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吹麦浪

又一次骑单车路过这片麦田,闻着熟悉的泥土馨香,暖暖的风如绸缎般俏皮地拂过耳根,远处夕阳温暖的余晖透过绿油油的麦浪层层叠叠扑面而来,一如我的回忆。
    
记忆里外婆总是在周日的早上,用她的红色小三轮车载着我去教会。路上我们常常会遇到一些更年长的老奶奶拄着拐杖蹒跚而行。外婆总是很热心,把老姊妹扶到她的小车上,而我就跳下来在后边帮她推着。尽管那时的我力气很小,但是看到老姊妹满是皱纹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微笑,我的心里就觉得好温暖,恍惚间闻到一缕麦香浸透心脾,四散开来。
    
外婆是家里的第一代基督徒,对待信仰有着山东人特有的热忱。每逢周日,她总会早早地起床收拾,并不时催促膊胧着睡眼四处找衣服的我。据说,在我刚学会走路时,外婆就开始带我去教会了,从那以后,我生命中的每一个周日都是在教堂里度过的。
 
记得当时,每每散会后,外婆总要和几个姊妹唠唠家常,她一边推着她的小三轮车走走停停,一边眉飞色舞地跟姊妹们交谈。就这样,当我们回到家时,常常就己经到了吃晚饭的时间。
    
外婆从前家境很好,虽然只读过小学,但这学历在当年的村子里已经算是个“知识分子”了。外婆平时总是戴着老花镜认真地读圣经,一遍遍唱着那些新学的赞美诗。那会儿常常有信徒来找外婆抄歌词,来的人多了,外婆应付不过来,就会让我帮忙抄。因为给老爷爷老奶奶抄歌词,一定要字迹工整、纸面整洁,所以我的字就是从那时练起来的。
    
外婆热心去教会聚会,殷勤服侍,还常常开导想不开的弟兄姊妹。一提起外婆,大家都会竖起大拇指说她是个好人,而外婆听到这些赞美之词时,总会顺水推舟地说,跟我信耶稣去吧,信耶稣有平安。而我,就在这其乐融融的氛围中和大家的欢声笑语里,感受到了一种别样的温暖。后来外婆病了,晚上睡不着觉,她就听圣经播放器,常常一听就是一整夜。每逢此时,我都忍不住暗自流泪。
    
如今,外婆去世已经两年多了。在她的影响下,她的三个女儿以及孙辈都信主了,还有很多因她传福音信主的人现在也都在服侍。我的父母更是成为了传道人,我也成为了一名神学生。
    
外婆的信仰带给了我们巨大的影响,虽然她不懂因信称义是什么意思;不知道三位一体到底怎么解释;不知道路德和加尔文是哪里的人;不知道基督教是怎么在我们那个小县城里开始的;不知道传道人常讲的圣经原文到底是什么……但是外婆却知道教会在哪;知道周日要早早地去打扫卫生,摆好凳子,烧好水;知道每天早早地起来去祷告,经常一跪就是好几个小时;知道到处去传福音,帮助有困难的人;知道信主有平安,唱诗有喜乐;知道要将这上好的福分带给她的儿女子孙。
    
现在回想起来,外婆的信仰其实早就根植在生命中,活在生活中了。她的信仰是好似孩童般单纯的仰赖和信靠,常常让我羡慕不已。她对上帝的爱和服侍的热心更是感染着我。每当我灵里软弱,疲于侍奉,眼前就会出现外婆在教会忙里忙外的身影和开心的笑脸,她一次又一次激励着我,感动着我。后来很多事情外婆都忘记了,却清楚地记得上帝给她的许多恩典,一遍遍地数给我们听,每一次都充满感恩。她给我们家做了一个很好的榜样,也在我们以后的服侍上增添了动力和盼望。她服侍的热情时刻温暖着我们,奔跑的身影也留下了佳美的脚踪。她在前方呼唤着我们为上帝的福音踏上新的征程。
  
外婆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是信仰却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来。风吹麦浪,圣灵就这样一步步地带领着我们,感动着我们,一代人的愿望和热情被下一代人继承,福音就这样如麦浪般传承着,递向远方。
    
一阵凉风吹来,我打了个寒战,太刚已经落山,只剩下麦子在风中摇曳(yè:拉,牵引)起伏。我整了整被风吹乱的衣角,重新跨上单车。外婆说,路在脚下,也在远方。
 
 
《天风》2014年5期52--53页新芽园地,2014年11月17日礼拜一22:15扫描,2014年11月20日礼拜四15:08审核校对。作者:金陵协和神学院学生房园。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