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一教会的建立者--西普里安

西普里安,北非迦太基主教,倡导教会合一,三世纪最具权威与影响力的主教。
    
西普里安(Cyprian,约200--258)出生在迦太基一个非基督教的富人家庭,属于上流社会阶层。他受过良好、全面的教育,熟悉哲学、法律和政治观念,这一切都为他日后的侍奉奠定了坚实的学识基础。
 
245年左右,西普里安归信基督,在他悔改信主之后,立刻将他的财富分给穷人,身体力行基督徒的信仰原则。由此深得迦太基及其周围深受迫害之基督徒的热烈欢迎。248年左右,西普里安受身边基督徒的拥戴而被选为迦太基主教,成为北非地区基督教世界的领袖。
    
250年左右,罗马皇帝德修斯发动迫害运动。每个臣民必须参加为皇帝和帝国举行的献祭和祈祷,凡不愿参加者将要受到惩罚。大迫害一开始,罗马、耶路撒冷和该撒利亚的主教都殉道了,而西普里安较早得到消息,与他的几个跟从者逃到北方的偏远地带,躲避了这场大迫害。
 
然而,西普里安的举动却为他日后的侍奉带来了诸多麻烦,他必须为他的行为做出合理的解释。随着皇帝的死亡,迫害停止了。
 
而当时的基督徒在如何接纳叛教者回归教会的问题上出现了分裂的认识。西普里安认为应该给予这些人回归教会的机会,接受那些堕落过,而且不只一次堕落的人。教会应该张开怀抱,拥抱与接纳那些要求重新回到教会的弟兄姊妹,但这种接纳要符合教规并经过适当的程序,而最终的决定权取决于主教。
 
有些人则提出反对意见,他们认为不需要经过复杂的程序,只要曾经叛教的肢体有悔改的态度与行为,就应该立即恢复其基督徒身份并允许其参与教会生活。
 
251年左右,西普里安召升了一次主教会议来解决这种分歧。在这次会议上他提交了两篇论文:《论背教者》和《论教会的统一》,以此让会议及教会其他同工了解他自己的观点。这两篇文章是理解西普里安教会论的主要材料。
 
他认为教会是救恩的方舟,“不以教会作其母亲的人就不能以上帝作其父亲”。他这一观点的背景,主要是针对那些异端派或者分裂教会的人,认为他们不属于教会,也没有参加教会的信仰生活,因此他们之中没有救思、圣灵的指引,他们的洗礼与圣餐也没有真正的果效。
 
会议的结果是,主教们采纳了西普里安的建议,最终结束了一场分裂教会的争辩。
    
西普里安将救恩论与教会论联结在一起,他强调:“救恩是一个过程,开始于教会,悔改受洗,并且继续留在教会里面,直到老死。”这是他非常重要的贡献,任何要离开或者分裂教会的人,救恩就与他无份了。对于当时内忧外患的环境来讲,这样的神学主张保证了教会的合一与健康发展。“一个上帝,一个基督,一个教会”,这是他对于教会统一性的理想追求。
 
西普里安用比喻来解释教会的合一性,“正如太阳光线很多,但光明只是一个;树枝有很多,但树干只有一个。同样,许多河流可以来自于同一个源泉。”
 
在西普里安看来,确保教会的这种统一性则在于主教本身。他认为主教的职权可追溯至彼得和众使徒,他们经历过圣灵的洗礼,并将这圣灵的职分传承下来,经过后世的代代相传。而这样的主教是大家都需认可的人,要忠心地教导真理,委身于基督,服务神的教会。绝对不能有自任主教的事情,异端也不能做主教,任何不与其他主教交通与团契的人,都是假主教。
    
西普里安建立了以主教为中心的教会学。这对于当时风雨飘摇、分裂动荡的基督教世界来讲,加强了教会的统一性与团结,集中力量与精神去建立、发展耶稣基督的教会,健全教会的秩序与组织。避免基督教在早期发展时分散成为许多分歧严重的小团体,从而让异端、分裂者有机可乘,阻碍、毁坏建立合乎圣经教导、使徒统绪的基督身体。
 
有批评者则认为,西普里安的主教观念有悖于信徒皆祭司的观念,拦阻了神的儿女直接与上帝相交流,僵化了教会的行政组织,使属灵的团体慢慢失落了。
 
然而我们应该看到的是,西普里安在整个三世纪的基督教世界的影响力是无与伦比的,他对于整个大公教会的迅速形成和统一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为后世基督教的充分发展提供了基本范式。
 
 
《天风》2015年6期53--54页拂尘处。作者:上海基督教国际礼拜堂牧师赵鑫。2016年5月3日礼拜二21:38扫描,2016年5月11日礼拜三13:58审核校对。
《天风》2015年6期文章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576.html
《天风》2015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856.html 
《天风》2014年1--12期汇总
http://www.jdjcm.com/wenzhai/1072.html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