孰真孰假?---《宗教改革运动思潮》阅读报告

越是被视为弥足珍贵的东西,其具体内涵就越容易消失,因为人们最容易将至束之高阁,麦格拉斯所著的《宗教改革运动思潮》就是为了竭力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宗教改革运动只是奥古斯丁的恩典教义最终战胜了奥古斯丁的教会教义而已。这是对宗教改革颇有见地的解读。

如果宗教改革在历史中就是琳琅满目的宝库,那么本书就是深入浅出的说明书。本书作者麦格拉斯像是一位老道中肯而又鲜于言笑的老管家,借着《宗教改革运动思潮》带领读者进入丰富的历史回廊之中。作者论及宗教改革发展的缘起、代表人物以及主要思想,颇为难得的是比较中肯的记述了与天主教的一些争论,这在不少新教神学思想著作之中是比较少见的。阅读本书给笔者也带来许多收获,笔者不愿意流水账一般的阅读报告,而是结合时下中国教会热烈讨论的议题进行思考。如下文:

1.回到宗教改革对使徒统续进行反思

阅读本书第一大收获是何谓真假教会。

随着在国内的讯息越加方便,之前无从接触到的各种神学思想亦带来极大的影响,其中有正面的和反面的。其中一个反面就是论及教会的合法性,不少自称为改革教会的牧者评论其他教会和教会的牧职是不合法的,其依据就是使徒统续。言下之意是,合法的教会必然要有合法的历史延续性。虽然麦格拉斯并未对此进行专项的回应,但是从他对宗教改革的称呼便可以知晓其立场。他将宗教改革成为宪制的宗教改革。所谓宪制即教会的合理和合法性是有其所公认的神学信条决定的,与强调使徒统续的天主教的历史延续性并不一样。宗教改革所带来的宝贵遗产就是,教会的立定不再与某个人或者某个组织有关,而是唯独圣经。决定教会的合法性的不是加入某个宗派,而是是否吻合圣经本书。让圣经本身充当教会合法性的唯一裁决标准。

正如我们将自己称为新教,是有旧教的意思相对,就是天主教。所以本质上而言,宗教改革运动就是对教会合法性的探讨,这对于在神学根基上相当薄弱的中国教会有非常好的借鉴之处。以往教会论及合法性是政治性的,关乎三自两会和家庭教会的争论。如今教会合法性是关乎神学性的,是历史延续还是神学延续。马丁路德、慈运理和加尔文都选择了后者(在教会观上加尔文相对于马丁路德而言更加的具体P202)。在这个基础上,宗教改革家则一致认为正教会应该是有三个标记的:圣道正确的传讲,圣礼的正确实施和惩戒的正确开展(这三个标志对应了基督的三重身份:先知、祭司和君王)。如麦格拉斯所言:教会及其职事的合法性,不是基于使徒教会的历史延续性,而在于神学的延续性。

2.宗教改革家对于圣礼的认知和判别

论述完了阅读本书的第一大收获,第二大收获就是关于真假圣礼。

所有新教徒都在持守着两大圣礼,即西礼和圣礼两者。但是十分可惜的是,这两大圣礼为何是圣,许多人却不知道内中原因所在。麦格拉斯在本书中有专门的篇章论及圣礼的教义,记录了宗教改革家从天主教的七个圣礼保留下两大圣礼。这也是宗教改革家与天主教决裂的原因,也是宗教改革家互相区分的原因所在。

至此,宗教改革似乎就打开了一道无法合上的大门,新教教会很难因为彼此的类同互相来往,但是却会因为彼此的异同互相抨击,以至于在宗教改革之后新教有因为许多细致的不同之处自立宗派。这或许就是新教所应该注意的。

论及圣礼,几乎所有的宗教改革家都认为只有两大圣礼,但是对圣餐的认知却有所不同。即使加尔文想要为之做出努力,似乎也有心有余而力不足。根据路德的神学认知,之所以圣礼可以谓之为圣,应该具备两个基本特色:内在的上帝的话与外在的圣礼标记(P169)。笔者以中国家庭教会的神学出发,家庭教会因为其便利性而得以蓬勃发展,但是在其神学的深度上却有所欠缺。作为家庭教会的牧者,我们必须要对宗教改革的宝贵遗产进行再度发掘,这样可以填补我们因为历史和特殊政策原因所带来的神学断层和封闭。因此,在继续保持其便利性的同时,我们应该思量如何提升教会圣礼的神圣性。

3.奥古斯丁的合一论有助于规避分裂

紧接着是第三大收获:真假合一。

麦格拉思论及宗教改革的根本所在是对奥古斯丁恩典教义的在发掘,其实也是对教会教义的再度更新。目前在国内教会而言,分裂之风非常常见,并且常常带来分裂的是认为对方不圣洁和违背真理,应该与之分别为圣。与宗教改革时期教会的决裂相比,如今中国教会的分裂是轻省的、情绪而普遍的。但是深入研究马丁路德的神学遗产便可以知道,其实马丁路德与天主教的决裂绝非我们想象中的那般容易。马丁路德在1519年所言:如果不幸的,在罗马有些事情是不能改善的,但这不能——绝对不能——有任何自己脱离教会的理由而产生教会的分裂;反而,情况越糟,我们就越应补足教会,加以支持,因为教会的分裂和仇恨是修补不了的。

马丁路德之所以从始至终都不愿意带来分裂,是因为他对奥古斯丁的教会论十分熟悉。奥古斯丁与多纳徒主义的论战之中,提及教会应该避免分裂,原因有二:

1、教会不是指一个圣徒的群体,而是一个圣徒与罪人的混合身体。例如基督论到麦子和稗子的关系,好与坏的分别,属于上帝的权利;

2、无论是分裂的,或者都是被分裂者,其实都是罪人。可见教会本身就是不完美的,如果我们一定要苛求完美之教会,那么可能就会带来分裂。或许因为篇幅问题,作者对于奥古斯丁的合一论只是点到为止,但是他与主张分裂的多纳徒主义的论战对于如今中国教会或许还有非常大的参考价值:教会是什么?教会的群体是什么?教会的合一是什么?实在是令人不得不反思。

当我们再次省思宗教改革运动所带来的改变时,我们便会真切的发现教会的更新和改变之路不在于追捧新潮的思想,而在于回到圣经之中。但圣经本身的意思在教会之中被蒙蔽之时,教会就会走向腐败和死亡。要改变教会,效法宗教改革家:

1)我们要回到圣经,圣经的意思要作为决定的标准,教会牧者应该以学习圣经原文为乐。

2)在讲台上要继续的挖掘圣经真实的意思,如狄马克所言要以释经讲道为健康教会的标志之一。

3)推动和培养信徒自己对圣经的阅读,信徒意识的觉醒才是教会根本的改变。

当然我们也必须要警惕另外一种危机,就是“唯独高举宗教改革”。麦格拉思在书中毫不避讳的提及宗教改革的些许问题,例如马丁路德不成熟的政治神学所带来的社会问题。这些弊病都在提醒我们在承继宗教改革家丰富的神学思想同时,也要避免他们的短板和缺失。所以宗教改革的根本精神不在于马丁路德怎么说,慈运理怎么说,布赛如何看,加尔文怎么写,重点是唯独圣经。圣经乃作为教会一切的出发点,讨论的核心,绝对的原则。

综上所述,宗教改革思潮就是在十六世纪所发生在关于争假教会的论战,因此所带来不只是神学上的改变,更有关乎文化、经济和国家的改变。在本书之中麦格拉斯以神学之于政治的改变为代表作以分析。麦格拉思所著的《宗教改革运动思潮》不仅仅可以作为普及神学的一般读物,其中也不乏具备学术参考之价值。祈求借着马丁路德、慈运理和加尔文来更新祂自己教会的基督,也在这个年代赋予我们敏锐的神学洞察力,更赐予我们被真理激发的勇气,敢于对这个时代大声的说:这是我的立场!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