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爱你!上帝祝福你!

基督教传媒

当前位置: 首页 > 地方教会 > 教会史料 >

基督教故事--十三、教权皇权

时间:2016-05-01 11:34来源:《教材》2015年6期 作者:严锡禹 点击: 评论
查理在789年颁布法令,要求每一个主教区、每一所隐修院,“都必须讲授赞美诗、乐谱、颂歌、年历计算和语法。所有使用的书籍都经过认真审订。”
东西方教会分裂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其中政治和文化的原因至关重要。
 
从政治上看,罗马帝国西部由于受到来自欧洲北部的蛮族人侵,逐渐失去了它在整个帝国的领导地位,帝国的领导权不得不东移,转向东罗马帝国。公元476年,日耳曼将军奥多维克发动叛乱,废黜西罗马帝国皇帝罗慕洛·奥古斯都,奥多维克自立为王。自此,西罗马帝国正式消亡。
 
从文化上看,自古以来,罗马帝国西部就属于拉丁文化区,这里通行的语言是拉丁语。而帝国东部属于希腊文化区,通行的语言是希腊语。两种文化的不同,导致罗马帝国在诸多事务上的东西之分,甚至基督教教会也深受影响。
 
如教会历史上的教父就有希腊教父和拉丁教父的分别,凡用希腊文写作的教父即称为希腊教父,反之,凡用拉丁语写作的教父则为拉丁教父。由于他们的文化背景不同,致使他们的神学气质也大异其趣。有关这方面的内容,我们在前文已经有所交待,这里就不再赘(zhuì)述。
 
西罗马帝国灭亡后,统一的欧洲就不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由蛮族建立起来的新兴国家。蛮族国家的建立,伴随着征服和杀戮。在战乱频仍、灾祸连连之时,欧洲的精神与文化处于“真空”状态。而此时的基督教会成了古代文明的保存者,教会也不失时机地向外传播,经过努力,使得绝大多数蛮族国家皈依了基督。
    
可以说,基督教在欧洲的传播,是与蛮族征服西罗马帝国同时进行的。这两股力量在统一欧洲的过程中,既有合作,又有斗争。基督教历史上,把代表基督教的力量称为教权,代表蛮族国家的力量称为皇权。因此,贯穿于整个中世纪基督教会史的一条主线,就是教权与皇权的斗争,二者的力量此消彼长。总体而言,中世纪早期,教权盛于皇权;中世纪后期,皇权盛于教权。
    
本章不打算介绍整个繁琐地教权皇权斗争史,只从历史长河中撷(xié)取几个典型事件,与读者共享。
    
(一)丕平献土
    
丕平三世(Pepin Ⅲ)别名矮子丕平,这个别名也许源自他的身材,他大约出生于714年,家庭是法兰克王国实权派,他的父亲查理·马特(Charles Martel)时任法兰克王国宫相。法兰克人是日耳曼人的一支,大约在公元五世纪时,包括法兰克人在内的几个独立的部落联合起来,组成了法兰克王国。法兰克王国的奠基者叫墨洛温,因此法兰克人的第一个王朝就以他的名字命名,叫墨洛温王朝(Merovingin Dynasty)。丕平家族只是墨洛温王朝的大臣,但是到丕平的祖父时,这个家族成了法兰克王国的实际统治者。丕平登上法兰克政治舞台的时间是741年,为了更清楚地了解他登上政治舞台后与罗马教廷的关系,我们必须首先把法兰克乃至欧洲公元八世纪时的政治形势稍加交待。
    
法兰克人与基督教的关系可以追溯到很早的时候,但说到法兰克王国与基督教的关系,大概就只能追溯到墨洛温的孙子克洛维斯。克洛维斯的妻子是勃艮第公主,信奉基督教。496年,一次战役的前夜,克洛维斯对妻子承诺,如果她信仰的上帝保佑他,使他赢得战役的胜利,他就接受基督教信仰。结果,他取得了胜利。克洛维斯如约宣布皈依基督教,并于当年圣诞节,带领三千随从接受了洗礼。不久以后,大多数法兰克人都皈依了基督教。从此,传教士在法兰克人的辖区内活跃起来,国家与教廷的关系也变得更加密切。
    
公元七世纪时,墨洛温王朝开始走向衰落,王朝的实权为丕平家族所掌握。矮子丕平的祖父“法兰克公爵”丕平以“宫相”的身份独揽法兰克王国大权。714年,“法兰克公爵”丕平去世,他的私生子查理·马特继承了王国的统治权。查理·马特为了巩固、扩大他的政治势力,鼓励教会向德国西部和尼德兰派出传教士,以便他借机控制这些地区。他还支持法兰克教会从事改革工作。他的这些措施使得教廷与法兰克人之问建立起十分密切的关系。事实证明,这种关系对双方都存在着无比深远的影响。
 
但是,查理·马特在处理与教会的关系时,采取了过分功利主义的态度,他只关心他的政权及其疆域范围内的事,至于远在罗马的教皇,他并不是十分热心。当时的罗马虽然名义上臣服于东罗马帝国皇帝,而且皇帝也指定拉文纳总督代替他行使权力。但事实上,在罗马具有号召力的是教皇,他是罗马的实际领袖。不过罗马始终没有完全摆脱蛮族的围攻,739年,当伦巴德人大举进攻罗马时,教皇格列高利三世请求查理·马特出兵相助,但查理对此置之不理。这种对罗马安危漠然视之的态度到了矮子丕平时,得到了彻底改观。
    
741年,查理·马特去世,他把权力传给他的两个儿子,一个是卡尔洛曼,一个就是矮子丕平。卡尔洛曼似乎对权力不太热衷,或许是在与丕平的斗争中处于下风,他放弃了属于自己的权力,到隐修院做隐修士去了,并于六年后去世。丕平得以独掌大权,有机会一展他的宏图伟业。
 
丕平比他的父亲更加关心教会,支持大主教卜尼法斯推行改革,清除教会中的丑恶现象,改革教会的弊端。在丕平的支持下,卜尼法斯从742年开始,通过一系列会议来推行他的改革主张,所有的改革措施都集中在一个焦点上,那就是教会神职人员的素质、道德水平和作风等问题。卜尼法斯强烈抨击神职人员纪律涣散,指责他们世俗气太浓,谴责神职人员结婚。经过卜尼法斯的努力,法兰克教会的整体素质得到了极大的提高。
    
丕平知道,要想取得更大的成功,必须求助于教皇,因此,他积极支持教皇的工作,为教皇排忧解难。丕平则想借着教皇的帮助,取墨洛温王朝而代之。他密谋把懦弱的墨洛温国王驱赶进隐修院,自已登基为王。要实现这一目标,丕平除了要赢得法兰克贵族的支持外还需要教会的声援和认可。恰在此时,罗马的安全再次受到威胁,给了丕平一个与教皇相互“帮助”的机会。
    
751年,新伦巴德人征服拉文纳,直接威胁着罗马的安全。教皇需要丕平出兵相助。作为回报,教会同意了丕平作王的要求,并且就在这一年丕平正式登基时为他加冕。加冕礼的影响十分深远,它表明王位授予或废黜的权力在于教会,换句话说,在教权与皇权斗争的第一回合,教权显然占据了上风。
    
教皇给予了丕平极大的帮助,丕平自然也会投桃报李。754年,为了请丕平帮助教会解除新伦巴德人对罗马的威胁。教皇亲自前往巴黎,并且在巴黎附近的一座教堂重新为丕平及其诸子举行加冕礼,赐给丕平一个头衔叫“罗马人的贵族”。加冕礼后不久,丕平亲自率领法兰克大军进入意大利,迫使新伦巴德人同意退出拉文纳和新近征服的意大利土地。但伦巴德人不久反悔,拒不履行诺言。756年,丕平再次出征,最终解决了罗马的安全问题。
    
新伦巴德人从东罗马帝国皇帝的手中夺得了拉文纳及其附近地区,如今在丕平的武力压迫下,把这片土地归还给了罗马教会,使其成为教皇的领地。从此时开始,“教皇国”逐渐形成,教皇在拥有属灵权力的同时,也拥有了世俗的权力。这一事件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丕平献土”。
    
(二)查理曼大帝
    
756年,矮子丕平去世,去世之前,他按照法兰克人的传统,仿效其父,把法兰克王国均分给他的两个儿子查理和卡洛曼。查理大约出生于742年,在官廷中长大,亲眼目睹了丕平家族推翻墨洛温王朝,并在此基础上建立起卡洛林王朝。查理本人从小就表现出惊人的天赋,12岁那年,教皇巡视巴黎,要求他的父亲丕平三世帮助教会驱逐伦巴德人,查理代表父亲去迎接教皇,得到教皇的称赞。当他和哥哥均分到王国的权力后,他并不满足,他想做成一番伟业,希望超越他的父亲。机遇很快就临到他的头上,771年,哥哥卡洛曼病逝,查理如愿以偿地独揽大权,开始了其雄才大略的帝王生涯。历史上称查理为查理曼,“曼”是拉丁文的译音,意思是伟大。对于欧洲历史和基督教历史来说,查理都无愧于这个“曼”的称谓。
 
查理从独揽大权伊始,就率领大军,为扩大法兰克人的疆域四面征战。772年,他首先征服阻隔在法兰克王国与教皇国之间的伦巴德王国,把伦巴德置于自己的统治之下。作为回报,他在罗马重申其父丕平对教皇的承诺,即教皇拥有意大利的统治权。经过数十年的征战,查理建立起了一个罗马帝国灭亡后欧洲最大的帝国,其疆域包括现在的法国、比利时、荷兰、德国、奥地利和匈牙利的大部、意大利大半及西班牙东北一部分。
 
在向各地征伐的过程中,查理还运用各种手段迫使撒克逊人皈依了基督教,撒克逊人是最后一支接受基督教信仰的日耳曼人。查理对撒克逊人的征讨从772年就开始了,他的目的是要使他们臣服于他。经过多次战役后,撒克逊贵族终于同意臣服,同意皈依基督教。775年到777年间,查理为他们安排了多次集体洗礼,几乎让所有的撒克逊人都成了基督徒。当然,通过武力传教的方式,并不能立即就使撒克逊人真正心悦诚服。在他们接受洗礼后,又经历了20多年的时间,撒克逊人才真正融入查理建构起来的基督教世界。
    
在南征北战的过程中,查理像他的父亲一样,始终与救皇保持着良是好的关系,他为教皇提供了坚固的保障。799年,罗马贵族密谋伏击教皇利奥三世,但没有成功,利奥三世逃往查理的宫廷,在那里避难。第二年,查理亲自护送利奥三世回罗马,并在罗马居住了四个月,以叛国的罪名帮助利奥清除了那些反叛分子,从而巩固了利奥的地位。为了报答查理的支持,利奥三世计划对查理实行一次意义特殊的加冕典礼。
    
800年圣诞节,利奥一世在罗马圣彼得大教堂主持盛大的圣诞弥撒,参加弥撒的重要人物依次来到教皇面前跪拜,当轮到查理时,教皇突然把事先准备好的冠冕加在他的头上。这是罗马皇帝的冠冕,它象征着罗马皇帝的权威。这次加冕意味着教皇把皇帝的封号赠送给了查理,使查理成为罗马皇帝,也就是说,查理成了罗马皇帝奥古斯都的继承人。
    
对于查理来说,加冕并不意昧着其权力的增加,因此,他本人对这突如其来的加冕札,虽然感到意外,但并没有令他欣喜若狂。然而,对于罗马人和教皇国乃至欧洲历史来说,却意义深远。
 
从法理上讲,自从476年西罗马帝国的最后一位皇帝被废除以后,帝国西部就隶属于居住在君士坦丁堡的东罗马帝国皇帝,虽然在大多数时候,东罗马帝国皇帝对帝国西部的影响微乎其微,但他仍然是合法的统治者。如今,教皇把罗马皇帝的桂冠加在查理头上,表示帝国西部又有了皇帝。这一举动使得罗马人欢欣鼓舞,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罗马帝国并没有灭亡,他始终渴望有一位像君士坦丁那样伟大的皇帝来治理罗马,现在,上帝把这样一位皇帝赐给了他们。
 
对于欧洲历史来说,这一事件更把世俗政权与教会权力紧紧地捆绑在一起,为世俗政权打上了深深地神权政治的烙印。
  
如果查理只擅长东征西讨,他就只不过是一介武夫而已,不可能被称为查理曼。他之所以被称为大帝,除了他的武功外,还有他的文治。
 
从公元五世纪起,欧洲经历了300多年的战乱,古希腊罗马繁荣的文化已经丧失殆尽,欧洲的文化已降到很低的水平,以至于查理宫廷中的重要顾问都不得不从不列颠诸岛邀请。
 
查理对这种文化凋零的现象十分痛心,他对教士和隐修院的教育水平也十分不满。他说:“对我们和忠诚的朝臣来说,基督指定的、我们所信赖的主教管区和修道院的管理不应满足于常规的奉献生活,而应教育那些从上帝获得学习能力的人,根据各人不同的能力施教,这将有很大的好处,有利于政权……虽然善功比知识更好,但没有知识就不可能行善。”
  
当时,欧洲最繁荣的学校都在不列颠诸岛的隐修院中,查理就从这些隐修院中邀请顾问和教师,请他们来教育他的臣民,希望借着他们的帮助,在不久以后复兴古典学术和与《圣经》有关的学问。
 
查理在789年颁布法令,要求每一个主教区、每一所隐修院,“都必须讲授赞美诗、乐谱、颂歌、年历计算和语法。所有使用的书籍都经过认真审订。”他的号召得到了积极响应,如813年的一次主教会议就专门为此做出决议:“根据我们的查理皇帝命令,主教要建立学校,讲授文化与经文的学问。”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卡洛林王朝的各地普遍建立起学校,这些学校大约分为三类:第一类学校设于宫廷,是最高级的学校;第二类学校设于主教座堂,主要教授神学,目的在于培养神职人员;第三类学校设于隐修院,这类学校属于普及性学校,基本课程为“七艺”,包括语法、逻辑、修辞、几何、代数、音乐和天文。学生一般接受第三类学校的教育,如果有志于教会工作,可以升入第二类学校学习神学。但大多数学生会选择直接进入社会,从事世俗职业。
    
在推行教育的过程中,查理本人身体力行,像一位学生那样亲自到“宫廷学校”去听课。在查理的推动下,欧洲的文化又慢慢繁荣起来。由于学术的发展。刺激了基督教神学的讨论,使得基督教教义在西方也开始经历理性的洗礼。
    
在教会事务方面,查理也做出了不少贡献。他继续推行卜尼法斯开始的教会改革,如鼓励讲道、要求信徒背诵“主祷文”和“使徒信经”、完善主教制度等。
 
总之,当814年查理去世时,法兰克王国及教会无论在文化教育水平方面还是在体制建设方面,都远远超过了墨洛温王朝和早期卡洛林王朝,整个王国和教会的行政效率大幅提高。历史学家把查理开创的这一文化教育局面称为“卡洛林文化复兴”。
    
下期预告:教权皇权(续)
 
 
金陵协和神学院《教材》2015年第6期113--120页教会史。2016年4月17日礼拜天16:57扫描,2016年4月23日礼拜五16:25审核校对。更多《教材》2015年6期文章,欢迎点击基督教传媒http://www.jdjcm.com/wenzhai/1540.html阅读。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