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无与伦比的柱石亚他那修

亚他那修,古亚历山大城杰出的主教,公元4世纪伟大的神学家,东方教会的伟大教父,《尼西亚信经》忠实的捍卫者。
    
亚他那修,296--298年间出生于亚历山大城一个富裕的家庭,父母具有一定的社会地位。亚他那修从小接受希腊式的传统教育,从他的著作里我们可以发现希腊文化对他的影响。亚他那修少年时便聪慧过人,被亚历山大主教看中,着重培养他,后来任命亚他那修为自己的书记员,直到公元328年,亚历山大主教安息,临终前他指定年轻的亚他那修继任为亚所山大主教。直至亚他那修373年安息归主为止,共担任主教长达45年之久。
    
公元313年,《米兰敕令》颁布,基督教被允许在罗马帝国内部自由传播,教会也成为合法组织。在这样宽松和平的时代,基督教的首要任务已经不再是面对外部的逼迫而生存的问题。原来没有正面解决的、积攒已久的神学分歧与争论成为教会向前发展的首要障碍。
 
亚他那修在那个论战的年代,凭借过人的智慧、雄辩的能力、坚忍的毅力,为神学的建构提出合理蓝图,以忠心与见识为主做见证,以满腔热情奉献投身于教会的发展。
 
有位历史学家将亚他那修比作教会的中流砥柱:“这样教会的柱石,效法基督洁净圣殿的行为,但他并不是用鞭子,而是用很有说服力的言论。”
    
亚他那修坚守辩论主要是证明子与父乃是“同一个实质”,他坚决反对阿里乌主义(半阿里乌主义)声张的两点:
 
第一,子既然是父的独生儿子,便必然有开始;第二,子与父在本体上是不同的。
 
亚他那修认为这两点,把我们的信仰引向两个非常危险的地步。按照阿里乌的观点,我们的救恩来自一个哲限的受造者;另外,如果子与父在本体上不同,便直接摧毁了基督教一神论的信仰,把我们引向多神论的崇拜中。
 
所以,亚他那修如此坚决地辩护,并不是在乎或纠结一个神学词汇正确与否,而是要为整个福音与信仰的根基辩护。
 
有教父学者认为:“第4世纪的信条史与亚他那修的生平经历完全同一。”这句评语恰恰说明亚他那修成为当时神学与教义的代表,他也是《尼西亚信经》的代表与坚决捍卫者。
    
亚他那修一生著述颇丰,主要有《论道成肉身》、《驳阿里乌》、《圣安东尼传》、《论三位一体与圣灵》、  《致皇帝康士坦丁书》、  《关于逃离的申辩》等。
 
值得我们留意的是367年,在亚他那修写的第39封书信中,明确列出新约正典27卷圣经,这是完整新约正典的最早记载。
    
亚他那修的坚忍体现在他一生所遭受的五次放逐,虽经历死荫的幽谷,但神每次又将他带回侍奉的禾场,完成神交付他的使命。这五次放逐与回归的进程也向我们展示了当时教义发展与政治趋势的风向标。
 
“在45年的主教任期中,有16年是在放逐中度过的。政治与神学永远都纠缠不清。所以,亚他那修一生都为了辩护尼西亚信经所表达的信念与他对大公信仰的认知而活。”
 
这个时期,皇帝对于帝国内教会的争论,兴趣不亚于维护国家政治上的和平。同时皇帝的“神学喜好”也成为当时争论结果的决定性因素之一。亚他那修反对妥协,因着这种秉性常给反对他的人落下诸多口实与借口,攻击他,甚至诬告他。随着第五次的回归,亚他那修结束了他的流亡生涯,在亚历山大城安享晚年。
    
在最后的年岁,亚他那修依然是亚历山大城的主教,享受着人们对他深深的敬意,孜孜不倦地用圣经教导城里的百姓。在亚他那修的一生当中,他始终将自己奉献在上帝面前,虽几经浮沉、颠沛流离,却从未失去对上帝的信靠与跟从,甘愿摆上自己成为“教会无与伦比的柱石”。
 
 
《天风》2015年4期49--50页拂尘处。作者:上海基督教国际礼拜堂牧师赵鑫。2016年2月3日礼拜三06:38扫描,2016年2月23日礼拜二15:28审核校对。
《天风》2015年4期文章http://www.jdjcm.com/wenzhai/1476.html
《天风》2015年1--12期汇总http://www.jdjcm.com/wenzhai/1856.html 
《天风》2014年1--12期汇总
http://www.jdjcm.com/wenzhai/1072.html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