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教我唱《诗篇》

每当我想念父亲的时候,就会吟唱这首诗,并且唱很长时间、好多遍以此安慰我思念的心情,激励我在侍奉道路上,不论遇见什么困难,都要紧紧依靠是“我的亮光”,“我的力量”和“我的拯救“的耶和华,勇往直前。
    
父亲安息主怀至今已整整六年。我想起“父亲教我学唱《诗篇》”这件事,把它写出来,算是对父亲的感谢和怀念。
    
父亲家境贫寒,没受过多少教育,文化程度不高。但有幸的是,他出生在一个已是两代人相信、服侍主的基督教家庭,不仅自幼受到基督教信仰的熏陶,且加上后来的努力,拥有了一定的基督教知识。改革开放后,教会与社会大气候一样迎来了美好的春天,各项事工陆续开展。父亲被县教会安排,成为相邻四个乡镇聚会点的讲道骨干之一,直到安息主怀前三年,因病不得已才息了传道的劳苦。
    
上世纪80年代初,《赞美诗(新编)》在农村教会发行量不多,加之信徒素质有限,音乐人才风毛麟角,购买的人很少,在信徒中的普及率不高。当时,基层教会在主日崇拜或举行聚会时,牧人向信徒所教的,或是信徒们传唱的主要是短小精悍、易学好唱的“灵歌”,或是《诗篇》等。这些“灵歌”或《诗篇》不仅旋律优美,唱起来上口,而且也能激发信仰感情,引领灵性生活,非常受信徒们的欢迎。
    
父亲跟老爷爷、爷爷和奶奶学会了很多“灵歌”与《诗篇》。1983年,父亲因希望改变家里落后的经济状况,毅然决定到距家十余里路的马林滩修建养鸡场。当时家里已有三十多亩承包土地,能干活的劳动力本来就少,再抽不出人一同上山,父亲只好独自前往。父亲先借着山势在那里挖了一孔窑洞住下,然后再围绕窑洞一定距离打围栏,买一些小鸡放在里边,在不长时间里,一个简单的养鸡场就建成了。从此,父亲白天既要养鸡又要做饭,忙得不亦乐乎,饮食、休息根本没有规律,常常饥一顿饱一顿,但他乐在其中。重要的是,在这样的艰苦条件下,父亲没有中断长期形成的读经、祷告和唱《诗篇》的良好习惯,每天照常进行。
    
有一天,母亲蒸了一笼馒头,让我给父亲送上山,以便他吃起来方便。看到父亲消瘦了的身体、憔悴的脸庞,我心里非常难受,便决定当晚留下来,陪父亲住一宿(xiu),与他说说话,拉拉家常。
 
睡觉前,父亲拿出圣经,领我做晚课,先读经,再唱《诗篇》,最后以祷告结束。父亲这次唱的是《诗篇》27篇1节至6节。之前,我虽然也学了不少“灵歌”与《诗篇》,可这首我却未曾听过,更不会唱,只能享受他的独唱。
 
这首诗的作者为大卫王,大概写于他被扫罗王和手下追杀的流亡途中。从诗词内容可以看出,当时大卫王的外在处境非常不好,但内心却满了对神的确信和依靠。他身处的环境如同黑夜,漫长而茫茫,但信心却告知他乌云一定遮不住太阳,耶和华是他的亮光,曙光在前头;在强势的扫罗王面前,他好像显得软弱无能,但凭着信心,他却能亲身感受到耶和华是他的力量;他孤军无援,被追杀得无处藏身,甚至差点丢掉性命,但凭着对神的信心,觉得耶和华是其随时的拯救,可以帮他渡过难关;他担惊受怕,如同一只落入平川的猛虎,但内心却确信神必定让他高过四面的仇敌,将他高举在磐石上面。
 
歌词内容反映出大卫内心深处那种对耶和华的确信、依靠和顺服的笃诚信仰和坚定信念。所以,他对耶和华发出的感谢和赞美,既是陈述自己的亲身经历,也是其内在生命的自然流露。
 
大卫的经历让我感同身受。因为那个时候,我也正处在信仰的艰难时期:一是我们村前后只出了我一个高中生,村民对我寄予厚望,所以许多人反对我相信耶稣,觉得我年纪轻轻,应该做一些其他有意义的事情;二是我在高中学理科,成绩也不错,高考很有希望,但放弃高考而参加神学院考试,许多同学、老师对此会认为不可思议,于是各种冷嘲热讽、责备诘(jie)难扑面而来。这些外在的东西把我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但信实的神让我坚定了内心深处对他的相信和依靠以及奉献自己服侍神的信念,我觉得神理解我的做法,也一定会帮助我实现心愿。
  
父亲选这首诗来唱好像被圣灵引导一样,专门针对我而来,不仅让我觉得这首诗歌词写得好,旋律优美,而且父亲那洪亮的声音,带有浓浓信仰感情的歌唱,给我带来很大的安慰、勇气和力量。我已顾不得父亲一天的劳累疲乏,要求他多教我几遍,直到学会。父亲毫不犹豫地满足了我,让我很快乐。我们父子两个,躺在深山沟里潮湿的、没有一线光亮的黑暗窑洞的土炕上,周围万籁俱寂,但整个窑洞却回荡着抒发信仰感情的嘹亮歌声。
 
父亲一遍遍地教,而我一回回地学。有些地方我唱得不准确,父亲反复以试唱的方法予以纠正。因劳累,父亲唱着唱着几乎都要睡着了,但我还是激情澎湃,越来越兴奋,直到对这首诗能“放单飞”为止。我感谢父亲。
 
也从那时起,我经常一个人吟唱这首《诗篇》,有时候在教堂,有时候在路途上,有时候在办公室,特别是遇到困难时更是如此。
 
回想起来这件事,我总有一种幸福的感觉。父亲的耐心、爱心以及对我的鼓励之心令我对他更加敬佩。
 
今天,父亲安息主怀整整六年了,每当我想念父亲的时候,就会吟唱这首诗,并且唱很长时间、好多逸,以此抒发我思念的心情,激励我在侍奉道路上,不论遇见什么困难,都要紧紧依靠是“我的亮光”,“我的力量”和“我的拯救“的耶和华,勇往直前。
 
诗篇27:1 耶和华是我的亮光,是我的拯救,我还怕谁呢?耶和华是我性命的保障(“保障”或作“力量”),我还惧谁呢?  27:2 那作恶的,就是我的仇敌,前来吃我肉的时候,就绊跌仆倒。27:3 虽有军兵安营攻击我,我的心也不害怕;虽然兴起刀兵攻击我,我必仍旧安稳。  27:4 有一件事,我曾求耶和华,我仍要寻求:就是一生一世住在耶和华的殿中,瞻仰他的荣美,在他的殿里求问。  27:5 因为我遭遇患难,他必暗暗的保守我;在他亭子里,把我藏在他帐幕的隐密处,将我高举在磐石上。  27:6 现在我得以昂首,高过四面的仇敌;我要在他的帐幕里欢然献祭,我要唱诗,歌颂耶和华。
 
 
《天风》2013年10期32-33页,2013年12月10日21:17扫描,2013年12月18日16:18审核校对。作者:陕西省基督教两会主席、会长王俊。
那善于管理教会的长老,当以为配受加倍的敬奉。那劳苦传道教导人的,更当如此。(提前5:17)
感恩赞赏

随手转发,您将成为本文第 位福音使者!