的基本状况;不同宗教的信徒之间以及有宗教信仰和没有宗教信仰的公民之间,可以展开交流和对话,而不是试图用自己的信仰来压倒其他人的信仰。
 
其次,社会各方面要正视宗教在社会中的存在,不夸大也不回避、不轻视宗教,尊重宗教信徒的信教自由。宗教事务管理部门在法治的框架中,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对所有宗教一视同仁,引导宗教团体积极投身社会公益慈善事业,发挥宗教在引导社会风序良俗方面的作用。
 
再次,宗教界也应积极学习优秀的世界文化知识,其中包括最先进的科学技术,争取能够和哲学、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进行对话。
 
各大宗教也要看到自身肩负的社会和历史责任,可以从自身的教义教理出发,发掘出一些优秀的思想资源,来回答一些时代亟须应对的公共难题,例如诚信缺失、道德滑坡、环境污染、人情冷漠等问题。
 
 
《天风》2013年12期32--34页求索思考,2014年1月5日22:34扫描,2014年2月13日15:59审核校对。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