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松沪会战中的上海基督教救济

1937年8月13目,日本悍然发动对上海的攻击,震惊中外的淞沪会战爆发。此次战事中,上海基督教各团体及传教士、基督徒本着人道主义的救援原则,冒着炮火积极参与救助伤兵与难民,在战时救济工作中贡献颇大。
 
沪战爆发后,在上海的教会刊物和教会机构号召信徒反对日本侵略,并通过国际关系,向外国教会揭露日军在华之暴行,还呼吁进行难民救济。
 
当时英美教会均对中国遭受暴虐表示同情,先后汇款数万元,由中华全国基督教协进会转交上海各教会救济机关,以救济难民。
 
在上海的基督教协进会及男女青年会的三位总干事还曾联名电请国联大会,制裁日本,并切实督责日本履行国际公约。
 
中华全国基督教协进会则发布《告全国基督徒书》,希望基督徒拥护政府,呼吁正义,统筹救济,并为国祈祷。协进会还于每星期日晚九时半,在上海的华美电台广播关于时局及教会事宜,并派遣干事组织救济工作,激发民众精神。
 
8月31日,上海各教会团体负责人联名发表英文的《为中日战争告普世基督徒书》,向全世界基督徒揭露日军侵华暴行。
    
因战事导致交通不便,上海基督徒组成的国难服务团帮助难民代雇车辆船只,并发给通行证,传输消息,以方便难民躲避逃难。
 
上海基督教牧师蔡吉乡及教友赵天镛还发起难民救难民之善举,组织男女教友募捐,将所得之钱,悉数购买食物,亲赴难民区发放。
 
松江教会还组织民众歌咏团,演唱救亡歌曲,前往周围乡村进行抗日宜传。
 
为预防敌机轰炸,松江监理会乐思堂之大钟自战事开始后,即提供防空监视哨作为警报,分空袭、紧急、解除、毒气、火灾等,常驻司钟员四人,昼夜轮流值班警戒。
 
此外,在沪英美传教士也不顾政府要求撤退的劝告,多数坚持留在战区,从事救济工作。如在上海的某美籍教士自雇卡车十余辆,分批前往虹口一带,救护难民脱离险境,被救出战区者,总计在五百人以上。
    
上海基督教青年会则发动劝募救国公债运动,组织征募队五十队,不到两周即募得十万元,捐给前线抗战。全市各教堂也分头成立劝募队,积极推进,所有信徒均切实宣传,踊跃劝募,量力购买,以充实经济建设,加强国防实力,尽国民救国之责任。
 
另上海各教会还积极组织参加基督教协进会救济委员会组织的“全国基督徒分文救济运动”,每人日捐一分钱,作为救济之用。
    
沪战爆发后,上海基督教各机关各团体,除了进行宣传募捐外,均致力于难民伤兵之救济,成立的组织有中华全国基督教协进会之救济委员会及上海基督徒战时服务团、青年会之军人服务工作等,对于前方服务及救济难民工作不遗余力地进行帮助。
 
当时上海基督教领袖鉴于救济工作之迫切需要,决定组织上海基督教联合会。联合会成立后工作成绩显著,因当时难民遍地,联合会立即开始募捐,先后利用教堂、商场等成立十八处难民收容所,前后收容难民数达十余万人之多,并提供粮食及衣物给难民。各收容所中之难民,多给予普通教育,并同时授以职业教育,另有礼拜、查经等宗教活动。
 
鉴于难民众多,无处安置,联合会还成立了避难信徒服务团,分成衣、水木、清洁、介绍、代办、赈卖六部,量才使用,介绍难民在社会上工作,难民寻得生计后即自行离所,联合会给予相当之津贴。
 
至1938年3月底,各收容所陆续停办后,当时收容所中多数难民,在离所后均已获有技能,得以维持生活。联合会还设立一肺痨疗养院,专为患肺痨之难民居住。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的救世军于沪战时,在上海国际红十字会经济上的帮助下,设立难民收容所数处。如救世军特增设第六收容所,专收治街头及各里弄流浪难民,并将馒头等食品,赴各街头分发,施行临时救济。又如救世军负责的交通大学难民收容所先后收容难民一万七千人,其中儿童一千二百人,专设难童学校,女子更有刺绣班,给予相当教育。对于无家可归之孤儿,救世军则在收留后,授以缝工、织袜、制鞋、木工及制造其他日用品的手工艺。
    
在上海的基督教青年会也参与难民救助,还为难民提供职业培训与生产教育。如上海女青年会除领导全沪妇女从事慰劳事工外,并竭力着手救济、救护工作,开放女青年会会所,为全沪妇女战时工作之中心点,还救济在沪难民及各国侨民。
 
特别是上海女青年会还办理收容无家可归的妇孺难民,该会因收容难民人数过多,故将难民一部分由女青年会设法介绍觅得相当工作外,其余大部分难民由该会公开向社会征求雇佣。鉴于妇女流离失所、无家可归者为数极多,女青年舍还发起设立“妇女职业收容所”,以资收容。
 
此项妇女收容所,不同于其他收容所,不但从事救济,且教授以各种技术,使妇女难民能有一拉之长,足以自食其力。
 
男青年会设在法租界吕宋路的难民收容所也有诊病室、调养室等,对学龄儿童也设有学校,对于女子也设有女红班。
 
男青年会鉴于战争发生后,失业青年极多,为谋彻底救济起见,决定由该会等发起举办国货贩卖团,贩卖国货日用品,招收失业青年办理此事,并负宣传及组织民众之责任。该会还以失业日多,生产日促,特行提倡“返乡生产运动”。
 
上海男女青年会还共同组织学生救济委员会,策划讨论非常时期的学生问题,对学生界的学业及战时训练等问题进行救济。至于其他范围较小之教会团体,对于救济工作也皆各有努力。
    
战事爆发后,伤兵众多,上海各教会还积极救助伤兵,或到前线服务。上海女青年会特别组织战时服务队,下设慰劳、救护及总务各组,分别开展服务,部分教会医院医生也加入服务行列。该会慰劳队曾在炮火声中,前往伤兵医院及红十字会医院等处慰劳伤兵,并分发衣服、食物等。女青年会还发起组织救护队,报名参加者极为踊跃,学员经短期训练后即赴前线服务。
 
针对前方将士御寒需要,在上海的幕尔堂等教堂与妇女自治会还发动女信徒为前线将士制作寒衣,劝募经费支援前线。
 
上海基督教联合会则发起“万件背心运动”,分派教中妇女赶制大批棉背心,捐助给前方将士御寒。
 
关于伤兵之救济,基督教联合会还负责办理伤兵医院数所,其他伤兵医院也直接或间接获得联合会经济及人力之帮助。受重伤之兵士,给予特别饮食,所有伤兵,均给予友谊上之安慰,青年基督徒多数自愿前往充任看护之职。各伤兵医院关闭后,某西籍基督教医师还联合上海国际红十字会开设一处残废伤兵医院。专门收容失腿失臂之兵士,其中部分兵士还受洗入教。
 
此外,青年会还在前线设立多处伤兵俱乐部及军官俱乐部,提供文体娱乐服务,颇得受伤将士及军官之欢迎。
    
当时上海基督教还组织多次为国联合祈祷及特别捐款。如鉴于战区同胞流离失所,处境惨苦,上海基督教联合会于时年9月18日在幕尔堂举行为国禁食祈祷,并请各礼拜堂及各基督徒家庭同时举行,还将当日中午禁食一餐的餐费,全部作救济难民之用,并为伤兵默祷早日痊愈。
 
10月10日,上海基督教联合会又在幕尔堂举行国庆礼拜,举行全沪基督徒为国公祷,并定是日收取特别捐款,购买慰劳物品送交前方将士。
 
10月31日,上海基督教联合会又率领全市教徒,为中国奋勇抗战祈祷最后胜利,并全体禁食一天。参加联合祈祷者数千人。值得一提的是,上海的圣约翰大学、中西女塾等教会学校的学生也积极参加战时事工,支援前线抗战。
    
纵观上海各基督教会的战时救济工作,各教会可谓精诚合作,各尽所能,竭力救助了数以万计的难民与伤兵,最大程度减轻了战争对他们的伤害,也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基督教的慈善博爱精神。
 
 
《天风》2015年8期23--24页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专文。作者:中国社会科学院博士后张德明。2016年6月30日礼拜四21:44扫描,2016年7月11日礼拜一16:15审核校对。更多《天风》2015年8期文章,欢迎点击http://www.jdjcm.com/wenzhai/1651.html阅读!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