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文化名人信仰系列之十二:谢扶雅

1436594206(本文)
 
他是中国现代著名的基督教思想家、文学家、翻译家。一生著作等身。中国第一部宗教学专著《宗教哲学》就出自他的手笔,而他晚年从事基督教文库的编译工作,嘉惠基督教界及学林。他没有一张大学毕业文凭,却被多个大学聘任为教授、系主任。他一生致力于比较中西宗教、哲学、文化的异与同,力主两者融会贯通。他就是谢扶雅。 
 
谢扶雅(1892—1991),浙江绍兴山阴县人。名惟大,字扶雅(两者均取自《古文观止》中“夫惟大雅,卓而不群”)。2岁丧父。4岁在族人私塾中接受中国传统文化教育,一读就是10年。13岁参加清代最后一届科举考试,未中。1906年至1908年,随从大舅游幕并习“大清律例”,未有所获。那一时期他“读书读律两无成”。
    
就在前途黯淡之际,谢扶雅听从建议选择去日本留学。1915年秋,他就读于教会办的立教大学。一次谢扶雅患急性视网膜炎,住院时被护士打错针,手臂突发红肿剧痛,有着基督教信仰的护士跪哭乞求饶恕过错,此时,他脑海中浮现出基督徒好友罗文光唱《纪念耶稣宝贵名》时的安详面容,也忆起母亲在他们年幼生病时昼夜在他们床前徘徊和祈祷。那一刻,他深感凡人渺小和卑微,人需皈依上帝,以求赦免和恩典。他决定接受洗礼,正式皈依上帝。几天后,在罗文光等陪同下,谢扶雅在附近的圣公会三一堂受洗入教。
 
受洗后的谢扶雅,经常到教堂参加各种礼拜、布道活动。一次,学生立志布道团干事丁立美牧师从上海到东京布道。谢扶雅与之交流,丁牧师认为文字事工较适合他,中国基督教青年会也急需他这样的文字人才。谢扶雅接受了他的意见,于1916年秋结束留日生涯回到中国。
    
1916年至1925年,是谢扶雅为中华基督教青年会工作时期。在这期间,他翻译了《祈祷发微》、《完人之范》、《道原》等书。非基运动爆发,谢扶雅对其进行了深刻反省,认为爆发有两大原因:从中国本土来说,是中国文化对西方文化中基督教精神的生疏;外国传教士在传教策略上也存有缺陷,他们鄙视中国文化,欠考虑怎样让教义本土化、教会本色化。
 
有鉴于此,谢扶雅决定把自己的余生都奉献给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研究与翻译。他要穷一生之力,译介中西哲学与文化,认识彼此之“异”与“同”,相互取长补短。后来,他所提出的中国思想是偶性思想,既不是个性,也不是众性,乃是执两用中等观点乃是这方面研究的结晶。
    
1925年,谢扶雅赴美,先后在芝加哥大学、哈佛大学选修比较宗教和西洋哲学等课程,还担任芝加哥大学中国基督徒学生团契主席。他对西方文化精髓的体会比先前更深了。他深感中国文化缺乏两希精神,即重知识、智慧,追求真理的希腊精神,以及希伯来的宗教精神。他认为西方科技的进步以及追求民主、自由、平等、博爱等制度及伦理观念均源于此二者。他也看到了美国人民蓬勃的民族精神。这一切,他都写进了1929年由世界书局出版的《游美心痕》中。
    
1927年,谢扶雅回国,1928年开始任教于广州岭南大学。有感于中国的积贫积弱及日本随时发动对中国的战争,1936年,他辞去岭南大学教授职务并决定到中国最广阔、人口最多的乡村中去。他认为中国知识分子挽救民族危亡的主战场在乡村,而不是在夜夜笙歌、寻欢作乐的都市里。谢扶雅选择河北定县作为从事乡村教育事业的地方。他协助晏阳初编撰《千字课》教材及参考书,出版民众小丛书上百种,试图将群众从愚、穷、弱、私四大病患中解救出来。 
 
1947年,他发表了《基督教学生运动在学潮中应有的态度》,次年发表《基督教与宪政》。1949年移居香港,并先后在崇基学院、浸会学院任教。古稀之年,谢扶雅欣然应聘主持编译基督教历代名著,经20余年,终于完成十一卷不朽名著之译介,其中包括《基督教早期文献选集》、《东方教父选集》等。这一时期,他对于中西文化融合及其途径有了更深的体认,其本色神学的建构也更加成熟,出版了《基督教与中国思想》、《中国基督教初论》、《中华基督教神学的几个原则》等论著。 
 
去世前,谢扶雅自编六卷本《南华小住山房文集》,作为他一生文字工作的总结。还出版了两本自传《巨流点滴》、《自辫子至电子:谢扶雅百年生平纪略》。 
 
 
《天风》2014年12期44--45页史卷拂尘,作者:南京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包兆会。2015年5月10日礼拜天14:54扫描;2015年5月26日礼拜二14:35审核校对。更多《天风》2014年第12期文章, 欢迎点击基督教传媒http://www.jdjcm.com/wenzhai/1037.html阅读。或者打开1436689912阅读(图文比网站里的更精彩)。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