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复聚会遥遥无期,教会准备好了吗?

疫情肆虐,冲击着人们的生活。对于教会而言,最明显的影响就是信徒无法正常聚会。在这种情况下,很多教会采取线上聚会,却只是以此为暂时的权宜之计。但从科技发展的长远趋势看,这可能浪费了探索未来教会形态的机会。

一面是“不可停止聚会”(参《希伯来书》10:25)的教导,一面是线上聚会带来的挑战,在此情况下,教会当怎样应对?

为此,“今日佳音”特别与您分享这篇文章,探讨疫情对教会可能产生的影响和应对之道。近期,我们也会陆续推出相关文章,敬请关注。

一、对疫情发展的基本判断

综合国内外对目前疫情的监测与分析数据(特别是SARS 的案例研究),笔者合理预估:结合目前人员管控、彼此隔离的状态,虽然此次疫情未来会稍有好转,但很可能会持续3个月甚至更久。

我们知道:

90天是目前疫苗研发到可以人梯实验的最短时间。疫苗临床实验预备完成到投入批量生产,至少还要60-90天。

2003年北京SARS的发生到最后解除,就经历了大概半年的时间。这次比SARS要严重得多。

即使疫情完全解除,因着在隔离期间已经形成的习惯性防护,人们对人群的聚集会产生戒备心理;公共生活要恢复到新冠疫情前的状态,可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据此,笔者预估教会未来3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将很难线下聚会,线上聚会的模式将持续相当一段时间。如果这样,教会准备好了吗?又该如何应对呢?

二、3个月难以线下聚会,将会对教会产生什么影响?

可能人会说,你的分析都很对,但教会不能停止聚会啊,而且这不是神考验我们信心和对主忠诚的时候吗?可能有人会觉得:火车一开通,聚集一解封,我内心也会想立马冲回去……

相信这样的人并不多,但即使有,我们也能理解,但还是要呼吁大家冷静理性看待,这不只是关乎个人,而是关乎整个教会,甚至关乎整个社会和国家的;我们也要更从长远科技发展趋势来思考看待。

3个月甚至更长时间难以线下聚会,毫无疑问,最大的影响是对一定规模(具体多少数量未知)的面对面团契的限制。这会给教会的团契功能直接打一个大大的折扣。平时关系比较弱的教会,因着长时间不聚会,关系会更疏远。平时关系就很强的教会,如果没有建立有效的线上团契,关系也会被削弱;因为其他的线上连接正在被广泛建立,而且可能会一直延续。

这次疫情给社会整个行业格局带来了巨大的冲击,这是一个资源重新洗牌、整合的时候,很有可能导致许多中小企业倒闭、破产。同样的,所有的教会都受冲击,需要认真应对;而没有牧养能力的小教会更是危机重重。

对地方教会的负面影响

1. 主日崇拜

主日崇拜的现场感、仪式感将会被大大地削弱,信徒的崇拜体验会被削弱;这样靠着主日崇拜想要强有力地来连接激励会众的教会,会很受影响。取而代之影响信徒主日崇拜体验的是,线上网络崇拜的质量:视频/音频的清晰度、流畅性和美感。可以预见:那些被爱奇艺、腾讯视频和喜马拉雅喂养的信徒,将会很不适应。

2. 周间各种小组聚会

无论是祷告会、查经小组还是兴趣小组、学习班,这些聚会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团契所营造起来的爱的氛围、即时的互动反馈以及真实的生命相交。这也是教会最好作见证的场所。线下不能小组聚会对教会是一个很大的损失。

3. 聚会场所和奉献

跟社会上的商家一样,场所不能聚会,没有利用率,没有收入,却很可能还要正常支付房租。不少信徒所在公司的效益会受影响,也会影响奉献。

对个体信徒的负面影响

1. 对地方教会的委身感减弱。

我想最重要的原因是,相比面对面的团契,从教会领受的牧养少了,聚会付上的代价少了,信徒与教会真实的连接强度减弱了。

2. 强化信仰的私密性。

容易隐藏自己真实生命状态的人,现在更容易隐藏自己了。

当然,圣经告诉我们: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神的人得益处,就是按祂的旨意被召的人。这次的疫情肯定也有神的美意,我在后面会谈到。但地方教会感受到的危机是更迫切的,显然,这是考验教会平日线下的牧养和关系的时候,同时对教会和牧者的线上群体牧养能力提出挑战。

教会该如何应对呢?

三、应对之一:网络媒体工具的使用

1. 各种线上沟通工具:微信群、QQ群、网上直播间、视频会议软件。

2. 信息广播工具:教会的公号、直播回放、教会网站。

3. 朋友圈

现在大部分人都通过微信群,而更多的是从朋友圈获取信息。弟兄姊妹要意识到自己在朋友圈所分享的信息,无论是关于疫情播报、分析或者属灵教导等,可能会帮助和影响到所有人,套用一句老话:朋友圈就是我们的禾场。我遗憾地看到许多人选择沉默,不分享通过自己属灵的直觉和判断对信徒有用的真实信息、优质文章,某种程度导致了劣质文章的滥觞。

4. 打卡圈

笔者曾经在打卡圈推动信徒的每日灵修已有一年多,发现打卡圈对于建立线上属灵团契很有效果,最可贵的是可以私密并彼此分享、互动。笔者认为,这是微信生态中适合教会使用的最好互动平台。大家可参看:如何使用打卡圈建立有效的灵修团契。

佳音将于近日推出这些工具的实用教程,欢迎大家关注。

四、应对之二:牧者角色的转变

而比解决眼下迫切的问题更重要的,或许是牧者角色的转变:要从一个属灵言说者,变成一个灵性传播者和信仰实践者。

1. 写作者。

有恩赐的牧者要有意识地进入公共领域写作,分享自己的洞察,让广大不信的人能听到基督徒的声音。

2. 引导者。

现在的问题是信息过载,在朋友圈里牧者的信息是平等地淹没在信息的海洋里的。牧者要教导弟兄姊妹如何分辨真相和谣言,引导弟兄姊妹关注和阅读优质的文章,整理好的属灵资源给弟兄姊妹。

3. 协调者。

在不能线下聚会,探访也成了一个挑战的时候,牧者是一个关系网的枢纽,牧者要把各方面的资源、众人的恩赐有效协调、整合起来,一起完成事工。

五、属灵的益处是什么?

1. 国度的视野

教会的有形的墙被打破。我看到各个地方的教会突破了地域和属灵传统的局限,放下了彼此的不同,积极联动起来,为了支援服事武汉同心合一。笔者想起2008年汶川地震的时候,全国的教会也是这样合成一股绳,凝聚一条心。这是神国度的样式。盼望这种国度性的美好连接、合一在疫情解除后一直持续下去。

2. 信徒皆祭司

许多的信徒,在各行各业的,或医生、或司机、或企业家、或心理医生、或自媒体等,都带着他们的专业能力,进入对疫区的服事中来。他们以实际的行动和爱带给人帮助,见证了耶稣基督的福音,彰显了神的荣耀。惟愿每一个基督徒都有这种祭司服事的意识,积极地投入怜悯的事工,成为时代的祝福。

六、策略的大转向

1. 对教会论的再认识

弟兄姊妹分散在各地,教会不能面对面聚集了,都改在线上了。没有人会否认线上聚会和线下面对面聚集是教会不同的表现形态。但我们是不是该进一步去反思教会的定义是什么?在线教会或者线上教会到底算不算教会?

同时这必然更新了我们对普世教会的认识,这种认识从头脑的层面上升到了真实的生命层面。

2. 教会要重视新媒体事工

目前各种形态的聚会方式是一种处境化和应急公共卫生管理的需要,但是它会激发基督耶稣教会的创新、发展、坚守;因为教会的主耶稣基督是复活的主,祂必带领祂的教会。

笔者特别谈到新媒体,这是现在这次疫情中无法被忽略、最闪亮的点:各个媒体在疫情中积极参与,让大家对这场疫情有了更快、更多、更广、更深的认识。

这里说的新媒体事工,不是指上文提到的使用新媒体网络技术来解决教会的实际问题;而是指教会使用新媒体去牧养会众,并使用新媒体去接触不信的人。

新媒体事工是教会的宣教事工,尤其对年轻的一代来说。这一点已经刻不容缓。如果大家都被限制不能出去互相流通,教会如何有效地接触到不信的人,向他们传讲耶稣基督的福音?新媒体是绕不开的一关。教会要切实行动和认真思考的是,如何使用大众能听懂和接受的文字、音频、视频,传讲耶稣基督的福音好消息。

不仅如此,新媒体事工是教会文化使命的一部分;新媒体是教会进入公共领域,参与社会公义建造的一个关键。

今日佳音曾经推出了一系列关于教会如何应用新媒体的精华文章,可作为大家参考的起点。从今天起,我们会在第二条推文陆续推出。您也可以在佳音公号后台发送“新媒体”文字或语音获取全部文章列表。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